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该怎么办?

姜芷媛拼了命的转动脑子,却绝望的发现,自己已经被推入了绝境!

华峰长老抢先下手,不免先入为主,让梁潇潇听信了他的说辞,以为这一切都是她的错。

可是——真正的罪魁祸首,是灵韵山的那些人啊!

而且,袖手旁观的也不只她一人,梁潇潇怎么把所有的罪责,都推到了她的头上?

“潇潇!你真的误会了!我当时、我当时也是没办法啊!”

姜芷媛捂着脸,嘴角有血迹缓缓渗出。

“就凭我自己,怎么会是那些人的对手?!”

梁潇潇上前一步,一把抓住了姜芷媛的衣领,双目赤红。

“那些人?是谁!?”

“是——”

姜芷媛正要脱口而出,余光却是忽然瞥见华峰长老朝着自己看来,眉头轻挑,露出极淡的笑来。

她忽然打了个寒颤。

不!

不能说!

如果“灵韵山”这三个字,是从她嘴里说出来的,那么以后,她势必会遭到灵韵山的报复!

那可也是真真正正的一流世家!

别说是她,就算是整个仙水陵姜家,也根本不是对方的对手!

她绝对不能惹上这个大麻烦!

“我我也不知道”

姜芷媛唇齿之间弥漫着浓重的甜腥气息,令她几欲作呕。

“当时他们都做了伪装我并未认出来“

砰!

梁潇潇一把将姜芷媛甩在地上。

她的实力虽然没有姜芷媛强,可此时的姜芷媛已经是强弩之末,连还手的力气都没有,就只能任由对方羞辱。

梁潇潇胸膛剧烈起伏,显然怒意未平。

她指着姜芷媛,森冷一笑

“好!好!姜芷媛,我今天算是看透你了!从此后,我梁潇潇,还有整个梁家,与你势不两立!“

姜芷媛心里“咯噔”一下。

被一流世家针对,会是什么下场?

她不用脑子想也知道!

可这事儿分明是华峰长老等人主导,跟她又有什么关系?

那时候,在场的人可都没有出手——

忽然,一道白光从姜芷媛的心头一闪而过。

她忽然就明白了什么。

——梁潇潇这是故意的!

在如此世家大族之中长大,而且备受宠爱,梁潇潇显然没有她表面看起来的那么愚蠢,其实内里精着呢!

她知道这事儿与学院脱不了关系,可她也不想与学院为敌。

而且学院在神墟界,是出了名的高姿态,从不掺和任何世家宗族之事。

他们会这样做,其实也无可厚非。

可这件事情是一定要找人负责的。

那么

她姜芷媛就成了那个替罪羔羊!

如此一来,又能维持和学院的平稳关系,又能为梁少康报仇,何乐不为?

姜芷媛想要支撑着自己站起来,但尝试了几次之后,却发现自己的身体颤抖的厉害。

事情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之前明明是她处于上风,而现在——

华峰长老终于再次徐徐开口。

“潇潇,其实这事儿真的不能全怪她。虽然你哥哥求了她许久,但你应该能想到,她当时自己也受了伤,还如何顾得上你哥哥?”

姜芷媛简直想冲上去直接撕烂华峰长老的嘴!

不要再说了!

这是还嫌她的处境不够悲惨吗!?

再这样下去,她还如何在神墟界立足?

梁潇潇眼中似有冷芒一闪而过。

”您放心。事情调查清楚之前,我不会再对她如何。“

但是查清楚之后,可就不好说了!

姜芷媛心乱如麻。

这境况,她还能如何

忽然,她抬头,越过人群,看向了那个颀长高大的黑衣男人。

现在,恐怕只有他能帮她一把了!

“殿下!”

姜芷媛用尽了力气,高声呼喊,两行清泪流淌而下。

她也不知是哪儿来的力气,竟忽然站起身来,快步朝着那边冲了过去。

脚步虽然踉跄,可速度却不算慢。

因为太过突然,等众人反应过来之后,她已经冲出了好一段距离。

华峰长老脸色一冷,上前一步,挡在了姜芷媛的身前,怒斥道

“姜芷媛!你发什么疯!?”

姜芷媛无法越过他,着急的不行,声音更加尖锐。

“殿下!您说句话啊!难道您真的忍心眼睁睁看着这一切发生吗?仙水陵好歹是您的二十八众部之一,您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啊殿下!”

众人都看向了容修。

姜芷媛这话说的也不无道理。

仙水陵是云天阙众多部族之中,实力和底蕴最强的一个,而姜芷媛又是姜鹤天的掌上明珠。

如果容修真的打定主意帮她说话,那大家还是得卖个面子的。

容修先是看了怀中人儿一眼。

她眉心浮现了浅浅的痕迹,睫毛微微颤动,像是梦到了什么不安的事情。

容修将她往怀中抱了抱,旋即半转过身,眼帘微抬。

那双凤眸清冷深沉,裹挟着惊人的寒意。

姜芷媛被这目光一扫,竟生生打了个寒噤。

她张了张嘴,尖锐刺耳的嗓音,忽然就微弱了许多。

“殿下”

“你打扰到她睡觉了。”

容修冷冷道。

------题外话------

明天十二点~~~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