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很辛苦的

楚流?脸上像是着了火,几乎热的滚烫。

是她这些天睡得太沉了,还是容修的动作太轻,以至于她竟是对此毫无知觉?

“容修!”

楚流?难得生出几分羞恼。

容修见人被逗得满脸通红,也终于不再继续,不舍的退离开来。

他握住她的手,十指交缠。

“我们已经有了婚约,只差一场大婚了,不是吗?如果你觉得不可那换你帮我?“

楚流?简直不知道要如何接这话了。

这男人的心肝脾肺,果然都是黑的透透的,而且这脸皮也是一天比一天厚了!

她深吸口气,轻哼一声,瞪了他一眼。

“想得美!”

旋即,她终于得以起身。

此时她才发觉,身上的这一身雪白里衣,好像不是她的衣服。

似是看出了她的疑惑,容修好心解释道

“我这边也有一些你的备用衣服,只是都是好几个月之前的了,如今倒是有些不太合身。”

说到这,他的眼神极淡的扫了她周身一眼。

虽然这是仿照男人的衣服来的,里衣比较宽松,但依旧难掩少女玲珑身段。

一静一动间,便动人心魄。

他隐约又觉得有点热,倒是自动移开了视线,一只手无意识的松了松衣领。

“先将就着,过几日让他们送新的过来。”

楚流?“你还一直帮我准备了衣服?”

甚至还有里衣!

容修倒是也没否认,坦坦荡荡

“你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衣服自然是常换常新。本来是一个月换一次的,只是最近你一直待在学院,就暂时没让他们来送。“

到底还是十六七的年纪,短短一段时间,便发生着惊人的变化。

容修不动声色的捻了捻手指,指尖仿佛还有凝脂般的温热残香。

楚流?觉得这房间是待不下去了!

她搜罗了一圈,发现之前的衣服都不在了。

想想也是,那些衣服上满是血污,怎么也要不了了。

她又从乾坤戒中取出了一件红色衣袍换上,腰间一条黑玉带。

加上束起的一头青丝,远远看去,端的是翩翩少年。

除了那张过于倾城绝艳的脸。

楚流?对着铜镜,打量了自己几眼。

“那面具一直带着也不好,所以只有万峥长老来的时候,我才会帮你带上一段时间。“

容修说着,手腕轻甩,那张薄薄的面具便飞到了楚流?的身前,轻飘飘落下。

楚流?一手探出,将其接住。

本想往脸上戴,想了想,动作又顿住。

她再次抬眸,看向铜镜中的自己。

这张脸,她的确已经许久没有这样仔细的看过。

几个月的时间过去,她的容貌,好像又有了一些细微的变化。

眉眼更加精致清丽,脸颊的轮廓,也越发清晰。

总而言之

和以前的上官?,越发相似了。

她记得自己上辈子这个年纪的时候,容貌似乎与现在这个,足有七八分相似。

加上这神态更是像了。

一个念头,忽然从楚流?的脑海之中飞快闪过。

——不知再过几年,她会不会变得和以前的她,一模一样?

可这世上怎么会有完全一样的人。

楚流?眼帘微垂,掩去了眼底的情绪,将面具重新小心的戴好。

是或不是

到时候自见分晓。

浑身上下检查了一遍,确定没有任何问题,楚流?才转过身看向容修。

“之前的忙,你帮吗?”

她说的是蓬岷山的事。

容修气息微凝,旋即笑着看了她一眼。

“?儿所想,为夫自当尽心竭力。”

楚流?收拾了一番以后,就直接去找了万峥长老。

毕竟是师父,这段时间为她劳心劳力的,她总得先过去见个礼。

而她醒来的消息,同时知晓的,还有伯琰长老。

因为这是容修亲自前来,告诉他的。

“什么?你想让楚越进入蓬岷山?”

伯琰长老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将厚重的册子合上,一脸不解。

“他才刚刚清醒过来,身体应该还很虚弱吧?这时候去蓬岷山,是不是不太合适?再说那地方一直是犯了错的学生被关押的地方,他这好端端的,也没个由头——”

“这些您不用担心,他之前刚刚突破九阶武者,您是知道的。再说要说她一点错没有,也实在是勉强。这次洪荒北境之行,她本没资格跟随华峰长老前去,但最后还是去了,而且去了之后,也惹了不少麻烦关押蓬岷山,不是惩罚,是警醒。”

容修早就知道这事儿伯琰长老不会轻易同意,早早就备好了说辞。

伯琰长老陷入沉思,还是有些犹豫。

“但这事儿说到底,该算在华峰头上。毕竟,没有他的允许,楚越也是去不了的。至于之后的事情其实也都不是出于楚越自己的意愿“

伯琰长老并不是很想将罪责都归在楚流?一个人身上。

他皱了皱眉,有些不确定的看向容修

”容修,你想让他去蓬岷山,应该另有缘由吧?“

按照容修对待楚越的态度,这次绝对不是冲着惩罚而来的。

容修略作停顿。

“是。”

“蓬岷山的确危险,但最危险的地方,往往也是最安全的地方。”

他脸上浮现一抹淡笑。

“只要一段时间即可。”

另一边,万峥长老看到楚流?,高兴的不得了,拉着她打量了好几圈,确定她的小身板真的已经恢复,并且没有任何其他问题之后,才终于放下了悬着的心。

“臭小子!这一通睡,可把你师父吓得半死!”

万峥长老平日里还算是比较严肃的人,如今说出这种话来,可见真的是被楚流?深深的刺激到了。

没办法,想起她躺在容修怀中,脸色苍白憔悴的模样,他心里就难受的紧。

这些年,寻寻觅觅,好不容易就搜罗了这一个徒弟,出了事儿能不心疼吗?

楚流?心中一暖。

“师父不用担心,我好的很呢!“

“万峥!”

正在这时,一道有些熟悉的声音传来。

二人回头看去,一个光着脚,摇着蒲扇的老者,正从半空而来。

孟晔长老!

楚流?心头忽然一跳。

——没记错的话,孟晔长老之前曾说,等万峥长老回来,就要把账单给他看的?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