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声音清朗,神色诚挚,一双幽黑的眼眸,如沉入江水的墨玉,笼上了一层淡淡水润光泽。

让人看着他,便不由自主的被他说服。

众人愣怔,旋即心神动摇。

是啊!

如果楚越真的身怀至宝,而且为人知晓,又怎么会这么长时间,都如此安生平静?

但凡是个有脑子的,都应该趁着这事儿还没有那么多人知道的情况下,趁机掠夺吧?

毕竟楚越如今也不过才是个九阶武者,对方如果真的想抢夺宝贝,多的是机会,楚越根本不会是他们的对手。

可现在,这消息传的满天飞,人人都蠢蠢欲动,个个都想过来分一杯羹。

背后散播这消息的人,显然是在针对楚越!

一个楚越,能有天方圣鼎诱人?

这不是摆明了是冲着楚越来的?

伯琰长老心里暗暗松了半口气。

只要楚越的情况不是传闻那般,事情就好办许多。

要不然他还真的不知道要如何收拾这烂摊子。

“现在外面流言漫天,而且众多世家宗族都信以为真,情况对你非常不利。”

伯琰长老松开手,食指在扶手上敲了敲。

“你必须得想办法自证清白才行。”

这事儿有些没道理。

分明是有人故意泼脏水过来,却要楚越自己证明自己是清白的。

谁都知道,这几件事都不好做。

可也没办法。

这些宗族世家在洪荒北境多多少少折损了一些人,然而幕后之人迟迟找不到,他们心中难免窝火。

如今流言四起,他们当然选择统一战线,将楚流玥当做出气筒。

于是,所有的矛盾冲突,都奔着楚流玥来了。

而楚流玥只能接着。

“我知道。”

楚流玥笑了笑。

“之前就因为我,给学院惹来了不小的麻烦,还没正式跟您和诸位长老道谢和道歉。没想到这么快,又来了这么一出,学生心理实在是过意不去。”

她说的很是真诚,一些本打算出口迟早的长老,也只能闭上了嘴。

说到底,楚越好像的确是挺无辜的。

他不就是跟着去了一趟洪荒北境,因为运气比较好,得到了一些机缘,就被人如此针对!

这又何错之有?

更不用说,他中间还帮了华峰长老等人不少忙。

学院这边,大多数人对他还是没什么意见的。

这孩子就是运气不好啊

伯琰长老摆摆手。

“那事情都过去了,便不必再提。你是我们灵霄学院的学生,任何时候,任何人,都不得随意污蔑欺压于你!”

不说其他,就算是冲着学院的颜面,他们也不可能随意退让。

除非楚越真的有问题。

可那需要彻底的调查清楚,证据确凿了才行!

楚流玥心中一暖,唇角上翘了几分,真心实意道

“多谢伯琰长老。”

“只是有一点”伯琰长老的眉头却依旧没有舒展,“作为妥协的条件,他们要求,等你从蓬岷山出来之后,要给所有人一个清楚明白的解释。“

“关于洪荒北境的?”

“现在,只怕还要加上黑魔窟与天方圣鼎。”

伯琰长老有些头疼。

事情是越闹越大了。

前面的麻烦还没解决,后面又出现这么多事儿。

楚流玥轻轻颔首。

“学生明白。“

事情既然是由她而起,那么自然是要她出面解决的。

“那就烦请伯琰长老,先帮我一个忙。”

“你说。”

“既然他们想要一个解释,那我就给他们一个解释。”

楚流玥唇角微弯,眼眸中却是清凌凌一片。

“麻烦您发出请帖,请他们过来。学生将当面与他们对峙,将这些事情都说个清楚明白!”

一言落,众人惊!

“楚越!?“

万峥长老率先按捺不住,

“你可不能冲动啊!“

这叫什么事儿?

之前他们好不容易把那些人弄走了,一转眼,这小子现在居然要主动邀请他们再过来一趟?

这是还嫌不够乱?

万一到时候闹起来

楚越的处境,将会极其危险!

楚流玥耸耸肩,有些无奈的笑着看了他一眼。

“师父,这是目前最好的选择了,不是吗?”

灵霄学院能帮她一次,但不可能次次都帮。

这事情一天不解决,就是一天的隐患。

何况

她也想看看,到底是谁在暗中针对她!

黑魔窟与天方圣鼎的消息,她必须要查出,到底是从哪儿流出的!

看楚流玥态度坚定,且神色无惧,万峥长老一时语塞。

这其中的利害关系,他又何尝不知呢?

只是,这么多年,他只有这一个宝贝徒弟,自然是千万不舍的!

过了好一会儿,万峥长老才摇摇头。

“罢了既然你已经想好了,那只管去做就是。”

他保护到底就好。

无论如何,谁也不能伤害他徒弟一根汗毛!

楚流玥感激一笑,看向伯琰长老。

伯琰长老却是忽然又看向了容修。

“容修,你看”

上次将那些人拦下,也多亏了容修。

如今再下决定,他就想再问问容修的意见。

容修斜靠在椅背上,姿态慵懒尊贵。

他微微一笑。

“她想做什么,随她就是。大不了,本殿兜着。“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