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隆!

一道巨响,忽然从旁边的一座山峰之上传来!

罗彦麟几人都满目惊诧的看去。

“什么情况?“

罗彦麟一边示意二人稍安勿躁,一边快走几步,朝着那边仔细看了看。

只见对面山峰的半山腰上,一座山洞轰然倒塌。

几块巨石滚滚落下,带起烟尘无数,几乎将洞口封死。

“那里...那是林知非的住处。”

罗彦茗也跟了过来,定睛看了一眼之后,皱起了眉头。

“他这段时间好像一直在闭关修炼,也不知这是怎么了,竟然闹出这么大的动静?“

林知非是这半年来,学院招收的学生中,最出色的几个人之一。

加上他也是玄师,所以罗彦茗一直对他颇为关注。

“林知非?”

罗彦麟挑了挑眉。

“倒是有段时间没见他了。”

林知非先前并未跟随学院众人前往洪荒北境,一直在学院中安心修炼。

尤其是自从上次当众打赢了姜芷媛之后,他就待在自己的地方,没怎么出来,十分低调。

很多人都摸不透林知非到底在想什么。

包括罗彦茗。

后来他几度想要和对方切磋,都没找到合适的机会。

“他这是不是出事儿了,咱们要不要过去看看?”

罗诗诗有些担心的问道。

看这动静,可不像是没事儿啊!

罗彦麟正要动作,忽然顿住。

“不必。”

话音刚落,那堆积的巨石忽然被人打开!

一道消瘦挺拔的身影,从中走出。

正是许久不见的林知非。

他的脸上身上都沾染了不少灰尘,嘴角好像还带着血迹,看着有几分狼狈。

似乎是被烟尘呛着,他便走便咳嗽。

不过对面的罗诗诗几人却都是放了心。

“看来没什么大碍...”

罗诗诗松了口气。

虽然他们不算熟悉,但大家都是同学,自然不想看到对方出现什么意外。

尤其,林知非还在玄师之上如此有天赋。

若是出事,岂不可惜?

“嗯?”

忽然,罗彦麟目光一凝,盯着林知非,微微眯起了眼睛。

”四哥,怎么了?“

罗诗诗二人察觉不对,都有些奇怪的看向他。

“这林知非...”

罗彦麟迟疑着开口,好像在猜测着什么,眼底涌动着波澜。

若是没感觉错的话,那山洞之中传出的波动,好像是...建造传送阵才会产生的动静?

尽管非常细微,可他实力强横,而且有过跟着族中长老一同构建传送阵的经验,所以才能敏锐察觉。

难道林知非是在那山洞中,独自尝试着建造传送阵?!

这个突然冒出的念头,让罗彦麟有些心思不定。

因为建造传送阵,实在是一件非常复杂和困难的事情。

一般而言,就连寻常的玄王师,都只能了解一点皮毛。

林知非如今竟是在尝试这个...

那他的真正实力,究竟如何?

从刚才的情况来看,林知非应该是失败了的。

但...能制造出这样的动静来,就证明他起码已经摸到了一些门道。

罗彦麟有些心惊。

他一直都知道林知非天赋很好,而且心性沉稳。

入学几个月来,除了月初考核,以及和姜芷媛对峙的那一次,他刷了一下存在感,其他时间都像是消失了一样,专心修炼。

这样的人,何愁不会成功!?

所以罗彦麟一直对他很是高看。

但直到今天,他才发现,自己或许...还是低估了对方!

似是察觉到了几人的视线,林知非脚步站定,抬眸朝着这边看了过来。

看清他们的面容之后,林知非倒是神色坦荡,冲着他们客气的点头示意,微微一笑。

好像...一切如常,并没有偷偷做什么事情被人发现的窘迫感。

罗彦麟也点了点头,收回视线。

“看来他没什么事儿。”

罗彦茗盯着那边,多看了好几眼。

身为玄师,他直觉有些不对,可又说不出来。

“行了,今天就先到这,你们两个各自回去好好修炼,过段时间回家,可还有考核。“

“知道了四哥。”

......

方州城。

双方仍处在拉锯战中。

“...这么说,你也不知道那将楚越带走的人,到底是谁?那说来说去,还是只有楚越自己晓得了?”

金笛冷声问道。

容修眉头轻挑。

“她也不知。”

金笛冷哼。

“谁知道是真不知,还是假不知!”

容修唇角微微扬起,却是勾出一抹极冷的笑。

“若她知晓,必定会告诉本殿。诸位以为,如果本殿知道那人是谁,还会在这里,谈笑风生?”

他的声色本就低沉清冷,如今尾音微微拖长,更带了三分冷意,让人不自觉的心中发寒。

寂静。

不少人面面相觑。

容修所言,也不是没有道理...

是个人都看的出来,他对那个楚越有多么维护。

如果知道楚越是在谁那儿受了欺负,知道这一切的幕后黑手是谁,依照他那霸道的性子,绝不会直到现在还忍气吞声。

这么看,他应该也是真的不知道了...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