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雪鼻腔哼出一声。

这不是很明显的了吗?

还用问?

余波瞧见雪雪到来,心里顿时松了口气,不过面上功夫还是要做一下的。

“雪雪,族长要进祭神殿,等王妃见面,你别捣乱。”

雪雪舔了舔自己的爪子,牙齿森白,神色漠然,对这些都置若罔闻。

显然,这一次,大门它是堵定了!

百里淳觉得真是荒唐至极!

他是云天阙的族长,本来就可以自由近处祭神殿。

可如今,竟然被一只畜生拦下了!?

简直滑天下之大稽!

心念电转,百里淳的眸色冷了三分。

这是谁的意思,是个人都看得出来。

——分明是容修不想让他进去!

而且,还是如此公然!公开!

下面还有那么多人看着呢!

容修此举,可真是半分情面都没有给他留!

“让开。”

百里淳阴沉着脸,斥道。

雪雪伸了个懒腰,有些漫不经心的看了百里淳一眼,脚步没动。

意思再明显不过。

余墨一脸为难的冲了上来,看看雪雪,又看了看百里淳。

“族长,这您也知道,雪雪的脾性一向固执,谁都讲不听。小的先给您赔个不是!要不然,您改日再来?今天是您的出关之日,正是应当大肆欢庆,可千万别因为这些小事儿闹得不愉快啊!”

余墨满脸真诚。

就算是不考虑他们,也顾虑一下正在下面通神殿的广场上,齐刷刷看着这边的那群人吧!

脸面还要不要了?

闹翻了,可真是对谁都没好处。

百里淳当然不想闹。

和一只畜生有什么好争的!?

可让他憋回一口气,也是太难!

“族长,您何必与雪雪计较呢。”

明三十六尊老松了口气,悠悠散散的晃了上来,笑眯眯开口。

“王妃就在祭神殿,难道还能跑了不成?您若想见,以后有的是机会啊。您闭关几年,如今终于出来,的确是大喜事!余墨说的不错,不管怎样都得好好庆祝一番才是!要不然,我们和您说说,神墟界和云天阙这几年的一些情况,然后让下面的人准备准备?”

他亲自开口,语气恳切,相当于给了百里淳一个大台阶。

听到后面那一句话,百里淳也有些动摇。

这短短一会儿时间,他的确发现云天阙发生了极大的变化。

他现在迫切的想要了解一下情况,这样才能做到心中有底。

“圣子殿下最近不在,有很多事情,都得您拿主意呢。”

明三十六尊老笑容真切。

百里淳心里一定,脸上的神色终于好了不少。

“那就先处理这些事情。至于”

他看了祭神殿一眼。

“其他的,改日再说!”

他还不信了,这个上官玥,到底能拿乔嚣张到几时!

看到他们返回,姜芷媛几乎咬碎一口银牙。

已经到了门口了!竟然都没能进去!

那个上官玥,肯定有问题!

正在这时,远处有人迅速飞来。

“姜大小姐,仙水陵来信了。”

灵霄学院。

蓬岷山。

楚流玥正坐在千年寒玉床上,安静认真的翻看着手中医术。

一阵异常的波动,忽然从外面传来。

”孟老!孟老!”

这焦急的声音,楚流玥认得,是文西长老。

他怎么来了?

楚流玥心中好奇,本打算起身去看看,却忽然想起自己是被“关”在这里的,此时贸然出去,似乎不好。

于是,她又老老实实的坐了回去。

容修此时正好从楼上下来。

听见脚步声,她回头望去。

二人四目相对。

楚流玥仔细打量了容修一圈,并未发现什么异常,便稍微放心了些,指了指外面。

“文西长老来了,好像找孟老有急事。”

容修走到她身边,微微一笑。

“放心,孟老自会处理。“

楚流玥点点头。

果然,楼上响起了孟老的声音。

“文西,什么事儿这么着急?”

“您先放我进去!我得跟您见面说!”

听着这声音有些不对,孟老便打开了结界,并且放了文西长老进来。

文西长老脚步匆匆,神色焦急。

“孟老!不好了!”

他走入一楼大厅,到处搜寻了一圈,却忽然脚步一顿。

“楚越呢!?”

此时,孟老身形一闪,已经出现在了文西长老身前。

“他自去休息了,此时不在这里,你有什么事儿,说吧。”

文西长老锤了一下掌心。

“唉!这小子麻烦大了!”

闻言,楚流玥眉头微动。

容修回眸,朝着下方看去。

“怎么忽然这么说?”

孟老有些诧异。

“最近那小子在老夫这,一直好端端的,也没做什么——”

“是洪荒北境!”

文西长老眉头拧得死紧。

“也不知外面是谁传的消息,说洪荒北境的事情,乃是楚越和黑魔宗共同联手而为!他们还说,真正的天方圣鼎,其实早就在楚越的身上!一切的一切,不过是他和黑魔宗的阴谋罢了!”

“这消息在外面传的沸沸扬扬,如今各大宗族世家,都在要求彻查楚越呢!”

------题外话------

最近好几个朋友都生病了,或者是家人生病了,很感慨。

人是很脆弱的,大家一定要健健康康,开开心心的呀!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