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老小心的将楚流玥扶起,却见她双眸紧闭,脸色惨白,嘴角带着血,看起来十分狼狈虚弱。

“楚越?楚越!你怎么样?”

孟老焦急又担心的问着,同时捏住了楚流玥的手腕,苍老的双指搭在了她的脉搏之上。

他刚想要分出一道原力试探她体内的情况,就骤然感觉到一股可怕的气息,从楚流玥的体内疯狂涌出!

轰!

孟老心中一惊,立刻松开了楚流玥的手!

楚流玥的手腕无力的垂落下去。

孟老急得不行。

这小子在即将突破的关口遭遇如此不测,体内的原力全都混乱了起来,横冲直撞,肆意疯狂!

只短短时间,便已经给他的身体造成了不小的损伤。

若是不能及时控制,只怕——

受伤还是小事,最关键的是,这件事情处理不好,很有可能会影响到楚越以后的修行!

那才是更让人头疼的事情!

“楚越!”

楚流玥体内的力量已经失去了控制,孟老身为一个外人,也不敢冒然动手,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弄巧成拙。

现在这情况,他若是硬来,指不定还会造成二次伤害。

最好的办法,还是让楚越赶紧清醒,自己调理气息!

这样,才能将伤害减到最低!

然而不管他怎么喊,那少年都始终昏迷着,没有要醒来的迹象。

而且随着时间的流逝,周身的力量变得更加疯狂,楚越的气息,也一再削减。

正当孟老满心忧虑的时候,外面忽然传来一阵剧烈的能量波动!

他心中一惊,抬头看去。

尽管这是在塔楼之内,但他的神识遍布整个蓬岷山,所以外面发生了什么,他也都能第一时间就知道的清清楚楚。

凝神片刻,他微微睁大了眼睛。

“容修?他怎么来了!?”

难道是他已经知道了楚越这边出事儿了?

孟老脑海之中飞快的闪过这个念头。

他匆忙抬手,就要将蓬岷山的结界打开。

轰隆!

一声巨响!

蓬岷山的结界,竟是直接被容修劈开!

孟老眼中划过一抹惊骇容修什么时候竟然已经强到可以直接打开这蓬岷山的结界了!?

砰!

不等他想清楚,塔楼的大门就被人从外面强行打开!

一道颀长高大的白色身影,大步流星的从门外走来!

正是容修!

他脸上的温润笑意早已不见,只剩下一片凛冽寒意!像是凝结了一层冰霜般,冰寒彻骨!

只肖看上一眼,便让人不由自主的心中发寒。

他的速度很快,眨眼间便到了大殿之中。

凌乱的风卷起他的衣角,半空翻飞。

所过之处,好似寒风裹挟而去!

”容修——“

孟老张了张嘴,一时间竟不知该说些什么。

“情况紧急,容修擅闯蓬岷山,实属迫不得已,还请孟老见谅。“

容修的声音低沉清冷,虽然在和孟老说话,一双深沉凤眸却是始终盯着楚流玥。

眼底似有波澜涌现,随时可以倾覆一切!

孟老一时语塞,竟是不知该说些什么。

容修这样子,实在是极少见。

他是在担心楚越?

思绪涌动间,容修已经走了过来,一掀衣摆,单膝跪下,再自然不过的伸出手来。

孟老愣怔了一瞬,下意识将怀中的楚越递了过去。

容修小心的把人揽入怀中,一只手托着她的肩背,一只手从她的腰身环绕,并握紧了她的手。

“别——“

孟老刚想提醒容修,楚越现在的身体状况非常糟糕,不能从外面强行制约,然而下一刻,他却震惊的发现,在楚越周身肆虐的那些力量,在遇到容修之后,竟是迅速收敛!

几道淡淡的金色光芒,从二人紧握的手的指缝中透出。

光明,温润,强大!

容修将这些力量无声吞噬,随后选取了一个时机,趁机切入了自己的力量。

楚流玥体内那狂暴肆虐的力量,本来还有些蠢蠢欲动,但遇到容修之后,竟并未产生激烈的反抗,反而十分顺从的接纳了他的气息。

容修就这样,帮楚流玥一点点梳理着体内的力量,直到她的呼吸变得平稳。

一旁的孟老看的目瞪口呆。

这、这

这什么情况!?

怎么他要出手的时候,遭遇阻拦重重,容修帮忙的时候,就变得这样顺利!?

不过,看到楚流玥的脸色逐渐好转,他心里总算是松了口气。

人是在他这闭关修炼的,若是出了什么事儿,他出去怎么交待?

看守蓬岷山这么多年,还从未出现过这样的情况。

楚流玥身体内外混乱的气息终于全部归于平静,唯有嘴角和身上的血迹,昭示着刚才她曾在危险边缘徘徊。

容修将人打横抱起,看向孟老。

“孟老,她现在需要休养,不知您能否让我们上去?“

整个塔楼,每一层的意义各自不同,进入的门槛也相差极大。

最关键的是,除了第一层,上面的每一层都有着对应的结界覆盖,轻易不开放。

只有孟老,掌管着所有结界。

也只有他,有权利打开结界,放人上去。

如今一楼充斥着那混乱的力量,一片狼藉,实在是不合适继续待下去。

必须另外找寻地方。

孟老愣了一下,立刻道

“好,好!二楼有一张千年寒玉床,正好能帮他恢复身体。”

都这个时候了,哪儿还顾得上行不行,先救人要紧。

容修颔首

“多谢孟老。”

孟老又看了一眼他怀中的人儿,摇头一叹。

“这叫什么事儿”

说着,他转过身去,加快了步伐,上了楼梯。

手中拂尘轻轻一挥。

二楼的结界随之打开!

“快上来吧!“

孟老站在上面,冲着容修招手。

容修将人抱得更紧,抬脚而上。

二楼的空间比起一楼似乎小了许多,不过也可能是其他地方孟老并未开放。

不过对于此时的容修而言,那些都不重要。

他跟着孟老前行,一路到了那千年寒玉床所在的位置。

那是一张通体呈现墨绿色的玉床,晶莹剔透,上面还雕刻着某种奇异的符文,神秘莫测。

容修这才小心的把人放下,动作轻柔的过分。

他取出一颗丹药,给楚流玥服下,而后将旁边的玉枕拿来,垫在了楚流玥的头下,好让她保持呼吸顺畅,最后,还取出了一方雪白的帕子,将楚流玥嘴角的血迹仔细擦去。

孟老在一旁看着,越看越觉得不太对劲。

嘶——

容修这样子,怎么好像已经这样悉心照料过楚越不少次了一般?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