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男人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清冷悦耳,甚至唇角还噙着几分散漫笑意。

仿佛不过朋友间的轻松笑谈。

然而,此时此刻,在众人眼中,他这番模样,却与从炼火地狱中走来的死神,别无二致!

字字句句,都透露出绝对的强势与霸道!

直到此时,一些人才骤然想起这个男人的身份。

——云天阙圣子!

他能从受尽欺凌与轻鄙的族外私生子,一路成长为今天的一方霸主,稳坐云天阙的第一把交椅,又怎么可能是个好欺负的?

先前他态度客气,也就让大家都放松了警惕,甚至有些不以为然起来。

直到此时他悍然出手,才让人惊觉:这的确是个杀人不眨眼的主!

“二爷!”

几个金翼宗的下属见状,纷纷担心的惊呼出声,着急忙慌的冲到了金笛的身前。

“二爷!您没事儿吧?”

怎么可能没事儿!

金笛心中一怒。

“还不过来扶我起来!”

语气虽然凶恶,但此时他受了伤,气息微弱,所以这怒斥倒是并无几分威力。

不过,下面的人也还是不敢怠慢,连忙小心翼翼的将他搀扶了起来。

金笛疼的浑身发颤。

他的骨头断了好几根,轻轻一吸气,胸腔就止不住的抽疼。

简直像是有人拿着几把刀子,在不停的朝着里面刺一般。

刚一站起来,金笛就将旁边的人推开。

“滚!没眼力见的东西!”

几个下属被推的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在地,却也不敢露出半分不满,只依旧紧张万分的看着金笛,连连求饶,生怕被责怪一般。

金笛心里有火。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容修打成这样,他的脸面算是丢光了!

关键——容修从头到尾,只用了一招!

要知道,他可是比容修还大上好几十岁呢!

被一个年轻小辈当众教训的鼻青脸肿,毫无反手之力,任谁摊上这事儿也不会好受,何况一贯嚣张跋扈,目中无人的金笛?

可他不敢冲着容修发火。

莫名的,他心里对容修有着几分畏惧。

他自己也说不出这种感觉到底是从何而来,可却一直萦绕在他的心头,徘徊不去。

这让他越发的憋闷,于是只能将这些怨气都撒在周围这些下属的身上。

“容修!今天的账,我金笛记下了!”

到底还是得找回点场子,金笛壮着胆,恶声恶气的留下一句。

容修不以为意。

这种话,他以前听过很多次。

不过,几乎从没有人有机会可以重新找他来算账。

“这里是灵霄学院,本殿也是学院的学生,不愿在这里闹得太过难看。诸位若是想要好好商量,那大家心平气和的聊就是。可若是再肆意越线,随意冒犯...就休怪本殿不留情面了。”

容修说着,冲着旁边的伯琰长老拱了拱手,似是有些歉意的说道:

“脏了学院的地,还望伯琰长老见谅。”

众人嘴角齐齐抽搐。

这男人可真是狠绝到了极点!

把人打的遍体鳞伤不说,还要在对方脸上狠狠踩上一脚!

偏又好像一派无辜,所有的事情都是被逼无奈而为之一般...

这、这——

伯琰长老咳嗽一声。

“咳!不、不碍事儿!”

实际上,容修刚才出手,他也没料到。

本来是想拦一下的,但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便被他忽略。

拦什么拦!?

这个时候,就得有个人站出来施展雷霆手段,对这些人震慑一二!

杀鸡儆猴!

不然的话,他们还真以为,灵霄学院和云天阙,都是好说话好欺负的了!

金笛气的浑身发抖,愤而转身,一瘸一拐的离开。

金翼宗的其他人连忙跟上。

一行人的身影很快消失。

闹了这么一出,剩下的人也都没了继续待下去的兴致,各自告辞。

就算他们真的还对楚越有什么想法,也知道绝对不能在现在表现出来了。

——没瞧见容修是打定主意护着那个楚越了吗!?

灵霄学院不好惹,容修更不好惹!

他们也只能压下心中的不甘和好奇,纷纷散去。

......

等他们都离开了以后,伯琰长老才终于忍不住叹了口气,目光复杂的看向容修。

“容修,今日之事,多亏了你。”

如果没有容修站出来,那些人还不知道要纠缠到什么时候。

“应该的。”

容修笑了笑。

“何况,我也的确看金翼宗的人不爽很久了。”

今天不过是敲打敲打。

若对方继续得寸进尺,他绝不会轻饶。

伯琰长老看了容修一眼,便瞧见他眼底的冰冷杀意,如浮冰碎雪涌动摇晃,若隐若现,不由心中暗惊。

容修这...

他对楚越的维护和看重,比预想的还要惊人!

那些人就算是用同样的手段对待容修,只怕他都未必会这样生气。

楚越...分明是容修的逆鳞啊!

伯琰长老又想起容修之前说的那句话。

他与楚越...难道真的是亲兄弟?

还真是看不出来,容修待自己家人,竟是这般...

他一直以为,容修这样凉薄淡漠的性子,不会将任何人放在心上呢。

对了,倒是听说他生母当年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去了,或许也正因如此,他才对楚越格外在意?

毕竟,如果楚越真的是他弟弟,那就是他唯一的血脉至亲了。

怪不得楚越一直对自己的身份讳莫如深,怎么都不肯多说...

想到这,伯琰长老又对楚越生出了几分心疼。

“你做的很好,经过今天的事情之后,他们应该能消停一阵子了。”

说着,伯琰长老转身回走。

“对了,回头等楚越从蓬岷山出来,你再好好安抚他一番,别让他觉得委屈了。“

说到底,被关蓬岷山是惩罚。

他也没真的做错什么,却要被关进去,实在是有些冤枉。

容修脚步一顿,眼角划过一抹笑意,转瞬即逝。

“知道了。”

去蓬岷山,她应该...不会觉得委屈的吧?

容修一边想着,一边随着伯琰长老跨过结界,回了学院。

他朝着蓬岷山的方向看了一眼。

安宁,平静。

然而,看似波澜不惊的湖面之下,是疯狂涌动的暗流。

不知道什么时候,便会猛然爆发,卷起惊天风浪!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