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周静了静。

姜芷媛微张着嘴,苍白的唇瓣不可置信的轻轻颤抖,想要说点什么,却发现喉咙干涩,胸口发紧,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

她的脸上火辣辣的。

容修这一句话,竟是比刚才梁潇潇打的那一巴掌,更加让她难堪!

打扰楚越睡觉了?!

难道她的生死安危,还不如那人的安眠来的更加重要?

姜芷媛没有问出这句话,因为她已经从容修那噙着不耐与冷冽的脸上,看出了答案。

那双看向她的凤眸,冰冷无情,疏离淡漠,没有哪怕半分情谊!

姜芷媛身上的力气像是一下子被抽空,整个人瘫软到了地上。

没有人去扶她。

地面积雪冰寒,仿佛沁入骨血,冷的她浑身发抖。

容修已经收回了视线,抱着人继续往前走去。

前方不远处,就是回去的传送阵。

她现在的情况,只怕不太好,必须得尽快回学院才是。

看到那决绝冰冷的背影,姜芷媛双手攥紧,终于忍不住抬头,不甘而充满怨怼的问道

“殿下,您难道真的要舍弃仙水陵了吗!?”

仙水陵乃是二十八众部之首,对云天阙而言意义重大,她不相信容修会为了一个楚越,甘愿冒这个险!

容修在传送阵之上站定,手臂微动,让怀中之人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这才抬眸,看了姜芷媛一眼。

那一眼,极冷,极淡。

他唇角微微上扬,竟是噙了三分笑意,只是似裹挟了冰霜,让人心里发冷。

“在此之前,你还是先想想,如何将你自己的事情,告诉你爹吧。”

姜芷媛猛然瞪大了眼睛!

一瞬间,心底似有什么东西崩塌!

是了!

以前,她是父亲的掌上明珠,是整个仙水陵的佼佼者,即便是父亲偏袒,也不会有人多说什么。

可现在不同了。

她被丹青长老抛弃,甚至马上还会被灵霄学院除名,更不用说还有梁潇潇那边纠缠不清的麻烦!

就算父亲肯担待,其他人呢?

她再不是以前的身份,也不再拥有以前的一切特权了!

到时候,整个仙水陵,又怎么还会为了她,去叫板云天阙?!

从没有一刻,姜芷媛如此清晰的明白,自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这一趟洪荒北境之行,让她失去了一切!

“走了。“

伯琰长老懒得理会,转身招呼了一声,让众人跟上,都接连上了传送阵。

华峰长老倒是没那么着急,穿过人群而来,走到了姜芷媛的身前。

姜芷媛似有所觉,抬头看他,正望入华峰长老看似慈和,实际讥讽的眼神。

“姜芷媛啊,你一向聪明伶俐,你师父也曾经不止一次的夸你心思活络。可惜,你却不懂,有时候,聪明反被聪明误。动了太多不该动的心思,对自己——可是百害无一利啊!”

姜芷媛喉头哽咽,忽然上前,似是想要去抓华峰长老的衣角。

华峰长老不动声色的退后一步,避开了她的手。

姜芷媛扑了个空,积雪飞溅到她的脸上,更加狼狈。

“华峰长老,求、求您再给我一次机会把!”

姜芷媛此时也是顾不得其他了,只得苦苦求饶,哪怕能挽回一星半点,也是好的!

“都是学生的错!都是学生一时糊涂!您、您就放过我这一次吧!”

她怎么会那么愚蠢,竟想要通过威胁华峰长老,来保住自己的一切!?

华峰长老身后,可还有着整个灵霄学院做靠背啊!

她有什么呢?!

华峰长老似是笑了笑,声音却是十分平静。

“覆水难收。说出的话,哪儿还有收回的道理?”

姜芷媛浑身僵硬,好似寸寸冻结,剩下的话,忽然就说不出口了。

除了让人看笑话,还有什么用!?

华峰长老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又回头看了一眼丹青长老。

从头到尾,他没有再往这边看一眼。

可见对姜芷媛,他是真的失望透顶!

“看在你也在学院做了几年学生的份上我可以帮你传消息回仙水陵,让他们尽快派人来接你。哦——这个举手之劳,你就不用谢了。”

说着,华峰长老笑呵呵的转身离开。

姜芷媛脑子一片混沌,只剩下了一句话在不断徘徊。

——完了!彻底完了!

“也不知姜芷媛到底做了什么,竟然被如此厌弃。”

罗诗诗上了传送阵,余光瞥见瘫在雪地里满脸绝望的姜芷媛,忍不住低声喃喃。

“不管是什么,总归都不是什么好事儿就是了。”

一旁的罗彦麟笑了笑。

“丹青长老对她如同半女,一直疼惜万分。能将他都逼得断绝师徒关系呵,也算那个姜芷媛有本事!”

罗诗诗点点头。

从学院其他长老的反应来看,姜芷媛回去以后,应该是无法在灵霄学院继续待下去了。

“一手好牌打得稀烂,也不过如此。”

想想曾经的姜芷媛,何等风光骄傲。

而如今,却如此为人厌弃

日后的神墟界,只怕也很难再有她的一席之地了。

“真不知道她怎么会走到这一步。”

罗诗诗虽然与她并不怎么熟悉,但想到她前后落差之大,心里也颇为感慨。

“想那么多干什么。“

罗彦麟轻轻在她额头敲了一下。

“她是生是死,都与我们毫无关系,随便看看就是。“

身为罗家极有可能继承家主之位的出色嫡子,罗彦麟从来都是骄傲的。

他从未把姜芷媛这样的人放在眼里,不过跳梁小丑罢了。

罗诗诗乖巧的应了一声,手指蜷了蜷,忍不住看向另外的方向。

即便是人头攒动,她也依旧可以一眼看到容修。

他很高,站在人群中永远鹤立鸡群,更何况那仿佛上天精心雕就的清隽妖孽的容颜,在任何时候,都像是汇聚了所有风华光彩,令周围的一切都黯然失色。

这传送阵不算小,可他们这么多人站在一起,终究还是有些拥挤的。

然而,容修周身像是有着一层无形的屏障一般,让人无法轻易靠近。

冷清,尊贵,睥睨。

好像多站近一分,就是亵渎。

楚越被他抱在怀中,看不清模样。

罗诗诗咬了咬唇

“也不知楚越现在如何了”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