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认识楚越?”

文西长老来了兴趣。

楚越进入灵霄学院好几个月了,身份背景一直成谜,如今大家只知道他和容修关系匪浅,而且很可能是兄弟,但没得到亲自证实,终究还只是猜想。

倒是难得出现一个认识楚越的人来。

“我和她是好朋友!”

牧红鱼抿唇一笑,杏眼晶亮。

“原来如此。那倒是巧了,他之前来进行入学考试的时候,也是老夫把的关。“

文西长老捋了捋胡子,笑眯眯的说道。

牧红鱼眼睛一亮。

“当真?”

怪不得看对方提起”楚越“的时候,语气很是熟稔,原来还有这一层缘分!

“来,试试吧!若是你能顺利通过考试,就能进入学院,和他相见了!”

文西长老本来就对牧红鱼印象不错,如今听说她和楚越是好友,心里自然更是多了几分亲切。

”嗯!“

牧红鱼点点头,旋即将手放在了那考核的黑色玉石之上。

她屏息凝神,表情认真,小心翼翼的调动着自己的原力,朝着里面涌去!

嗡!

一行字迹,缓缓浮现!

“十七岁,九阶初段!”

文西长老惊诧的微微睁大了眼睛,盯着那一行字看了好久。

直到那一行字逐渐消失,他才眨了眨眼,看向牧红鱼,脸上是毫不掩饰的赞叹。

“你你才十七岁,便已经是九阶武者了!?”

他知道这小姑娘的年纪应该不大,可也没想到她居然才十七。

哦,对了,楚越现在应该也是十七岁才是。

这样的天赋,就算是放在整个灵霄学院,也绝对算得上是极其出色的啊!

难道楚越身边的朋友,都这么厉害的?

牧红鱼收回手,期待而好奇的看着文西长老。

“那长老,我这算是通过了吗?”

“哈哈!算!当然算!”

文西长老愣了一下,忍不住大笑出声。

如果这都不能算是通过,那灵霄学院中的许多学生,可要就此被直接赶出去了!

文西长老一边笑,一边暗自感叹自己运气真是不错。

前面有楚越那几个,如今又多了一个牧红鱼。

这可都是难得的好苗子啊!

尤其最近学院的很多事情闹得沸沸扬扬,已经大半个月没什么修炼者来进行入学考核了。

好不容易来一个,就这样优秀!

啧。

这让文西长老那原本因为最近的事情有些低落的心情,变得好了许多。

他当即取出一块黑玉令牌,心念一动,便有一道微光在上面快速闪过。

旋即,他将之递给了牧红鱼。

“诺,这以后就是你进出学院的通行证,也是你在学院中身份的象征!“

这么简单又干脆?

牧红鱼也是十分惊喜,双手接过那黑玉令牌,翻来覆去的仔细看了好一会儿,珍惜的不得了。

她知道自己能进灵霄学院,可没想到居然这么痛快!

摸着这微微发凉的黑玉令牌,她心里依然觉得有些虚幻。

——她就这么直接考进了神墟界的第一学院?

实际上,因为和楚流玥关系好,牧红鱼一直都是下意识的拿自己和楚流玥进行比较。

楚流玥堪称变态,而和这样的变态在一起久了,连牧红鱼自己也成了变态。

更不用说,她那千年一遇的体质,本就不是寻常人能比的。

所以,尽管她已经十分出色,但她对自己几乎从来没有过这种明确而清晰的认知。

这才导致她对自己的水准,有着相当程度的误解。

“多谢长老!“

牧红鱼宝贝的摸了那黑玉令牌好一会儿,才小心翼翼的收起。

文西长老笑呵呵道

“你且先在这等着,晚一些与老夫一同回去。”

好不容易来了这么个学生,还很有天赋与潜力,当然是要亲自带着进入学院的。

牧红鱼乖巧的点点头。

她往旁边走了两步,正打算在文西长老指定的位置坐下,又忽然好奇问道

“对了,长老,楚越最近在学院可好?“

文西长老笑容一僵。

他握拳抵唇,咳嗽了一声。

“还还行你到学院之后,自然就知道了。”

看到他这反应,牧红鱼有些奇怪。

这样子,怎么看都不想是很好的样子啊

“难道是楚越又惹麻烦了?“

牧红鱼试探的问道。

按照她对楚流玥的了解,这应该是最有可能发生的事情了。

文西长老嘴角一抽。



看来那小子以前就是这性子!

其实牧红鱼问的这话倒也没错,只不过是比预想中更大的麻烦!

文西长老有些纠结的叹了一声

“最近学院中发生了不少事情,你应该多少也听到了一点吧?“

牧红鱼颔首。

“楚越和这些事,多少有点关系,不过他现在的情况比较复杂,一句两句说不清楚。还是等你去了学院,见到他以后,亲自问他吧!”

牧红鱼听得一头雾水,可也隐隐察觉,情况似乎真的挺不同寻常的。

原本充满兴奋的心情略微平静了些。

她应了一声,识趣的没有继续多问。

灵霄学院,蓬岷山。

伯琰长老抵达这里的时候,蓬岷山的动乱已经恢复如常,看起来和以往并无两样。

但他的眉头还是紧紧皱着。

“孟老。”

他双手抱拳,冲着塔楼的方向客气行礼。

纵然如今伯琰长老掌管学院大权,可来到此处,还是要万分恭敬。

孟老的辈分,可是比他还高出不少。

片刻,一道低沉的声音淡淡传来。

“伯琰,你这次来,又为了何事?”

伯琰长老迟疑着问道

“先前我察觉到蓬岷山似有异动,不知到底怎么了?”

若是其他地方也就罢了,这里可是蓬岷山!

有孟老坐镇,居然还能爆发出如此动静,实在是让他心惊不已。

他甚至直接抛下了手中尚未处理完的事情,直接过来了。

孟老的声音听起来倒是依旧平淡。

“不过是些小事,已经处理好了,不必担忧。“

伯琰长老这才松了口气。

“那就好”

“这里没什么事儿,你忙你的就是。”孟老淡淡道。

伯琰长老点了点头,刚要转身离开,忽然又想起了什么,回过头来。

他的神色闪现几分犹豫,好一会儿才刻意压低了声音,问道

“孟老,那丫头留下的东西,一切可好?”

------题外话------

快九点才回到家,撑着写了一更,明天十二点~~

有奖竞猜流玥在蓬岷山的那扇门中,到底留了什么捏?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