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来吧。”

容修落下一子,回眸看了他一眼。

“东西可都带来了?”

燕青起身,连忙道

“是,按照您的吩咐,都多备了一倍。”

说着,他双手呈上一枚乾坤戒。

“您放心,裁剪的料子都是用的您之前挑的那些。”

容修修长的手指轻轻一抬,那枚乾坤戒就飞到了他的手中。

探入神识简单查看了一番,他才轻轻颔首。

等她从蓬岷山出来,这些衣服便能穿了。

不过

“燕青,你比预计的晚来了一天,是因为什么事情耽搁了。”

容修将戒指收起,淡淡问道。

燕青屏息凝神,双手抱拳

“殿下,属下之前发觉仙水陵那边有所异动,就特地派人前去调查,为了等他们传回消息,这才晚来了。“

容修凤眸之中划过一抹微光。

“说来听听。”

燕青停顿片刻,抬头看向容修,一字一句道

“属下发现,仙水陵姜鹤天,前段时间似乎和一个界外之人,联系十分频繁。“

“界外之人?”

容修挑眉。

“是。拒查,那个界外之人,似乎”

燕青迟疑片刻,才继续道

“似乎,是太羽皇朝澹台沉!”

澹台沉?

这名字,容修是听过的。

他略作沉吟,忽然淡笑一声。

“原来是他。“

他虽在笑,只是声色有些凉薄,带着几分寒意。

燕青也是记得这个澹台沉的。

当初,君九卿设局,让包括天令皇朝在内的几大皇朝汇聚北冥,其中就有这个澹台沉。

而且当时他就和楚流玥结下了梁子。

从查到的一些线索来看,他的宝贝女儿澹台若璃,也正是那时候,死在了楚流玥的手下。

虽然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这一点,可是澹台沉对楚流玥的敌意一直很大,始终都是这样认定的。

他有心报复,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了。

“不知他是如何与仙水陵那边联系上的,这一个月,他们的消息往来十分频繁,或许是在商量着什么。”

燕青眉头微微皱起,冰山般的冷冽的面容上,浮现几分杀意。

“殿下,您看要不要属下“

他做出了一个“杀”的手势。

区区一个太羽皇朝的帝王,实在是无须过多顾忌,直接斩杀即可!

容修竖起手掌,剑眉微挑,倒是露出几分兴味。

“不急。本殿倒是想看看,仙水陵到底打算干什么?“

其实仔细想想,澹台沉会找上仙水陵,并不奇怪。

当日他在云天阙公布楚流玥的身份的时候,用的就是“上官玥”这个名字。

有心人只要去查,不难查到她是来自天令皇朝。

澹台沉是抱得什么心思,不用想也知道。

而仙水陵和他如此亲近,显然也是动机不纯。

这两方的人凑在一起

“澹台沉对王妃怀有杀心,仙水陵的人不会不知,但却依旧与其往来密切,其心“

燕青拧眉,神色凝重。

姜家真是疯了!

他们难道真的打算对王妃做什么!?

须知,如今王妃是君,他们是臣!

如此作为,简直是以下犯上!形同谋逆!

容修却似乎并未动怒,唇边掠过一抹清浅的弧度,似笑非笑。

“没有澹台沉,也会有其他人。”

前些年,仙水陵在二十八众部里,一直是一家独大。

再加上族长的偏袒,让得仙水陵一度忘记了自己的身份,恨不得与云天阙平起平坐。

本来一切都计划的好好的,可如今,筹谋已久的王妃之位落入他人手中,他们再无上位机会,当然是气不过的。

狗急跳墙,未必没有可能。

听得容修这么说,燕青忍不住问道

“那殿下打算如何?属下来的时候,姜芷媛已经上了万钟山。“

燕青不知道,明三十六尊老为何答允姜芷媛进入云天阙,但想来肯定是有特殊原因的。

而那个原因,或许就是姜芷媛敢在这种关头,跑到云天阙避难的底气。

“且让她在那待着就是。”

容修从棋罐中捏起一枚棋子,在手中摩挲片刻,淡笑道,

“族长要出关了,若能第一时间就看见她,必定欢喜的很。”

燕青一惊,豁然抬头,却见容修神色从容。

“您是说“

可当初族长不是

啪。

棋子落下,扣在棋盘之上,发出清脆声响。

“派人盯紧姜芷媛,另外,本殿回去之前,任何人不得再上祭神殿。”

说着,容修手腕轻挥。

一张薄薄的纸张,飞到了燕青身前。

他立刻双手接住。

那张纸上一片空白,并无半点字迹。

不过,上面笼罩着一层极淡的金色光芒,强大威压,令人心惊!

“若有人放肆,便取本殿手谕,无论是谁,都要将其拦下!生死无论!“

燕青心头一凛

“是!”

燕青很快就从九恒山出来了。

他没有在学院继续逗留,径直飞回了结界处,与负责看守的长老请示之后,便迅速离开。

整个过程干脆利落,毫不拖泥带水。

众人只当他来是找容修回报云天阙的一些事情的,就没太当回事儿。

一些人私下聊了几句之后,就将这件事抛诸脑后了。

蓬岷山。

塔楼之内,楚流玥静静盘腿而坐。

在融合了那一道神力之后,她的气息就增强了许多。

随着时间的流逝,她距离那一道无形的屏障,也越来越近。

隐约之间,她觉得自己似乎只要抬脚,便可跨入那更高的门槛!

丹田之内,那颗水珠沉静如初。

周围不断汇聚而来的力量,如同潮浪,将其包裹。

仿佛只等一个合适的时机,就能将一切倾覆!

而那黑色金字塔上的封印,也在一次次的力量冲刷下,逐渐松动。

道道微光从中透出。

那一股熟悉至极的感觉,不断积累。

好像随时都会从中破出!

顶楼,孟老已经重新回到自己的位置坐下。

某一刻,他忽然睁开眼睛,目光一凝,看向身前的那扇门。

不知怎的,他隐隐觉得这扇门,好像有了一丝微妙的变化。

他站起身,走到了那扇门之前,伸出手,轻轻贴在了那大门之上。

触手微凉。

除此之外,平静的毫无风浪。

大概是自己多心了吧

孟老收起心思,摇摇头走了回去,不再多想。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