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道神力是从北冥太祖那里抢夺而来,楚流玥一直以为,在自己突破神域之前,都无法将其彻底融合。

然而现在,如此惊人的一幕,竟然就这样发生了!

而且...看起来这般轻松简单!

楚流玥下意识屏住呼吸。

她能感觉到那神力已经融入自己的原脉和骨血之中。

也正是这一道力量的加持,让楚流玥体内气息猛涨!

距离九阶中段,也不过只剩下一步之遥!

她闭上了眼睛,然而心底的波澜,却久久未能平息。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而这可怕的威压,又到底是从何而来?!

最关键的是,为何这里的一切,都那么自然而然的帮着她?

无数念头从楚流玥的脑海之中闪过!

......

因为外面那些一流世家和宗族的到来,整个学院中的氛围也很是紧张。

许多学生都自发汇聚到了青冥广场。

还有一些,则是选择各自在自己的地方待着,默默等待着事情的发展。

某座险峻的山峰之上,罗彦茗和罗彦麟正面对而立。

二人中间,悬立着一个巨大的半透明的棋局。

道道银光勾勒,流光溢彩。

星罗棋布。

看起来已经下了一半。

罗彦茗双手抱臂,眉头皱起,紧紧盯着面前的棋盘,似乎很是为难。

他保持这样的姿势,已经一刻钟了。

对面的罗彦麟,看起来则是轻松许多,轻松而充满耐心的等着。

时间缓缓流逝,罗彦茗额头逐渐有细密的汗珠渗出。

他抬起胳膊,尝试着想要出手,但每每到了关键时候,却又犹豫的后退。

摇摆不定。

终于,又过了大约半刻钟之后,他颓然苦笑。

“四哥,我输了。“

罗彦麟手腕一挥,那棋盘便迅速缩小,最后凝聚成了一个半透明的薄薄纸张,不过巴掌大小。

那东西飞到了对面罗彦茗的眼前,他愣了一下,双手接过。

“回去好好研究。”

罗彦麟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

“你悟性不错,半个月之内,应该便可破解。”

罗彦茗嘴唇动了动,笑的有些无奈。

“是我没用,让四哥失望了。“

他和一般人,甚至是大多数的玄师修行者比起来,或许都算是佼佼者。

但是比起真正顶尖的人物,他很清楚,自己着实差了许多。

这份天分,是无论如何都无法追的上的。

罗彦麟哈哈一笑。

“我的等级本就高于你,若是让你赢了,你四哥的面子往哪儿放?再说,想要成为强者,单单是有天赋可不行。彦茗,你务必记得一点:天道酬勤!”

罗彦茗深吸口气,用力的点了点头。

“多谢四哥。“

说着,他将手中的东西小心收起。

“四哥,你们下完棋了?”

一道温柔婉转的声音传来。

正是罗诗诗。

她今天本来是陪着一起在这观战的,听说学院外有动静,这才离开。

“刚结束。”

罗彦麟走了过去。

“外面情况如何?”

罗诗诗瞧见罗彦茗的脸色有些苍白,就知道刚才的棋局肯定又输了。

不过好在这样的情况,罗彦茗从小到大已经经历过太多次,早已经习以为常,所以失落了一会儿之后,就恢复了。

罗诗诗收回视线,一双柳眉微微蹙起。

“情况...不是很好。”

紧接着,她就将外面发生的一些事情,简单说了一遍。

其实她知道的也有限,毕竟她不在现场。

能打听到的,也不过寥寥。

“...总之,现在双方都在僵持,之后会是个什么发展,只怕还不好说。“

罗诗诗颇为担心,也很迷茫。

这些人好端端的,怎么非要找楚越的麻烦呢?

他能得到机缘,是自己的运气,关其他人什么事儿?

这些人,好歹也都是一流世家宗族里举足轻重的人物,就这样逼迫一介少年,难道不会羞愧?

罗彦麟听完之后,倒是忍不住笑了笑。

“放心吧,这次的闹剧,最后肯定是雷声大,雨点小。大事化小,小事化无了。那小子...不会有什么事儿的。“

罗诗诗一愣,连忙追问:

“四哥,你怎么知道?我看那些人的阵仗,可真的大得很...“

罗彦麟看见她这反应,顿时又不爽起来。

虽然已经知道自家妹妹喜欢那个臭小子,可看见她为之如此忧虑担心,当哥哥的,心里多少还是有些想法。

他轻哼一声,走到旁边的石凳坐下,给自己倒了杯茶,兀自道:

“那小子命硬的很,谁能拿他如何!?”

进入学院的这几个月,楚越遇上的麻烦不算少了吧?

好几次都是性命攸关,险象环生。

结果呢?

人不还活得好好的!?

而且还不断以可怕的速度变强!

换做是其他人,早不行了,偏偏这小子总是能扛下来。

他现在算是看出来了,根本就不能用正常眼光看待楚越。

“再说,现在伯琰长老和容修都在为他说话,这是摆明了要给他撑腰。有灵霄学院和云天阙做靠山...那些人也不敢随便乱来。”

无论是灵霄学院,还是云天阙,都不是好惹的。

何况如今他们还联手,站在了一边?

只要那些人没疯,就不会为了一个楚越,彻底得罪这两方势力!

罗诗诗闻言,也觉得有几分道理。

“四哥说的也是...”

“那些人来,不过就是因为洪荒北境扑了个空,又眼红楚越的境遇罢了。要我说...呵,背后煽动此事之人,是不怀好意,而随波逐流跟随而来的那些,更是蠢得够够的!”

因为这么个没凭没据的破事儿,得罪灵霄学院,现在看来还有云天阙,当真是不划算。

他们以为联手就能将罪责平摊,却不知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认识容修这么久,他还从未见容修,肯为谁如此出头的。

今天这一笔账,他只怕是已经记得牢牢的了!

”对了,容修说,他与楚越是什么关系来着?“

对于这一点,他一直挺好奇的。

如今容修居然亲自承认了,自然得好好研究一下。

罗诗诗的神色有些古怪。

“他说是...直系亲属...但具体的,却是没说。“

罗彦麟摸了摸下巴,沉思良久,再次开口的时候,声音有些飘忽。

“没听说当年容修的母亲还给他生了一个弟弟啊...”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