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上官玥当初成为王妃之后,就一直站在了溯明峰上的祭神殿。

容修去了灵霄学院后,上官玥更是专心修炼,没怎么出来过。

但,谁又知道,那个人到底是不是还在里面呢?

实际上,姜芷媛心中的怀疑,从没有彻底打消过。

她很想过去一探究竟,可惜现在的她只能守在万钟山,寸步不离。

而且溯明峰外有结界阻隔,在外面根本看不清楚里面的情况。

姜芷媛张望了一会儿,便失望的松懈了笔挺的身子,心中有些着恼。

众目睽睽,她自己是不能亲自去查的了。

想要知道真相,看来还是得找其他人上去,一探究竟。

祭神殿是容修的寝宫,向来看守森严,即便是有的尊老,都得率先请示,得到容修允准才能上去。

何况其他人?

尤其是,上次她贸然闯过去之后,惹得容修发了火,狠狠惩戒了私自将她放进去的侍卫。

想也知道,现在再想过去,简直难如登天。

姜芷媛心中暗自思量起来。

得选个合适的人啊...

......

姜芷媛的到来,在云天阙引起了不大不小的波澜。

她被灵霄学院除名的事情,已经在神墟界传的沸沸扬扬,算是声名扫地。

而且她似乎得罪了梁家,麻烦缠身。

所有人都清楚的知道,再接纳如今的姜芷媛,对云天阙而言,几乎是有害无利。

可她还是进来了,而且真的去了万钟山等族长出关。

不只是下面的人百思不得其解,就连云天阙中很多举足轻重的人物,也不明白明三十六尊老和余敬尊老为何会让她进来。

因为牵涉到族长信物,两位尊老都没有对外公布太多。

于是,众人左思右想以后,只得理解为云天阙是看在了仙水陵江家效忠多年的份上,才肯这样做。

不过,云天阙毕竟是一流世家,对这件事也没有太放在心上。

两天过后,这件事便逐渐消退了热度,几乎无人再讨论。

姜芷媛也就安安静静的在万钟山待着,仿佛就此隐匿了一般。

......

赤月沙漠。

暗夜之中,一轮血色红月,悬挂半空。

明月微光笼罩大地,将一切都镀上了一层清浅的绯色。

广阔浩渺的沙漠之上,一片静寂。

一处沙丘之后,牧红鱼正盘腿而坐。

每到夜晚,赤月沙漠总是很冷,尽管看上去和白日没有什么区别,但其实温差极大,几乎冰寒彻骨。

牧红鱼双眸紧闭,脸上身上,都凝结了一层白霜。

好在,周围的天地原力不断涌入她的体内,让她的气息不断增强。

奔涌的原力让她的身体跟着热了起来,恰好可以抵御这冰寒。

在赤月沙漠待了几个月,她已经可以完美的找到这个平衡点。

时间缓缓流逝,静谧安详。

不远处的湖泊之下,却是另外一番场景。

黑沉逼仄的牢笼之内,绯色的月光不知从何处轻洒进来。

那些交错重叠的流光,像是冰霜遇火,快速融化。

不过一盏茶的时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当最后一道从身体穿过的光芒消融,蓝潇终于支撑不住,朝着一旁的地上倒去。

早在一旁等候多时的独孤墨宝与第五长泽立刻上前。

嗡!

独孤墨宝屈指一弹,一道紫色光芒飞出,而后在蓝潇的头顶形成一个奇特的图腾。

蓝潇的身体顿时被这泛着几分妖异与尊贵的紫色光芒笼罩。

他半透明的幻影,开始逐渐变得凝实起来。

而气息,也开始好转起来。

然而就在此时,周围的墙壁上,那些线条似是感觉到了什么,变的蠢蠢欲动起来。

第五长泽站在一旁,双手在身前交叠,口中不断默念着什么。

音节模糊,如同从遥远苍茫的远古时期传来,时而低沉时而高昂。

带着令人为之心神震动的力量与威压!

在这神秘力量的趋势下,四周的动静渐渐平息下来。

那紫色的图腾,此时也逐渐消退了颜色,彻底变为透明,最终化为万千光点,融入到了蓝潇的体内。

过了许久,蓝潇终于徐徐睁开了眼睛。

看到站在身前的独孤墨宝,他的眉头轻轻蹙起。

“...大宝?你怎么回来了?”

独孤墨宝眯了眯眼睛。

“不回来,怕是连你最后一面都见不着了吧?”

“嗤。”

蓝潇低笑一声,虽然还有些虚弱,但比之前却是好了许多。

“你就不能好好说话。”

明明是出于关心,偏要说的这么难听。

他慵懒的抚过自己的脸,摸到那触目惊心的伤疤,有些遗憾的摇摇头,叹道:

“真是可惜,最近都要顶着这张脸了...“

想到这个就难受,这段时间只怕觉都睡不好了。

第五长泽眼皮子跳了跳,忍了又忍,才没破口大骂。

命都快没了,还顾得上那张皮!?

要不是早知道蓝潇就是这性子,他是真要上去把人狠狠揍一顿的。

独孤墨宝冷声道:

“你若不想另外半张脸也跟着烂,就老老实实的待着!有的蠢事儿做一次也就够了,若是再有——“

蓝潇不甚在意的挥挥手。

“哎呀,这有什么?我这不还是好好的吗?”

说着,他忍不住看了独孤墨宝一眼,唇角邪肆勾起一抹笑。

“不过,指望你会好好说话,是没什么指望了。天底下,也就玥儿丫头受得了你。“

提到这个,他的声音放的和缓了许多,带着几分不动声色的宠溺纵容。

“对了,她人呢?”

说起这个,蓝潇左右看了一圈。

“她没跟你一起回来?”

独孤墨宝淡声道:

“她在蓬岷山。”

蓝潇动作一顿,神色微妙。

“那地方...算了,先不说她。倒是你,怎么忽然就跟人动手了?”

蓝潇声调虽然一如既往的散漫,眼中却多了几分认真。

按照他们现在的处境,独孤墨宝不会不知道,在神墟界动手,会引来怎样的麻烦。

这也是为何他在得知了这件事之后,冒死强行重塑神体。

独孤墨宝沉默片刻,将洪荒北境中发生的事情,简单的说了一遍。

短暂的安静之后,蓝潇摸了摸眼角,似笑非笑的叹道:

“原来是牵涉到了凌霄学院,也难怪你会如此了。”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