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么多人赶来,百里淳最先看到的,最先关心询问的,却还是姜芷媛。

不过对于这样的情形,大家只是愣了一下,彼此交换了一个默契的眼神,便很快接受了。

反正以前也是这样,没什么稀奇的。

云天阙这么多人,年轻一辈中,也不乏出色之人。

可都比不上姜芷媛。

那可是他亲自带在身边养大的,自然与其他人不同。

姜芷媛隐忍了许久的眼泪,像是不要钱一样的掉下。

欢喜中带着委屈,着实可怜。

如果不是脸上那凌乱的伤口和血迹,看起来会更加楚楚动人。

不过,百里淳看到这些,非但不会有半分的嫌弃,反而更加心疼。

“怎么了?媛媛?好好的哭什么?“

他又上前一步,轻轻拍了拍姜芷媛的头。

“你看爷爷这不是好好的出来了吗?”

整个云天阙,能称呼他一声“爷爷”的,只有姜芷媛一人。

“淳爷爷...”

姜芷媛慌忙去擦眼泪,却哭得更凶。

“让您看笑话了...”

“胡说什么?”

百里淳看的心疼,不由皱起了眉头。

之前还没察觉,可这凑近了以后,他才发现姜芷媛的情况,实在是糟糕的很。

气息紊乱,遍体鳞伤,容色憔悴。

身上脸上还带着那让人触目惊心的血迹。

——这绝对不是因为刚才的那些天雷力量波及!

他一出来,就察觉到姜芷媛在附近,一直小心的看顾着。

按理说,她顶多是受到点惊吓,怎么也不可能受这么严重的伤的啊!

“你...你这到底是怎么了?”

百里淳的神色严肃了起来。

“谁欺负你了不成!?”

姜芷媛抿了抿唇,欲言又止。

“不...不是...”

可这模样在百里淳看来,那就是妥妥的被欺压了啊!

百里淳宽慰了她两句。

“放心,有爷爷在,绝不会让你受半点委屈!”

说完,他便看向了明三十九六尊老等人。

他压着心中火气,问道: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姜芷媛为何在万钟山?

身上的伤又是怎么来的?

印象中的小姑娘总是活泼优雅,端庄大方,何曾这样狼狈过?

明三十六尊老心中冷笑。

要说云天阙的这位族长,也是奇葩的很。

他一生没有婚娶,也没有后代,性格高傲,顽固自我。

云天阙,实际上一直是百里一族掌权。

百里家主宗系庞大,下面还有许多分支,不知有多少好苗子。

可百里淳对他们总是态度冷淡,要求严格,唯独对姜芷媛,偏宠疼爱的不得了。

姜芷媛几岁的时候,第一次来云天阙,就被他看中,留了下来,亲自带着教养。

简直像是对待自己的亲孙女一般。

姜芷媛虽然比云天阙的那些孩子出身略低一等,可因为有着百里淳的照顾,待遇堪比云天阙的嫡长女!

而姜芷媛自己,也早已经习惯了这种感觉,从来都把云天阙当自己家。

她不是百里一族的人,成为王妃却是极好的。

尤其,她第一次见到容修被带回来的时候,就喜欢上了那个孤冷清傲的少年。

她一直以为,这一切都是自己理所应当得到的。

于是,当有其他女子出现,霸占了王妃之位,抢夺了本该属于她的一切的时候,她才会那样的歇斯底里,满心怨恨。

“此事说来话长。”

明三十六尊老神色淡淡。

“族长还是移步通神殿,大家一起,开诚布公的说一说吧。”

......

”噗通!“

姜芷媛刚一走入大殿,就直接跪在了地上,眼圈再次红了起来。

“媛媛,你这是做什么,快起来!”

刚刚入座的百里淳瞧见,又是心疼的不得了。

这些年,姜芷媛在云天阙,几乎从来没有跪过谁。

如今怎么成了这样?

姜芷媛却不肯起来,只哭道:

“淳爷爷,媛媛有错!求您惩戒!“

百里淳瞧着,只得按捺下心中的情绪,急急问道:

“到底怎么了!?”

姜芷媛抬眸。

周围,明三十六尊老、余敬尊老等人,全都汇聚在此,分坐两旁。

当着这些人的面,很多话都不方便说了。

只能...

挑能说的说。

姜芷媛心念电转,神色愈发哀伤。

“淳爷爷,媛媛先前做错了事,惹了师父生气,他...他不要我了!”

百里淳一懵。

明三十六尊老好心解释:

“她被灵霄学院除名了,学院并未公开原因,不过此事,已经闹得沸沸扬扬,整个神墟界都知道了。”

丢人丢尽了!

姜芷媛袖中的手握紧,指甲嵌入掌心,想要为自己辩驳一二,却又说不出什么。

只得生生将这一口怨气咽下。

百里淳眉头紧紧皱了起来,好一会儿没说话。

他也没想到,竟然会发生这种事。

哪怕他再疼姜芷媛,也不得不承认,这件事无论是对她,还是对云天阙,都是一个极大的污点。

好一会儿,他才深吸口气,沉声问道:

“你身上这伤——”

“是之前去洪荒北境的时候留下的...”

姜芷媛说着,又垂下了头。

“现在已经好多了,淳爷爷不必担忧。”

好多了?

岂不是说明之前伤的更严重?

瞧见她委曲求全的样子,百里淳心中因为她被灵霄学院除名而产生的的那一点怀疑烟消云散。

媛媛是他亲自带大的,一直都是个好孩子,而且之前学院的长老,不也都很喜欢她?

这里面肯定有什么误会!

想到这,百里淳抬眸看了一圈。

“容修呢?这么久了,他怎么还没到?”

就算是如今他贵为圣子,也不应如此怠慢!

姜芷媛擦了擦眼泪,怯怯说道:

“容修哥哥现在应该还在学院...一时过不来也是正常,您别生他的气。”

她顿了顿,又垂下眼睛。

“只是不知道为何,王妃姐姐还没来...按理说您出关了,她该来的...”

“王妃?什么王妃?”

百里淳一脸茫然。

姜芷媛苦笑一声。

“是了,您还不知道。容修哥哥他...他已经选了王妃了,现在就在祭神殿住着——”

砰!

百里淳怒火中烧,拍案而起!

“他放肆!”

王妃之位一早就定了姜芷媛,如今容修却换了其他人,他是要干什么!?

“王妃...真是好大的威风!来人!去把那个女人叫过来!“

------题外话------

六点继续更哇~~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网。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