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qiāng,金笛是直接朝着那大门之上破损的口子扔去的。

之前的经验告诉他,这大门没有那么好对付。

保险起见,他还是选择了最容易破开的位置。

但很快,他就发现自己的想法实在是幼稚的可笑。

因为那把qiāng,在距离大门前三步之遥的位置,就被上面强横的威压,死死拦在了外面!

金笛脸色一变,迅速上前,一把抓住qiāng柄,全力向前刺去!

一切纹丝不动。

前面好像有着一道无形的铁壁,将一切都轻易的隔绝在外。

而他倾尽全力,却还是连一道涟漪都不能留下。

可笑至极。

金笛的脸色涨得通红。

是气的。

“狡诈!”

他尝试了两次,发现始终无法继续推进之后,就干脆选择了放弃,转身恼怒万分的冲着华峰长老喝道:

“华峰!你们灵霄学院就是这么教学生的!?”

华峰长老眉头高高挑起,神色变得有些古怪。

他看了看那破开了一个巨大口子却依旧牢固无比的大门,又看了看气急败坏脸色难看的金笛,撇撇嘴。

“金笛,你进不去,好像是你的问题吧?”

自己没本事,还要将罪责推卸到他人身上,而且对方还是个少年,这叫什么事儿?

未免也太没脸了些。

剩下的这两句话虽然没说出口,但华峰长老的眼神和神情,已经胜过一切言语。

金笛双眼圆睁,眼中似有两团愤怒燃烧的火焰,胸膛剧烈起伏。

“你!华峰!你别太过分了!“

“过分的是我们吗?”

华峰长老干脆在一旁找了个石块靠着,双手抱臂,神色悠闲。

“我们又没拦着你,你想做什么,直接去做不就行了?”

说着,他似是还嫌不够,又冲着旁边的众人招了招手。

“灵霄学院众人听命,原地休息!若是还有人想要硬闯大门,咱们也不用理会,只管在旁边看着就好!”

众人齐齐应了:

“是!”

金笛气的肺都要炸了!

在旁边看着?

这不是摆明了要看他的笑话?

可偏偏那大门,他就是打不开!

哪怕上面已经破开了一道巨大的口子!

奇耻大辱!

金笛将长qiāng收回,恨恨的朝着地上啐了一口。

他没有转身离开,反而就那么站在那,双眼死死盯着那闪烁的结界。

这里面...一定有问题!

怎么说他也是一个堂堂正正的上神强者,怎么可能被一个九阶武者的结界这样轻易的拦下!?

其余围观之人本来还有些蠢蠢欲动,看到他这一系列的境况之后,都安分了不少,打算先静观其变。

于是,出于各种原因,大门前竟是很快安静了下来。

除了气氛有些诡异,其他一切如常。

华峰长老冷笑一声,闭上了眼睛。

从来都是楚越占别人的便宜,他可还从没见过,谁能从楚越身上讨回点什么呢!

想对付他...

可难得很!

看看刚才金笛那脸色有多臭!

真是爽快啊!

想到这,华峰长老心里竟是莫名生出几分骄傲。

他们灵霄学院的学生,果然都是非同凡响!

“嘿,楚越这惹麻烦的本事,还真是一绝啊!”

旁边一位长老也忍不住低声笑了起来。

他们和金翼宗素来不和,看到对方吃瘪,当然还是很乐呵的。

师蕊儿眸光微闪,有些犹豫的问道:

“华峰长老,您觉不觉得...楚越在某些地方,真的和那人挺像的?”

华峰长老神色一滞,旋即眸光复杂的看了那大门一眼。

闪烁的银色结界之后,是谁都不知道的一切。

他没有说话。

如果不是因为这个,他怎么会从楚越进入学院开始,就一直对他有意无意的照顾。

更不用说这次,他一时恍惚,直接将楚越带来了洪荒北境。

哪怕他知道这危险无比,按照楚越的身份,他应该坚定的拒绝的。

但是他没有。

不就是因为那双像极了的眼睛,还有——

“都是过去的事情了。”

华峰长老闭了闭眼。

“不必再提。”

那丫头,这么久了连个消息也不回,谁知道又野到哪儿去了!?

她一天不回来,他们就一天不提她!

师蕊儿欲言又止,最后也只是轻轻点了点头。

......

“呼——”

将外面的一切统统隔绝,楚流玥再次回到了墓穴之中。

她站在正中间的位置,望着空空荡荡的四周,忍不住一声轻叹。

旋即,她一掀衣摆,直直跪下,冲着之前墓碑所在的位置,俯首磕头。

“太祖,玥儿有错,自请惩罚。“

无人回应。

楚流玥以头抵地,好一会儿才直起身来。

太祖似乎还在沉睡,并且一直没有要醒来的迹象。

这让楚流玥心里有些担忧,但也隐隐带上了几分期待。

现在她基本可以确定,这里就是太祖真正的墓穴。

那么,这里就极有可能藏匿着太祖最后残缺的魂魄!

若是能凑齐...

楚流玥想了想,取出了那块玉佩。

暗沉的空间中,那玉佩上散发着两团淡淡的辉光,似是流水一般在其中缓缓涌动。

只可惜始终没有相融。

这就是太祖那两部分残缺的魂魄。

楚流玥之前就已经将之汇聚起来,但一直没能将其融合。

也不知最后的那部分,是否也在这里...

楚流玥将玉佩攥紧,眉心微蹙。

按照三目神鹰的说法,太祖当年是以一人之力,与九只巨龙激战。

即便是龙族最劣等的血脉,对付人族也是绰绰有余。

太祖可以一打九,甚至在最后还能用九具龙骨为自己的墓穴镇压,那当年...他到底是什么实力!?

为何天令神域中留存的那残缺的魂魄,一直以为自己还停留在半神境界,始终未能突破?

还有,太祖对洪荒北境如此熟悉,当年在这里又到底都做过什么?

“太祖,您快醒来吧...”

楚流玥合上眼睛,双手在身前并拢,默默祈祷。

现在,她只希望太祖能够平安无事。

也不知...之前那墓碑碎裂,会不会对太祖造成什么影响...

想到这个,楚流玥就一阵心虚。

但愿那墓碑——

轰隆!

一声巨响,忽然从头顶上方的山壁传来!

整个墓穴剧烈的颤动起来!

楚流玥猛然起身!

一道森冷的气息,正迅速袭来!

她心中一凛:

来者不善!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