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鹤天最终还是带着姜芷媛离开了灵霄学院。

父女二人从大厅中出来,一直走到学院结界处,都始终不发一言。

华峰长老本来是打算来送送的,但最后被姜鹤天婉拒。

——丢人丢到了这个份上,他是当真没有那个脸面,再面对灵霄学院的这些长老了。

他现在唯一想做的,就是尽快带着姜芷媛,离开此地!

中间,有个别学生撞见这一幕,也都只是在原地指指点点,没有半分想要过来打招呼,或者告别的意思。

那些零零散散的古怪视线,别别扭扭的讥讽嘲笑,都像是噩梦一般,笼罩在姜芷媛父女二人的心头,挥之不去。

负责看守结界的两位长老倒是也没有故意为难,见到是他们之后,只简单的应了一声,便打开了结界。

姜鹤天率先踏出。

这地方,他是一刻也待不下去了!

姜芷媛站在原地,却是磨磨蹭蹭,心里多少还有一些不舍。

她忍不住回头看去。

高耸巍峨的东皇钟楼,宽阔干净的青冥广场,还有那充满天地原力的,连绵起伏的群山

正在这时,东皇钟楼上,出现了一道人影。

——伯琰长老。

他长袖挥展,东皇钟楼黑色的墙体之上,青云榜应召而出!

无数散发着淡淡辉光的名字,闪耀其上。

那是光辉,也是荣耀!

学院中的不少人都看了过去。

姜芷媛看到了自己的名字。

但下一刻,那三个字,便迅速的暗淡了下去,仿佛随风飘散。

当众除名!

最大的羞辱,也不过如此!

姜芷媛脚步踉跄了一下,差点跌倒在地。

一股不甘和怨怼,涌上心头。

姜芷媛袖中的手忍不住攥紧。

她在这待了好几年,怎么可能没有半分留恋?

正是因为在灵霄学院有着出色的表现,她才能得到众人的仰视以及羡慕。

可从今天起,一切都将烟消云散。

那些骄傲、荣光、称赞

都将化为乌有!

原本,她应该得到最好的——

“芷媛。”

姜鹤天忍不住催促了一声,声音有些冷,像是在强行压抑着什么。

姜芷媛回过神来,连忙转身。

“来了。”

然而刚刚踏出一步,就又被旁边的一位长老拦下。

“等等。”

姜芷媛茫然的抬头。

对方伸出了一只手,脸上没什么表情,公事公办的语气

“既然是被学院除名,那么,通行证也要没收的。”

姜芷媛只觉难堪至极。

这种惶惶如丧家之犬,被无情赶出的感觉

实在是令人厌恶!

她从未想过,自己竟然也会有这样的一天!

可不管她心里有多少不满,此时也不敢违背对方的意思。

她取出了自己的黑玉令牌,递了过去。

对方将令牌接过,却发现姜芷媛还下意识的紧紧攥着。

他不耐的皱起眉头。

“该松手了。”

“啊?哦!哦!”

姜芷媛不舍万分,却又只能像是烫了手一般的后撤。

“那那诸位长老保重,我我和爹爹先走——”

没等她说完,两位长老已经长袖一挥,将结界合拢。

姜芷媛剩下的话,就此卡在了喉咙里,再也说不出。

姜鹤天的脸色,终于彻底冷了下来。

姜芷媛受辱,他又何尝没有受到牵连呢!?

对方的脸色,分明就是甩给他们父女,还有整个仙水陵的!

可做错事的是姜芷媛,灵霄学院没有公开缘由,已经是仁至义尽。

“走!“

姜鹤天转身离开,声色冷厉。

姜芷媛抖了抖。

这些年来,爹爹从未这样对待过她

她心里难受的紧,只觉这段时间,当真是将这辈子的苦头和委屈,都吃尽了!

“爹爹——”

姜鹤天甩过来一个极冷的眼神。

”有什么话,回去再说!还嫌丢人丢的不够吗!?“

姜芷媛被这劈头盖脸的一句话给砸蒙了。

她心里压抑许久的火焰,终于迸发!

“我不回去!“

“你不回去?”

姜鹤天忍不住冷笑。

”那你还想去哪儿?难道你还妄想着回灵霄学院?“

被灵霄学院除名,从此后她在神墟界的境况,可想而知!

他在她身上投入那么多的精力和资源,到如今,不过一场空!

他还不知道回去之后,要如何面对仙水陵那群难缠的家伙!

姜芷媛深吸口气。

“我要去云天阙!”

姜鹤天一愣,眉头紧锁。

“你去云天阙做什么!?逃避终究不是办法,你——“

“我不是要逃避。”

姜芷媛拢了拢头发,语气异常坚定。

“爹爹,我要去找族长!“

姜鹤天终于意识到了什么。

“可是族长已经闭关好几年了,你现在去,又有什么用?”

“那我就等到族长出关为止!”

反正现在是风口浪尖,她去哪儿都不合适,还不如去等着!

现如今,能帮她的,就只有族长一人了!

而且

只有到了云天阙,梁家的人才会有所忌惮!

就算他们想要对她做点什么,也得先跨过这一关!

容修不愿帮她,可不代表她真的不能仰仗云天阙!

姜鹤天的神色,终于出现了一丝松动。

这倒的确是目前最好的办法

“你确定能一直在那边安心等着族长出关?“

姜芷媛坚定的点点头。

“只要您去找那几位尊老求求情,将我送过去即可!另外说不定还能去查一查那个上官?的底细——”

“你还想去查这个?”

姜鹤天一脸不赞同。

之前派出去调查上官?的人,基本上都是有去无回。

姜芷媛单枪匹马的,又能查出什么?

最后或许只能打草惊蛇!

“你先顾好你自己!”

姜芷媛看他如此反应,愣了一下,倒是从善如流。

“女儿知道了。”

姜鹤天看她这唯唯诺诺的模样,又是心疼又是生气。

“罢了!去云天阙!但若是你再这般”

他一甩袖子,转身离开。

姜芷媛压下心中翻涌的情绪,迅速跟上。

另一边,容修送走了万峥长老。

他站在半山之上,负手而立。

东皇钟楼上,姜芷媛的名字被除去,在学院中引起了不小的动静。

众人三五成群,说着什么。

容修神色不动,目光微抬,便看向了最顶端。

在那里,有一个被抹去的名字。

其内,暗潮涌动。

------题外话------

明天十二点~~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