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流玥的心猛然收紧!

容修回过头来,冲着她轻轻摇头,示意稍安勿躁。

楼下的声音还在持续传来。

”这都哪儿跟哪儿?“

孟老显然也被这消息打蒙了,不过他的第一反应就是不信。

“楚越是容修的人,怎么可能跟黑魔窟有什么联系?再者,那天方圣鼎乃是十大圣器之一,遗落千年未见踪迹,怎么现在又忽然说是在楚越身上?”

这样的至宝,在那个臭小子身上谁信啊!?

“我也不信啊!可这消息已经在外面传开了!由不得我们就此放任不理啊!”

文西长老也是急的不行。

“这次他们没有再亲自前来,统统换成了书信,可是措辞严厉,态度鲜明。如今伯琰正在处理这些事,这才让我过来看看楚越的情况。”

无论如何,这次都是躲不过去了。

黑魔窟在神墟界地位不低,但名声很烂。

盖因他们的修炼功法,十分邪恶霸道,而且其宗派中人,大多也是阴狠毒辣,手段残忍。

神墟界的其他世家宗派,都鲜少和其往来。

其中有不少还和他们有着深切仇怨。

只可惜黑魔窟实力强横,不好招惹,所以一直到现在,大家最好的选择,就是对他们敬而远之。

现在,楚越的名字和黑魔窟联系上了,怎么能不让人在意?!

要不是之前他们已经被伯琰长老和容修郑重敬告过,多了几分顾虑,现在早已经直接杀过来了!

更不用说,那流言中还说,天方圣鼎早已经在楚越身上!

若是寻常宝物也就罢了,但这可是十大圣物!

神墟界内,有几家拥有十大圣物的家族,说话底气都比别人足。

好不夸张的说,这样一件至宝,足以让一个二流世家,直接晋级一流!而且还是地位颇高,极有话语权的那种!

谁不心动?

神墟界之内,世家宗族林立,想要在这激烈的竞争中,占据一席之地,简直是难如登天!

可如果有了十大圣器,这一切都将迎刃而解!

所以这一次,不单单是那些一流世家宗族来信质问,就连一些二流的,都开始暗戳戳的搞起动作来。

情况紧急,要不然文西长老也不会如此失态就闯了进来。

“孟老,此事事关重大,楚越无论如何都躲不过去的了。伯琰让我来看看,他的身体恢复的如何了?若是已经大好,就过去一起商量一下,这事情到底该怎么处理。”

文西长老终于说出此行目的。

孟老眉头拧紧,神色凝重。

牵涉到黑魔窟与天方圣鼎,的确是麻烦大了

可楚越前几天才刚刚突破九阶中段失败,现在正是要将养身体的关键时候,怎么能就这么出去?

这不是拿自己的身体和前途开玩笑吗!?

“楚越这边稍微还有点事情,需要费点时间去处理。伯琰那边,还能不能再等等?”

文西长老问道

“那需要多久?”

“半个月不,十天吧!”

孟老有些不确定的说道。

其实这情况,要是换做普通的修行者,没有两三个月,是养不回来的。

好在楚越的身体素质比较好,而且容修赶来的及时,后面还一直在帮忙,这才让楚越恢复的那么快。

可是再快,那也得一定的时间啊!

文西长老笑的苦涩为难。

“十天您觉得这可能吗?”

那些人现在就已经恨不得再次冲过来,直接将楚越拎走了!

等待伯琰长老给出回复,是他们目前唯一肯做的让步。

他们怎么可能愿意平白登上十天!?

便是五天,只怕都急得很!

“那能如何!这些人是想要将楚越逼到什么地步!?他才十七岁!“

孟老也是恼怒不已。

虽然每次楚越进来,他都表现得十分不耐,可实际上,他心里是喜欢这孩子的。

蓬岷山地位特殊,漫长岁月中,只有他一直在默默看守。

寂寞,孤冷,无趣。

偶尔有一些学生犯了错被关进来,也大多都是胆战心惊,脸色苍白,一句话都不敢多说的。

惩罚时间到了之后,那些兔崽子溜得比谁都快!

楚越却是不同。

天赋好,又聪明,最关键的是,活泼机灵,很有意思。

他嘴上说不愿看见他,但其实心里还是有几分挂念。

如今听到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当然忍不住帮楚越说话。

楚越突破失败已经够惨的了,现在还要被人莫名其妙的泼上一盆脏水,这算什么事儿!?

文西长老苦笑。

“他们可不会在意这些上次有伯琰和容修出面,才勉强保住他,可那时候是因为大家虽然心有怀疑,可谁也没有证据,他们这才妥协的。您觉得,这次他们还会那么简单的就被打发了吗?”

用脚指头想想都知道不会!

有切身利益掺杂其中,谁能作壁上观?

孟老胸口像是有火,一下一下的往上拱,好似下一刻就要冲出!

“孟老。”

一道清朗平静的声音从楼上传来。

孟老和文西长老都吃了一惊,齐齐抬头看去。

“楚越?!”

文西长老张了张嘴。

他怎么在二楼?

还有旁边的那不是容修吗!?

他竟然也在!?

“文西长老,我跟您去。“

楚流玥神色如常的说道。

“不可!”

孟老当即反对,拧着眉

“你的身体你必须再在这里好好养一段时间!”

现在过去,谁知道会发生一些什么事?

若是再闹起来

就楚越这话小身板,能扛得住?

楚流玥笑了笑,心中浮现一丝对孟老的感激。

她知道孟老是为她着想,可是事情闹到了现在这一步,再躲下去,实在是没什么意义了。

人家都已经踩到头顶上来了,还要继续忍耐?

无论是出于哪种考虑,楚流玥知道,她必须出面。

她沿着楼梯往下走,容修落后她一步,跟着一起下来了。

“多谢孟老好意,只是这事因我而起,我自当亲自面对。”

楚流玥弯唇一笑。

孟老和文西张老都有些愣神。

眼前少年干净清秀,笑容温和,看不出半分紧张。

这般气度倒又令人刮目相看。

孟老心中动摇了几分。

”你确定?那些人可是没那么好对付“

楚流玥眨眨眼。

“我问心无愧,又何须紧张、害怕他们?”

说着,她看向文西长老。

“冒昧问一句,文西长老,您可知道,这消息是谁宣扬出来的?”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