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少人心中冷嗤。

均分?

纯属放屁!

在场的哪个都不是吃素的,真要见了宝物,哪儿还能乖乖等着均分?

到时候,势必会大打出手!甚至闹得你死我活!

不过...

看楚越之前那态度,这里面搞不好还真有什么。

先联手破开这结界,倒也不是不行。

“我来!”

“我也来!”

几乎所有人都先后表示了赞同。

于是,短暂的协商之后,在场的众人便开始共同出手!争取将那结界破开!

......

已经远去的楚流玥回头看了一眼。

纵然在这里什么都看不到,不过也能大概猜想到,墓穴那边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只希望太祖留下的结界足够强横,能够多支撑一会儿...

“就在前面。”

为首的老者漠然开口。

楚流玥心神一凛,立刻收回视线,定睛向前看去。

一片雪原。

晶莹剔透的雪花堆积成厚厚的一层。

此时正是夜色最深的时候,就连冰雪,看上去也比白日冷了许多。

她随着身前几人站定。

随后,那老者独自上前。

楚流玥站在后面,只能看到他的双手在舞动。

很快,地面上的积雪迅速消融。

一大片空地显露出来!

她凝目看去,心脏像是被什么紧紧攥住。

只是一眼,她便看出那地面之下另有玄机。

果然,那老者飞身而下,在一处地面上敲了两下。

咔——

随着一道极其细微的声响,地面上出现了一个入口!

黑黢黢的一片,什么也看不到。

带着一丝令人心悸的冷意。

谁也不知道,在那下面的,到底是什么。

“请吧——”

那位老者回头,极冷极淡的看了楚流玥一眼。

“上官小姐。”

楚流玥的心脏跳漏了一拍。

果然...

在他们说出慕青和的名字的时候,她就猜到对方已经知道了她的身份。

这也是为何她那么干脆的选择跟来。

现如今,知道她几重身份的人并不多,甚至连姜芷媛都只是心有怀疑,但一直未能确定。

可这些人却似乎十分笃定。

而且...他们知道的,显然比她预想的,还要更多!

楚流玥没有任何犹豫,飞身而下,走到了那入口之前。

她朝着下方看了一眼,只瞧见冰冷黑暗的阶梯。

她抬脚往下走去。

......

砰!

在她走下去之后不久,那几人就将那入口重新封闭了。

让楚流玥意外的是,他们竟然并未跟着下来。

这让她心中沉了沉。

因为这并不代表着他们放松了对她的警惕,相反——只有这下面有着比他们更加强大的存在,他们才会如此放心的离开,让她一个人进来!

孤寂冰冷,昏暗逼仄。

只有楚流玥的脚步声,回荡在整个空间。

很快,她就看到了一个人。

那个身影她再熟悉不过。

他坐在地上,一动不动的靠着墙壁,双手双脚之上都带着锁链,被锁死在了那方寸之地。

他身上的衣服有些凌乱,还带着一些血污,气息微弱,看上去十分狼狈。

如果不是胸膛那细微的起伏,楚流玥几乎要以为他已经死了。

“慕青和。”

她顿了顿,轻声开口。

听见声音,一直垂着头的男人终于动了。

他迟疑着抬起头,当看到楚流玥的时候,眼中闪过一丝茫然。

但很快,他便认出了楚流玥的身份。

苍白干裂的唇微微颤抖,似是有许多话想要说出口。

但最后,他也不过是再次垂下了眼睛。

“...见过殿下。“

楚流玥走下楼梯,在那里站了好一会儿,就那么看着慕青和。

如果不是他回应的这一声,她几乎也不敢确认,眼前这个形消瘦骨憔悴狼狈的男人,竟是那个曾经追随她多年,意气风发骄矜高傲的慕青和。

不知怎的,看到这一幕,她心里竟像是被什么狠狠撞了一下,生出几分酸楚来。

不知是为他,还是为自己。

从前的并肩作战,到今天,几乎已经成了刀剑相向。

楚流玥深吸口气,环视四周。

旋即,她目光一定。

正中间的位置,有着一扇巨大的铜镜。

这铜镜的模样,十分眼熟。

她盯着看了几秒钟,脑海之中忽然灵光一闪!

——这和当初她在北冥皇朝太子书房中看到的那个铜镜一模一样!

“上官玥。”

铜镜之中,忽然传出一道低沉沙哑的声音。

楚流玥眸光微动,唇角微扬。

“都这个时候了,阁下还是不肯现出真身吗?”

对方低笑一声。

“看来你对本座倒是十分好奇。”

楚流玥笑意更深。

“慕青和...其实是你的人吧?如果没猜错,江羽丞似乎也是同样的身份?“

“你和以前一样聪明。“

对方竟是选择坦荡承认,显然底气十足,根本不怕楚流玥在这闹出什么来。

“聪明人从来只做聪明的选择。本座今天请你来,所为何事,相信...你应该也是知道的。“

楚流玥眸子微眯,挑了挑眉。

“不好意思,我不知道。还请阁下明示。”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