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位存在于遥远传说中的首任院长,即便是在华峰长老他们看来,也是遥不可及的存在。

当初,那位一手创建了灵霄学院,并且留下了许多自己的珍贵宝物,尽数珍藏在学院的秘书阁。

万年来,只有历任院长,以及个别长老能够进入其中。

华峰长老恰巧就是其中一个。

也正因如此,他才能有幸亲眼见识过那位首任院长留下的玄阵。

只可惜那些玄阵之中蕴含的力量太过强大,想要将其完全记住,对于实力尚且不够的华峰长老而言,实在是太难了。

然而就算只记下了其中一部分,对于他自己而言,也是受益无穷的。

当初在洪荒北境,比困在那个巨大结界之中的时候,他就隐隐觉得有些熟悉,只是不敢确定。

回来以后,他仔细回想着当日楚越跟他描绘的玄阵,并且一点点的将其补充修复完整。

如今,这个玄阵,他几乎已经破解了大半,终于可以确定这个玄阵,的确与他曾经见到的院长留下的一个玄阵极其相似!

当然,他还不敢完全肯定这就是一样的玄阵,毕竟这种东西差之毫厘,失之千里。

但他基本上已经可以确信:这个玄阵,肯定是和首任院长有着某种关系!

文西长老闻言,也是震惊当场,久久没能回神。

“...你...你可知道你在说什么?“

文西长老艰难开口,只觉喉咙发紧,嗓子干涩。

他第一反应就是不可能,可理智告诉他,没有什么不可能。

华峰长老平常虽然总是喜欢开玩笑,但在这种事情上,绝对是认真的。

他甚至可以肯定,华峰长老一定是自己经过了反复对比,基本确定了情况以后,才将他找来的。

华峰长老苦笑一声。

“我现在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这件事情...或许是应该去告诉伯琰。”

文西长老沉默片刻。

“先别那么着急。最近学院里事情很多,都要他去处理,想来也是挺忙的。不如我们先商量商量...你说这玄阵,是楚越告诉你的?他虽然在玄师上有天赋,可这样高深复杂的玄阵,他应该是不会有什么了解的吧?“

华峰长老冷静了一会儿,才将当日的事情,详细的和他说了一遍。

房间内,一片寂静。

许久,文西长老才问道:

“这样说来,这个玄阵,不过是楚越无意间看到的?”

华峰长老点点头,又道:

“他是这么说的,不过是真是假,尚未可知。”

事关重大,不得不对每一处都保持着怀疑态度。

“我看,这玄阵极有可能就是和首任院长有关,至于楚越是否知道这件事,还得再问问。”

文西长老的眼神再次落在了那张纸上。

这种纸是玄师专门用来刻印高级玄阵的,极其珍贵,但却能清晰的将玄阵描绘出来,所以备受玄师的钟爱。

上面流光溢彩,看起来绚丽至极。

然而谁又能想到,上面那个玄阵,竟然还藏着这样一个巨大的谜团?

“...其实我觉得,楚越很可能是不知道的。若他知道,怎么会那么直接干脆的将玄阵的事情说给你?”

文西长老迟疑着说道。

华峰长老不置可否。

“反正事情已经这样了,总得要解决才是。你说的不错,最近这段时间,伯琰的确是挺累的了。还是等楚越从蓬岷山出来之后,大家凑到一起,再说这件事吧。”

最近这几天,他一直因为这件事心神不宁的,最后实在是没办法了,才叫来了文西长老一同商议。

此时确定了思路,总算是能稍微定一定心。

文西长老也点点头。

“此事牵涉重大,没有确凿的证据之前,千万低调再低调。“

“我知道。”

......

楚流玥昏睡了两天两夜,才终于缓缓醒转过来。

她费力的睁开眼睛,一阵模糊。

有人靠了过来。

尚未看清对方的面容,一阵熟悉的清冷香气,扑鼻而来。

正是这段时间,让她安心沉眠的味道。

她原本还有些飘忽不定的心,忽然安定了下来。

“容修?”

眼前的视线一点点清晰,她在容修的帮忙下,坐起身来,看向四周。

一片空空荡荡,她的身下,更是放着一张玉床。

“这里是...”

“这里是蓬岷山二楼。”

容修解释道。

”先前你尝试突破九阶中段的时候遭遇意外,力量冲撞,昏了过去。这两天就一直在这里休养。“

寥寥几句,容修就将事情和她说了清楚。

楚流玥揉了揉太阳穴,只觉浑身酸疼。

之前...

忽然,她动作一凝,便要下床!

爹爹!

但因她躺了整整两天,此时猛然起来,眼前顿时阵阵发黑,双腿一软,差点跌倒在地。

容修一把将人拦腰抱起,剑眉微蹙。

“你的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暂时还不能随便乱跑。”

这两天他不断用自己的原力替她温养身体,好不容易才让她恢复了五六成。

可接下来还是得好好调养,才能彻底恢复如初。

突破失败毕竟不是小事,何况还是尝试九阶中段,也就她体质强悍,这才能承受住了当时的力量冲击。

若是换个人,只怕情况会更加严重,甚至很有可能都无法继续修行了。

楚流玥满心焦急,紧紧抓住了容修的袖子。

“可是、可是爹爹现在很是危险!“

若是他真的出了什么事儿

楚流玥绝对没有办法原谅自己。

这么长时间以来,她一直想要将爹爹救回来,可总是被这样那样的事情耽误了,于是一直拖到现在。

但实际上,只要她想,未必真的不能去!

容修握住她的手腕。

“你现在去,又要去哪儿?你可知道他如今身在何处?“

这句话如同一盆冷水,瞬间让楚流玥冷静了下来。

她闭了闭眼,身上的力气像是被瞬间抽空。

是啊。

她只知道爹爹应该是在神墟界,可却不知他具体到底是在哪儿。

唯一能和父亲有所感应的物件碎裂,就相当于断了最后一点联系。

再想去找,何其艰难?

容修将她抱入怀中,轻轻拍着她的背,放低了声音,带着包容与温柔。

“放心,我已经派人暗中去查,应该很快就能有消息的。”

楚流玥额头抵在他的肩膀上,轻轻点了点头。

“容修,你”

孟老刚走下楼梯,正要说点什么,就撞上了这一幕,声音戛然而止。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