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西长老眼角一跳。

哎呦!

这孩子怎么就这么直接说了!?

他在这想半天,都还不知道怎么开口呢!

“蓬岷山?那是什么地方?”

牧红鱼一脸茫然。

她刚来学院,当然还不知道蓬岷山意味着什么。

说都说了...

还是直接坦白说的好。

文西长老在心中默默劝了自己几句,便开口解释:

”这事儿还得从前端时间,大家一起去洪荒北境说起...“

......

文西长老用了大约半刻钟的时间,把事情的前因后果,都和牧红鱼讲了一遍。

其实这事儿外面多多少少都传开了,说出来也没什么。

他只是看牧红鱼好像对此不太知道,所以反而不知道要如何开口。

不过仔细一想,反正迟早都是要说的,不如早点直接说明白。

”...大概就是这样。这段时间,楚越还被关在蓬岷山,至于什么时候出来,伯琰还没说,所以也不好确定。“

牧红鱼微微睁大了眼睛,好一会儿才将这番话消化。

反应过来之后,她便连忙问道:

“那楚越现在身体怎么样了?”

文西长老宽慰道:

“这个你放心,他是醒来之后才进入蓬岷山的,似乎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按理说不会有什么事儿的。”

牧红鱼还是不放心。

“但您刚才不是说,那蓬岷山很是危险么?她”

“这个...老夫觉得你倒是不必太过担心。他之前已经去过两次蓬岷山了,看起来好像都好好地...”

文西长老对这件事看得倒是挺开的。

在见识过那小子闯祸的本事以后,他觉得自己实在是不用担心那么多。

在洪荒北境那种情况下,他都能抢夺到机缘,从八阶武者直接突破为九阶,这样的人还有什么可忧虑的?

牧红鱼这才稍微放松了些。

也是。

流玥向来是能化险为夷的,而且这还只是学院的一个惩戒,应该是没什么问题。

“那这段时间我就先好好修炼,等她出来吧!“

牧红鱼倒是很快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态,扬唇一笑。

罗诗诗被这灿烂的笑容晃了晃眼,忍不住问道:

“红鱼,你...你真的一点都不担心吗?”

这段时间,她其实一直都没能睡好,脑子里总想起之前楚越浑身是血的狼狈模样。

加上外面还有很多人在等着找他的麻烦...

实在是让人满心忧虑。

可牧红鱼似乎就没有这些顾虑。

“当然担心啊!“

牧红鱼点点头,旋即话锋一转。

“不过,我相信她!”

以前同生共死过的经历,让她总是能无条件的选择相信楚流玥。

罗诗诗有些失神。

“诗诗,你先带着红鱼到处看看,为师去华峰那边看看。”

“嗯?啊,好的。”

罗诗诗回过神来,连忙应了。

文西长老放心的把牧红鱼交给了罗诗诗,很快离开了。

罗诗诗想了想,道:

“我们先去青冥广场去看看吧?楚越来了学院没多久,就上了青云榜呢。到了我再与你细说。“

牧红鱼欢喜又感激的点点头:

“多谢师姐!”

罗诗诗弯唇一笑:

“你是楚越的朋友,自然也是我的朋友。咱们走吧!”

说完,便带着她一同前往。

......

“华峰,找我什么事儿?”

文西长老很快就赶到了华峰长老那,一边走进屋中,一边问道。

无人应声。

他朝着里面看了一眼,发现华峰长老正坐在书桌之后,盯着桌子上的东西出神。

“看什么呢?”

文西长老走了过去,伸手就要去拿。

华峰长老连忙挡住。

“哎!别乱碰!”

文西长老倒是也没生气,只是更加好奇,微微探身,朝着那东西看去。

“什么宝贝,还藏着掖着的...”

华峰长老抬起头来,神色有些凝重。

文西长老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心里微微一跳。

砰。

外面的大门被华峰长老关上。

同时,一层结界在周围浮现!

文西长老更是不安。

按照他对华峰长老的理解,应该真的是出了什么事儿,才会如此。

他脸上调侃散漫的笑容也微微一凝。

“怎么了?”

华峰长老顿了顿,似是十分纠结。

好一会儿,他才手指轻挥。

桌上的东西飞起,在他的掌控下,静静悬浮在半空。

这是一张四四方方的纸,只有薄薄的一层,但质地极好,甚至泛着淡淡的玉色光芒,圣洁纯净。

其上,无数流光交织,形成一个复杂无比的玄阵。

文西长老盯着看了一会儿,觉得有些晕眩,连忙移开视线。

”这是什么玄阵!威压如此霸道强横!“

他虽然不是玄师,可在学院多年,身边又有华峰长老等这样厉害的玄师,对玄阵多少也是有一点了解的。

高等的玄阵,他也见过不少。

可这上面的玄阵,并不算他见过最繁复的,却自带一股强横气息!

他只是盯着看了那么几眼,就觉得那股凛冽斗意与杀气,像是要力破纸背,直直冲击而来!

华峰长老手一挥,那张纸就重新飞了回去。

他将旁边的镇纸取来,放在了正中间的位置。

那股惊人的波动,这才逐渐隐匿平息下来。

“你也察觉到了这玄阵的厉害?“

华峰长老皱起眉头。

“可这甚至还不是一个完整的玄阵。“

“什么?!“

文西长老神色震惊。

一个残缺的玄阵,尚且如此厉害,若是完整的...

难以想象,到底会有多么惊人!

“你从哪儿弄来的这玄阵?”

按照他对华峰长老的了解,他现在应该还无法施展出如此可怕的玄阵吧?

“你还记得之前我曾经跟你说过,我们抵达洪荒北境之后,路上曾经遇到过好几次麻烦,其中有一次,更是曾经被一个玄阵困住?”

文西长老颔首。

“记得啊,嘶难道这就是那...“

“这不是那个玄阵。”

华峰长老揉了揉太阳穴,无奈一笑。

“那个玄阵,就算是现在的我,也无法施展出来。这个是楚越描绘出来的那个玄阵。“

“他只记得一部分,所以这段时间,我一直在尝试着将那个玄阵复原,现在尚未完全做到,只是完成了其中的一部分。但...威力你也看到了。“

文西长老知道他们当时能出来,是有楚越的功劳的,但知道的没这么详细。

“所以?”

华峰长老深吸口气,好一会儿,才一字一句道:

“这玄阵,与首任院长留下的一个玄阵,极其相似!”

------题外话------

下午六点一起更哇

评论区,二月已经默默的记下,等真相揭开就开奖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