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琰长老出来打圆场。

“诸位,关于这件事,其实我们和你们一样,也想尽快查出真相。毕竟,不管是我们灵霄学院,还是云天阙,这次也都是吃了亏的。若说楚越他的确是得到了一些机缘不错,但他也不是一点麻烦没惹上,要不然后来也不会被那些人带走了不是?”

他叹了口气。

“不瞒各位,其实容修将楚越救回来的时候,他就重伤昏迷了,这段时间也一直在沉睡,最近好不容易才醒过来的。要不然,我们也不能才将他关去蓬岷山不是?”

这番话,让不少人心思动摇了起来。

难道

楚越就是因为独自进入了那地方,所以被神秘人抓走了?

要是这样说的话,好像也还解释的通

“依老夫看,咱们还是共同联手,彻查真相才是啊!”

经过一番激烈的交锋,终于有人开始妥协。

“那既然伯琰长老都这么说了,咱们就先查查看?”

“我看也行,大不了等楚越出来,再给咱们说个清楚,倒是也行。”

“咱们在这折腾也没什么用,不如还是先各自回去,想办法找一找线索吧”

伯琰长老主动给了台阶,自然有人顺着下来。

本来还有一些人想要继续纠缠,可眼看风向不对,也都选择了噤声。

正在这时,金笛忽然想起了什么,上前一步,问道

“慢着!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四周众人安静了一瞬,齐齐看了过来。

容修颔首

“直言便是。“

金笛笑了一声,眼中却没什么笑意

“我想问的是楚越用的那把剑,可是当初从金雷手中夺走的那个?”

此言一出,不少人都露出诧异之色。

其实金翼宗和灵霄学院之间闹得那档子事儿,整个神墟界都知道。

按理说,金翼宗的人,应该很不愿意当着众人的面,提起这事儿来着,毕竟他们完败。

可现在,金笛怎么又忽然说起了这个?

伯琰长老心中一紧,不动声色的看向容修。

容修神色不变,淡声反问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反正那东西是她的,这些似乎都没什么区别吧?”

金笛哈哈一笑。

“怎么没有!?区别可是大了去了!容修,那把剑,应该是一件真正的尊者神器吧!?”

话音落下,周围一片死寂!

尊者神器!

即便是放眼整个神墟界,也是顶级宝物!是各大世家宗族争夺的稀罕物件!

神墟界已经有多少年,没有尊者神器出现了?

现在金笛在说什么?

楚越用的,是一件尊者神器!?

一时间,众人看向容修的眼神,都发生了变化。

尽管他们已经极力克制,但依旧难以掩饰眼底的好奇和火热。

一开始还没觉得,金笛这么一说,他们才觉得是有些不对。

在洪荒北境的时候,有不少见亲眼见到楚流玥用剑。

最起码,那九道峡谷中间的神秘地界,那扇坚硬的仿佛永远无法打开的大门,就是他一剑劈开的啊!

仔细想来,只怕也的确是尊者神器,才能做到这些吧?

容修看着金笛,凤眸微深。

这一问,着实是不怀好意。

寂静的仿佛凝固的氛围中,容修终于开口。

“是或不是,下次让她亲自给你看看,不就知道了?”

金笛脸上的笑容猛然僵住。

”你在威胁我?“

容修轻笑一声。

“对啊。”

对方既然如此刁钻刻薄,那他也没必要再留情面。

若是金翼宗的宗主在这,他可能还会客气三分。

区区一个金笛

什么东西!

“你——”金笛的脸色顿时涨成了猪肝色。

“不过这也得看她的意愿。”

容修淡淡笑道。

“若是她觉得麻烦,那不免本殿,亲自代劳了。”

字字句句,云淡风轻,却裹挟着雷霆万钧的气势,令人心神俱震!

金笛恼怒万分,当即不管不顾的上前。

轰!

一团金色火焰,在他身前猛烈燃爆!

可怕的气浪滚滚而来,灼热的高温令他痛苦万分!

金笛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身形倒飞而出!

砰!

他的身躯重重的摔在地上,发出一声闷响!

骨头碎裂的声音清晰传来,连带着他的脸上身上也满是血迹,形容狼狈,气息萎靡,非常凄惨。

所有人都惊在当场。

谁也没料到,容修竟是会忽然出手!

而且一出招,下手就这样狠!

对方可是金翼宗的二把手——金笛啊!

金笛想说话,唇齿之间却不断有血涌上,呛的他咳嗽不已。

一股可怕的森冷威压,瞬间将他笼罩!几乎令他动弹不得!

在这一刻,金笛察觉到了一股锋锐无比的杀意!

他毫不怀疑,只要自己再开口乱说一个字,容修就会毫不犹豫的将他当场斩杀!

他蜷缩着身子,勉强抬头,看了容修一眼。

却见那清隽妖孽,似妖似仙的年轻男人,微微一笑。

“当着本殿的面,还妄图对她动歪心思是当本殿死了吗?”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