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楼的最顶层,听到这声提问的孟老沉默片刻,望向身前静静悬浮的那扇门,好一会儿才道

“无碍。”

结界之外的伯琰长老这才松了口气。

“有您在,自然是不会出什么问题的。那我这就回去了。”

说完,伯琰长老双手抱拳,恭敬客气的行了一礼,这才转身离开。

周围的一切又恢复了平静,好似什么都没发生过。

良久,孟老一声轻叹。

“这丫头也不知什么时候才回来难道这东西,真不打算要了?“

过去这么久了,连封信也没送回来过。

真不知道去忙什么了

孟老摇摇头,想到楼下的两人,又忍不住摇摇头。

看来有时间,是得去问问容修了,或许能从他那问出点什么来。

二楼,楚流?躺在千年寒玉床上。

容修坐在她的身旁,握着她的手。

二人手指交缠,淡淡金芒闪烁。

一股温润的力量,涌入楚流?的体内,小心温养着她的身体。

她的五脏六腑,包括一部分原脉,都在上次的意外中受了伤。

虽然她自己身体的恢复力很强,但容修还是坚持每隔一段时间,就用自己的原力帮她修复体内伤势。

如今,楚流?的情况已经好了许多。

苍白憔悴的脸色染上了一丝红润,气息也比之前稳定了很多。

大约是因为容修在,清淡熟悉的冷香弥漫,让她安心了许多。

她没有再陷入噩梦,一直面容沉静的睡着。

文西长老带着牧红鱼来到学院的时候,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

最近这大半个月以来,一直都没什么人来学院,如今忽然来了一个,自然成为了众人关注的焦点。

因为对牧红鱼很是喜欢,所以文西长老干脆亲自给她安排了住处。

“原本打算把你安排在和楚越一座山上住着的,不过因为楚越现在已经换了地方,所以就只能尽量让你住在离他比较近的位置了。”

文西长老和牧红鱼站在半山腰上,抬手指向某个方向

“这里是虎头山,东南方向那座山,就是九恒山。那里是容修的住处,如今楚越也搬到那边去了。“

“殿下?”

牧红鱼有些诧异。

文西长老一愣,旋即回过神来。

牧红鱼既然和楚越是好友,那么认识容修也很正常。

听这称呼,似乎也是云天阙,或者是其下二十八众部之人?

“对,容修从进入学院之后,就一直单独住在那边。楚越还是第一个被允许和他一起住的。不得不说,容修待他真的是极好啊!“

连他们这些长老都不能随意近处九恒山,唯独楚越可以。

这还不能说明什么?

牧红鱼”噗嗤“一笑。

“殿下待她好,不是再正常不过的吗!?“

两人是有婚约的,只差一场正式的大婚,如此关系,旁人自然是没得比的。

文西长老听到这话,生出几分好奇。

“哦?为何这么说?”

“当然是——”

牧红鱼话说到一半,忽然想起如今楚流?是顶着楚越的名字的,连忙打住话头。

一双杏眼转了转,狡黠一笑。

“当然是因为他们本来就关系很好啊!”

不等文西长老再问,她便立刻换了话题。

“对了长老,既然他们都住在那九恒山,我是不是直接过去就能见他们了?”

文西长老脸上神色一僵,干笑一声。

“呵呵,这个说来话长啊“

“师父!”

正在这时,一道温婉的声音传来。

文西长老抬头看去

“诗诗,你怎么来了?”

罗诗诗身形闪动,很快便到了二人身前。

她恭敬的向文西长老屈膝行礼,才笑意盈盈的道

“华峰长老过来找您,听说您在安排新生,便又回去了,说请您回头有空去他那里一趟,有要事相商。”

文西长老轻哼一声。

“有什么事儿不能直接过来说?真是年纪越大越多事儿。”

话虽这么说,不过他的脸上依旧带着笑,显然只是调侃罢了。

罗诗诗对两位长老的这种相处模式早已经习以为常,便没怎么在意。

目光一转,就看向了旁边的牧红鱼,眼中有几分好奇。

“这位就是新来的小师妹了吧?”

她已经来了这里好几个月,自然是以师姐自称。

文西长老哈哈一笑。

“不错!这是牧红鱼,今天刚招收的新生。红鱼,这是罗诗诗,也是老夫的学生。”

牧红鱼笑道

“师姐好!”

罗诗诗看面前的姑娘年纪不大,一张小脸呈小麦色,漂亮却不掩分毫。

尤其是那双圆溜溜亮晶晶的杏眼,活泼灵动,洒脱可爱。

她笑着点点头

“红鱼师妹不用客气,既然来了学院,大家都是一家人。尤其你也是师父亲自考核的,大家更是有缘。以后在学院里有什么不懂的,尽管来问我就是。“

“哈哈!你们的缘分可不止于此呢!“

文西长老笑着捋了捋胡子,

“红鱼,你可知道,诗诗入学的时候,可是和楚越一起参加的考核!而且他们几人的关系,到现在都很好呢!”

好到一起在万酒山闯祸

不过这话当然是不能说出口的。

一听对方也是楚流?的好朋友,牧红鱼顿时觉得亲近了几分。

罗诗诗却是觉得有些奇怪。

怎么听文西长老这话牧红鱼和楚越,似乎是认识的?

似是看出了她的心思,文西长老笑道

“忘了说了,诗诗,红鱼也是楚越以前的好友!这不一来学院,就说要去见楚越呢!”

罗诗诗一怔。

原来真的是

牧红鱼眨了眨眼。

“长老,您刚才还没说,楚越现在在哪儿呢?我父——我爹爹和娘亲也都让我问她好呢。”

实际上她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回家了,而且在赤月沙漠的那段时间,她也没有和家里通过信。

不过,她父王和母妃的确一直对楚流?心存感激,有时候甚至比对她还要牵挂。

所以这么说,倒是也没什么错。

罗诗诗有些诧异。

“看来红鱼师妹与楚越,当真关系很好啊”

普通朋友,会让一个妙龄少女的父母如此在意?

而且看牧红鱼的样子,和楚越似乎还不是一般的亲近

罗诗诗心里忽然涌上一股说不上来的失落。

她抿了抿唇,道

“楚越现在不在九恒山,而是在蓬岷山。”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