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言一出,众人瞬间哗然。



早不送晚不送,偏偏这个时候把人关进去了,这不是摆明了包庇到底吗?



“伯琰长老,若是没记错,那蓬岷山似乎是灵霄学院专门用来惩戒犯错学生的地方,怎么楚越这好端端的,也被关了?”



一道有些刺耳的声音传来。



场中安静片刻,每一双眼睛,都充满怀疑与探究的看向了伯琰长老。



伯琰长老捋了捋胡子。



“他的确是违反了几条学院中的规矩,原本回来之后,就应该立刻关进去的。只是当时他一直处在昏迷之中,也就作罢,直到他清醒过来,身体好了些,这才送过去。”



对方不依不饶:



“哦?那不知伯琰长老是否方便透露一下,楚越到底是犯了哪几条规矩?也好让我们都知道一二?“



伯琰长老闻声,脸上的笑意淡了三分。



“这是我灵霄学院的事,无论是奖是罚,似乎...都和外人无关,也无须给外人交待吧?“



他们平日不过是低调了些,却不代表如今的灵霄学院,可以任人欺负!



若是谁都想要插手他们学院中事,岂不是乱了天了!?



伯琰长老一番话,让众人一时无法反驳。



如今,他掌管整个灵霄学院,他说谁错,谁就是错,他要惩罚谁,也的确轮不到其他人过问。



察觉到伯琰长老话语中氤氲的冷淡怒意,对方讪讪,闭上了嘴巴。



然而其他人却并不打算就这么罢了。



“伯琰长老,贵院的事情,我们无心插手。但是楚越这事儿,我们这次来,却是一定要讨个说法的。”



“不错。咱们相识多年,您也知道我们并非是无理取闹之人。若非逼不得已,我们也不愿意得罪贵院,如此冒然前来。如今——这也实在是没办法了。”



“洪荒北境中,各家都是损失惨重,唯独楚越一人沾光,实在是让人不得不心生怀疑。其实呢,伯琰长老大可不必如此紧张,您只要让楚越过来,当着大家的面,把这其中事由说个清楚,也就好了。这样大家把话说开,对谁都好,您说是不是?”



这些人你一言我一语,就这么说了一大通。



然而伯琰长老听得却只是心中连连冷笑。



他活了这么多年,什么场面没见过?



乍然一听,这些人的确是颇讲情面。



可实际上,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儿!



他们要真的想这样讲道理,就不会直接杀到方州城来,摆出这样的阵仗了。



换句话说,刀都已经架在肩膀上了,再来装模作样的说要好好沟通——可信么?



可笑!



伯琰长老也是包容大度的很,虽然心中不忿生气,但面上神色一直没怎么变化,始终克制客气。



对方说着,他就听着。



直到对方一人一句,说的口干舌燥,把该说的能说的都说完了以后,他才不疾不徐的点了点头。



“诸位说的,都很有道理。”



不少人眼睛一亮。



“不过——”



伯琰长老话锋一转:



“老夫也有一些话,想要与诸位一说。”



“洪荒北境危险重重,古往今来,不知多少强者有去无回,诸位之前带人前去的时候,应该就明白这一点的吧?别说你们,就连我灵霄学院,这次都是险象环生,损失了三位长老,以及好几位学生!你们来我灵霄学院讨说法,那我们——又该找谁?“



众人哑然。



“再者,诸位最开始的时候,肯冒险前往洪荒北境,应该都是冲着那天方圣鼎而去的。如今,一切的一切已经证明,这不过是有人故意放出来的假消息,目的就是引诱大家前往,继而进行加害。你们不去查这背后之人是谁,却跑来我灵霄学院,质问一个十几岁的少年?难道你们觉得,这一切都是他一手策划?“



一些人的脸色已经开始变得难看起来。



“老夫知道你们为何唯独对楚越抓住不放,不过是因为,他在洪荒北境中得到了一些机缘,你们觉得他有问题。但...运气这种东西,从来都是说不准的,就因为他凑巧得到了点东西,就要被群起而攻之,这未免——太不公平了吧?你们可能有所不知,这次洪荒北境之行,楚越本来是没有去的。还是后来有人动用了一些手段,将华峰等人引去,他才跟着去的。“



伯琰长老笑了笑,苍老深沉的视线,从众人身上扫过。



“还有最后一点,老夫想请问诸位——”



“你们想要找楚越要说法,可能拿出半点证据,证明你们的人的死,与楚越有任何关系?”



一言落,满地寂静。



其实他们自己又何尝不知,这么做就是仗着人多势众,无理取闹罢了。



说到底,他们只是气不过。



偏又找不出罪魁祸首,只能来找一个软柿子捏。



所有人都以为,看在他们一同出面的面子上,灵霄学院会将楚越交出来。



可没想到,伯琰长老的态度竟然如此强硬,说什么也要护着楚越!



这不得不让一些人开始怀疑起楚越的身份来。



片刻的僵持之后,伯琰长老又放缓了语气,和和气气道:



“其实,诸位的心情,老夫也能理解。毕竟,任何世家宗族培养出一位强者,都不是易事。更何况洪荒北境一行,大家都是损失惨重。不如这样,我们先联手调查此事。人多力量大,说不定能查出来点什么。另外,等过段时间,楚越从蓬岷山出来,再让他来给诸位说个清楚?”



伯琰长老以退为进,给了台阶。



不少人犹豫起来。



他们本来也不愿和灵霄学院闹得太难看。



若是能商量着解决,自然是再好不过。



而且,就算那楚越能在灵霄学院里躲避一阵子,也不可能一辈子不出来。



只要想找他,总归是有机会的。



伯琰长老话已经说到这地步,他们或许也应该退一步。



“既然这样,那——”



“这事儿只怕是不行。“



一道反对的声音,忽然传来。



伯琰长老眉头拧起,看了过去。



说话之人,竟是金笛。



“伯琰长老,在场的诸位都是千里迢迢赶来的,只为了让楚越出来,把事情说清楚,若是就此回去,谁知道还得等到什么时候?”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