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玥,你我都是明白人,何必在这里绕来绕去,平白浪费彼此的时间罢了。“

对方笑了一声,却带着不可忽视的威压。

“你不会当真以为,你能将那东西完美隐藏起来,不为人觉察吧?”

楚流玥没有说话。

她笃定对方也是冲着那水珠来的。

只是不知,这人到底是什么身份。

来之前,她一度怀疑对方就是之前寄存在上官婉体内的那个人,可对方一开口,她就知道不是。

“诚然,你金蝉脱壳这一招,用的极好,不过你却忘了,只要那东西一日还在你那,就不可能不被人察觉。到头来,还是白忙活一场罢了。“

楚流玥忽然一愣。

金蝉脱壳?

这话什么意思!?

难道是说...她重生的事情?

可当年她分明是为人所害——

忽然,有什么从她脑海之中一闪而过!

她猛然扭头,看向一旁的慕青和!

慕青和跪在地上,低垂着头,看不清表情。

唯有紧握的手,显露出他此时并不如看上去的这般平静。

无数画面从眼前闪过。

当年...

她的死,到底是——

唰!

一只血色长鞭,忽然从那铜镜之中飞出,直奔楚流玥而来!

楚流玥当即退后!

但她快,那血鞭的速度却是更快!

不过眨眼功夫,便已经飞到跟前,直逼楚流玥的面门!

楚流玥一手扬起,赤色火焰在她身前布下一道结界!

滋滋!

难闻的气息扩散开来,几乎令人作呕。

那血鞭像是触及到了什么畏惧的东西,迅速消融!

“赤金天凤!?“

铜镜之中的声音终于变了腔调,充斥着满满的震惊与不可置信!

旋即,那人冷笑一声。

“呵,想不到这么久没见,你力量尽散,运气却还是一如既往的好!”

他的话信息量太大,楚流玥一边应付,一边在心底反复思量。

这男人...

她以前竟是见过的!?

而且看样子,他也是在很早之前就知道那水珠是在她的体内了!

啪!

又一道血鞭袭来!

这一次,上面裹挟的力量明显比之前强横了许多!

楚流玥的结界被破开一道口子。

那血鞭灵活狡诈至极,快速从中蔓延而来!狠狠打向楚流玥!

楚流玥心中警铃大作!

对方的实力,绝对比上神更强!

这一招若是被打中,只怕是会直接要了她的半条命去!

瞬时间,楚流玥身上金芒闪烁!

与此同时,她的左手之上,忽然出现了一面黑色盾牌!

轰!

那血色长鞭狠狠打在黑色盾牌之上!

楚流玥气血翻涌,猛地吐出一口血来!

可怕的力量将她周身包裹,让她不受控制的倒飞而出!

砰!

她重重撞到身后的墙壁之上,而后摔在地上,脊背几乎裂开!

剧烈的疼痛席卷全身。

她的脸色瞬间苍白!

慕青和跪在地上,头垂的更低,手也握得更紧。

“真是可惜,那东西已经认你为主,想要弄出来,还是要费点心思...”

说话间,那血鞭已经变换成了一把长刀!直直朝着楚流玥的小腹刺来!

忽然,楚流玥身前的虚空,荡漾起几道波澜。

那把血色长刀,就这样被无声的挡在外面!

楚流玥一愣,抬眸看去,就瞧见一道高大颀长的身影,从中走出!

他今日身着一袭黑色锦衣,通身散发着惊人的冷意。

举手投足贵气逼人,却又睥睨漠然!

更令人震惊的是,他的衣摆之上,已经被血色染透。

走动间,甚至还有血滴落而下。

似乎是刚从一场激烈的厮杀之中赶来。

那浓重的血腥气,几乎让人喘不过气来。

但楚流玥的心,却忽然安定了下来。

好像有这个人在,便可为她遮挡一切风雨,无忧无虞。

他抬起手,虚空一握。

砰!

那凶戾至极的血色长刀,竟然就这样凭空碎裂,而后消散的干干净净!

”容修!?“

铜镜之中的男人似乎也很是震惊。

“你怎么会在这!?”

容修轻笑一声。

“她在这,我来又有什么奇怪的。不过看起来...似是让你失望了?“

对方沉默片刻,冷笑出声。

“你倒是比以前更难缠了。”

“是你的人太差劲了。”

容修淡淡开口,云淡风轻。

对方似是被噎的说不出话来。

楚流玥正要开口,却忽然感觉丹田之内传来一阵波动!

咔嚓!

一道细微的碎裂之声,清晰的传入耳中!

却是那黑色金字塔上,再度裂开了一道缝隙!

在那里面,似有什么蠢蠢欲动,即将冲出!

容修忽然回眸。

楚流玥惊愕的抬头。

二人四目相对。

一时间,无尽思念与眷想涌上心头。

分明才一段时日不见,楚流玥却觉得已经过去了太久太久。

她张了张嘴,声音低弱的像是随时都会随风消散。

“...容修...”

话音刚落,无数画面涌入脑海!

她双眼一闭,朝着地面跌去。

“玥儿!”

容修剑眉蹙起,身形一闪,便迅速冲来,将人揽入怀中!

------题外话------

明天十二点~~~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