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知道她为了这一天,吃了多少苦头。

不过,让她欣慰的是,她的实力也在这个过程中飞速增强!

就在昨天,她刚刚突破了九阶武者!

也正因如此,今天她才能这样自如的应付如此艰难而复杂的考核。

来这里之前,连她自己都没想到,自己竟然能在这样短的时间内,就完成这样大的突破!

“不错。”

第五长老含笑的声音传来。

不远处,那一汪清澈的湖泊之上,荡起淡淡的涟漪。

“突破九阶之后,你的实力增强了不少。这些对你而言,都已经不算什么了。“

得到肯定的夸奖,牧红鱼笑容更加灿烂。

“多谢第五前辈!那——”

她眨了眨眼,有些忐忑的问道:

“您之前说,只要我通过考核,就送我去见流玥...“

“哈哈!就知道你要提这个!放心,答应过你的事情,老夫绝不会反悔!“

第五长老回答的很是爽快。

“只是这事儿急不来,须得先等一个时机。“

牧红鱼有些茫然。

时机?

什么样的时机?

正在此时,天空之上忽然传来破空之声!

她回头看去。

一道紫芒,从天边飞来!

眨眼之间,便已经到了眼前!

牧红鱼微微睁大了眼睛,觉得这气息非常熟悉。

等等!

这位不就是——

唰!

未等她看清,对方已经闪身消失!

只留下一抹残影,逐渐消散!

不远处的湖泊中,传来一道细微声响。

牧红鱼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

这...应该是那位回来了吧?

可流玥怎么好像没跟着一起?

牧红鱼不确定的朝着四周打量了一圈,的确没看到那熟悉的身影,有些失落。

“红鱼,你先去休息。“

第五长泽的声音传来。

牧红鱼心中生出几分疑惑,但还是乖乖应了。

“是。”

她朝着湖泊的方向看了几眼,身影一闪,便消失在虚空!

......

湖泊之下,有一处隐蔽至极的空间。

四面的墙壁乃是黑色玄铁铸就而成,每一面墙壁上,都刻印着奇异的图案,散发出道道辉光。

这些光芒彼此交织重叠,形成一个巨大的繁复无比的符文。

沉沉威压,从中不断扩散出来!几乎能碾压一切!

而在这符文之下,镇压着两道虚幻身影。

正是第五长泽和蓝潇!

那些符文从他们的头顶以及身上横穿而过,将他们死死钉在此处!

除了赤月之夜,他们都无法离开此地半步。

这是一处牢笼!

紫芒闪烁。

独孤墨宝的身形逐渐显现。

他目光沉静的在二人身上扫视一圈,在看到蓝潇的时候,眉头皱起。

因为蓝潇的身影,明显比旁边的第五长泽要虚幻的多,气息微弱。

而且,那张总是俊美绝伦的脸,此时竟是溃烂了一半!

他盘腿而坐,眉头紧闭,看起来很是不好。

“大宝,你终于回来了!”

第五长泽长舒一口气。

“他这是怎么了?”

独孤墨宝沉声问道。

蓝潇对自己的脸最是看重,绝对不会放任自己的脸变成这样。

可见一定是出了事儿。

第五长泽无奈的叹了口气。

“还不是因为想离开这鬼地方!“

“你走以后,他就也想尝试强行重塑神体,可惜没能成功...就成了这样。“

蓝潇的实力不比独孤墨宝。

独孤墨宝失败一次,尚有能力进行第二次尝试,可蓝潇不行。

更何况,当初独孤墨宝能成功,还是靠着容修和楚流玥的共同帮忙。

蓝潇孤军奋战,怎么能成?

“愚钝!冲动!“

独孤墨宝也来了气。

“这么做有多危险,他难道不知道?!这么多年都等了,又怎么差这点时间!“

第五长泽苦笑着摇头。

“我也劝他了,可是...你之前跟人动手了,对吧?“

独孤墨宝一顿。

“我已经将消息封锁——”

“只要你动手,对方便可察觉。不过是时间早晚的问题罢了。”

第五长泽难得一次打断独孤墨宝的话。

“若非是你遇上了大麻烦,必定也不会轻易动手。蓝潇一时情急,就——”

独孤墨宝沉默片刻。

“是我考虑不周。当时情况太过着急,就没顾得上那些。”

“你一向谨慎,怎么会一时没顾上。必然是到了绝境,才不得不如此。”

他们相识多年,对彼此都极为了解。

这些说辞,说给别人听或许会信,但却骗不过对方。

片刻的安静。

独孤墨宝才道:

“罢了,这些以后再说,先帮他疗伤。”

第五长泽点点头。

这段时间,为了稳住蓝潇的伤势,他也费了不少心力。

可是没有神体,终究没有依托,他能做的有限。

也只有靠独孤墨宝了。

“对了,玥儿丫头的情况如何了?”

第五长泽关切问道。

这一去就是好几个月,也不知他们在那边过的如何。

独孤墨宝眉心微动。

“她...应该快突破神域了。”

......

灵霄学院。

外界发生的一切,此时的楚流玥都毫不知情。

她双眸紧闭,整个人都像是进入到了某种奇特的状态之中。

而她身上的气息,也在以惊人的速度上涨!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