与伯琰长老等人商量好会面的事情之后,楚流玥就直接回了蓬岷山,再次进入塔楼。

这一次楚流玥的理由很简单。

——将养身体。

二楼的千年寒玉床对温养身体有着极好的效果,孟老看她回来,自然而然的以为她是冲着这个来的,想都没想,便直接同意了。

伯琰长老等人本来还有些犹豫,但看如今孟老对她的态度似乎不错,也就放了心。

他们现在多少也看出来点,楚流玥进入蓬岷山,哪儿是受罪去的?

有孟老照应着,其他不值一提。

容修倒是并未跟着回来,反而是回了九恒山,不知在忙些什么。

......

四下里一片安静空旷。

楚流玥在千年寒玉床上盘腿而坐,双眸紧闭,静心修炼。

她甚至能清晰的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周围的天地原力不断涌入她的体内,在水珠中转圜一圈再出来,蔓延到四肢百骸。

这些力量一点点的温养着她的筋骨血肉。

之前因为突破失败造成的损伤,也在逐渐恢复。

她的身体本就强韧,恢复力也十分惊人。

如果换做是其他人,这种情况造成的伤,最少也要两三个月才能完全将养好。

然而在她这,不过短短几天,就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当然,这之中少不了容修的帮忙。

楚流玥一边修炼,一边在心中默默梳理着最近的事情。

她和黑魔窟素无往来,唯一有关系的,就是那一道诡异的魂魄。

也就是当初寄存在上官婉体内的那个。

那个人的确是黑魔窟之人,但上次两人在方州城外对峙,他曾亲口承认,自己已经脱离了黑魔窟。

如今,他与黑魔窟是没有半点关系的了。

这耀眼又是从何而起?

而最让楚流玥在意的,还是天方圣鼎的事情。

当年,她是在曜辰帝国得到了天方圣鼎,知道这件事情的人寥寥。

她深知这东西不简单,所以一直以来,都十分谨慎小心,从不敢轻易拿出来。

甚至连上次在洪荒北境,她都没有祭出真正的天方圣鼎。

那么...这件事又是谁宣扬出去的?

楚流玥想不通。

想不通就不想了。

纠结了一段时间之后,楚流玥干脆选择了放弃。

反正不管怎样,几天之后在方州城,一切都将揭开谜底!

现在最要紧的,还是要尽快提升自己的实力!

九阶初段...

对上那些人,轻易就是一个死!

神墟界,强者为尊。

实力每增强一点,话语权也就会对应增长。

否则的话,对方想要捏死她,根本是轻而易举。

但现在剩下的时间已经不到三天,这个时候要突破...着实太难。

难也要尝试!

楚流玥屏息凝神,心思一定!

下一刻,她再次开始聚敛体内的原力,尽数朝着丹田之内涌去!

......

“哎...这丫头只怕真是把老夫忘了...“

顶楼,孟老姿态懒散的靠在椅背之上,一手托着头,一手懒懒的甩着拂尘。

他的身前,依旧是那一扇门在静静悬立。

自从察觉到里面那东西蠢蠢欲动,想要冲出以后,孟老就开始怀疑是那丫头要回来了。

可是左等右等,半点消息也没。

他这心里又渐渐打起鼓来。

难道...是他想错了?

而且也不知怎的,这东西近两天也没什么波动了。

孟老幽幽一叹。

想当初,他是不打算帮忙的。

可耐不住那丫头的软磨硬泡,就接下了这个烫手山芋。

为了这东西,他这几年可不知道多费了多少心思啊!

孟老正沉浸在过往的回忆中,忽然神色一凝,快速起身!

他走到楼梯旁,朝着下方看去。

层层阶梯交错,站在这基本上是看不清下面的情形的。

可这整座塔楼都在孟老的掌控之中,所以他可以准确知道,下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小子竟然又开始尝试突破了!?”

孟老几乎有些不敢置信的喃喃。

疯了!

真是疯了!

距离突破失败才过去几天?

现在那小子的身体还没完全恢复呢吧!?

如今这竟然又来!?

孟老身影一闪,便直奔二楼而去。

......

越是往下,越能感觉到周围天地原力的变化。

空间内的力量,仿佛受到了某种指指引,全都朝着二楼的某处汇聚而去。

孟老不用细看,也知道那就是楚越如今所在的位置。

而这些天地原力,显然也都是朝着那小子而去的。

孟老在三楼的楼梯拐角处停下。

从这里,正好可以看到正在二楼修炼的楚越。

那少年静静而坐,双肩自然垂落,手放膝上,掌心朝天。

他闭着眼睛,淡淡辉光映照在他白瓷般清透干净的脸上,带上了几分如梦似幻。

孟老的手紧紧握住栏杆,眉头深深皱起,心中五味杂陈。

现在,楚越显然已经进入到了准备突破的中段,此时再贸然打断,实在不好。

只能等着!

感受着周围涌动的原力,孟老磨了磨牙。

这小子...胆子也太大了!

这些年来,他还从未见过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接连两次尝试突破的人,能够成功的!

真是找死!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