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扇门不是不见了吗,怎么忽然出现在了这?

楚流玥愣怔许久,才终于接受了这个事实。

她调整着呼吸,保持一切如常的模样。

渐渐地,那扇门的轮廓与线条越发清晰。

最后,就这样出现在了楚流玥的“眼前”!

要是这门可以打开就好了

这个念头刚刚从脑海之中闪过,楚流玥就发现,那扇门真的开了!

此时,她才发现自己的神识似乎在某种力量的控制下,凝聚成了一个小小的人影。

那小人与她一模一样,并且可以随着她的意识动作。

她这边刚想着要进去,那小小的人影便进入了那扇门中!

“眼前”光影变换!

周围似有什么东西,飞快掠过!带起一阵凉风!

过了好一会儿,四周才渐渐安静下来。

楚流玥睁开了眼睛。

旋即,她屏住了呼吸。

——她竟然真的进入到了这扇门之中!

依旧是那个四四方方的空间,依旧绘制着洒脱恣意的各种线条。

甚至连周围的天地原力浓郁程度,都和以前完全一样!

那些无形的,涌动着的力量,开始迅速的朝着楚流玥的体内汇聚而去!

塔楼最顶层。

安静空荡的房间之内,一位蓝袍老者盘腿而坐。

他发虚皆白,脸上皱纹道道,带着岁月侵蚀过的痕迹。

气息缥缈,仙风道骨。

他身前的虚空,一柄拂尘静静悬浮。

周围寂静的落针可闻。

忽然,他眉心微动。

“嗯?”

低沉沙哑的声音,从嗓子中低低传来。

下一刻,他睁开了眼睛。

那是一双纯净至极,干净至极的灰色眼眸!

像是婴儿初生般的纯挚,又像是阅尽千帆的沧桑浩渺,深沉而包容。

若是对上这样的一双眼睛,好似所有的秘密,都会变得无所遁形。

此时,他正看着身前不远处的一扇门。

那扇门与他的拂尘遥遥相望,两相对峙。

孟老眼中划过一抹沉思。

这门好像有些不对劲?

但仔细看去,又似乎挺正常的,具体也说不出是哪儿不对。

难道是他想多了?

孟老静了静心。

最近这段时间,他可是被这东西折腾的够呛。

之前它就有些不安分,他费了不少功夫,把它从一楼搬到了顶楼,放在眼前,亲自就这么看着。

可不能再出什么事儿了。

盯着那扇门看了好一会儿,确定它没什么异常,孟老才重新合上了眼睛。

只是心里多少还是有点打鼓。

“这丫头当真说不要就不要了?哼哼回头被老夫逮着”

他兀自嘟囔了两句,这才又重新入定。

只有那扇门,静静伫立。

楚流玥思虑良久,有些不确定自己现在到底是个什么状态。

到底是她在门内,还是这门进入到了她的体内?

她,还有周围的一切,都如此真实,可是从头到尾,她记得自己的确一直待在原地,什么都没做。

而且,如果真的是这样大的动作,孟老没道理不出来啊

想不清楚,楚流玥干脆不想了。

时间宝贵,她得抓住一切机会尽快修炼才行!

毕竟,她想来这里一次可是不容易。

静下心神之后,楚流玥就开始专心修炼。

如今,她已经是九阶初段,修炼额效率自然也是比之前提升了不少。

而且

从洪荒北境回来之后,她就发觉自己的气息似乎每天都发生着明显的变化。

好像是之前在墓穴之中,一次性吞噬了太多力量,如今渐渐放出来,融入体内的每一寸筋骨,实力自然而然就上去了。

而且,当她突破九阶之后,发生的变化远不止于此。

楚流玥想了想,再次“看向”丹田。

水珠之上,九道鲜艳夺目的纹路熠熠生辉。

最后一道虽然稍有逊色,但也十分显眼。

而那黑色金字塔,遍布无数裂痕,如同蛛网。

尤其是中间位置,有一道裂缝,从塔尖一路向下,几乎将其完全贯穿!

只剩下最后一点点的部位还彼此连接着。

一眼看去,脆弱不堪,好像随手一点,便可让其彻底碎裂!

楚流玥醒来之后,它就已经是这个样子了。

淡淡辉光从那些裂缝中透出,竟隐隐带着几分虚幻。

就连楚流玥自己也不知道,那封印上的最后一截,什么时候会破开。

她甚至已经可以感觉到一股强烈的熟悉感。

——那的确是她的魂魄,确认无疑!

当然,在那里面,还有她遗忘的残缺的记忆。

楚流玥将心中的悸动压下,疯狂的吸收着周围的力量。

像是奔涌的河流,从干涸的河床上汹涌而过。

枯竭的大地逢春,一切都变得充满生气。

楚流玥觉得。

魂魄归来的那一天,或许不会太远了!

九恒山。

容修从蓬岷山返回,刚刚抵达门前,便忽然神色一动,眼神在紧锁的大门之上停顿。

片刻,他推门而入。

独孤墨宝正在房间之内等候。

听到声音,他回过头来。

精致华贵的紫袍之上,沾染了斑斑血迹!

容修眉头一皱。

“您动手了?“

------题外话------

吃个饭回来加更~

最后一天啦,月票不要忘记投哇!

这个月的评论之星,月票之星,以及推荐票之星,想要验证的亲戳群哦!!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