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那忽然出现的天方圣鼎夺走了,却几乎无人想起,楚越之前所去的地方,也是一个好去处。

不然他怎么可能短短几天之内,从八阶武者,直接突破成为了九阶!?

天方圣鼎的确是至宝,可终究也只能有一个人得到。

更不用说,那边还有难缠的三目神鹰一族。

与其在这里等待一个虚无缥缈的机会,还不如另辟蹊径!

或许...她也能由此得到某种机缘?

想到这里,姜芷媛心意已决。

反正这些人已经对她毫不在意,甚至满心厌恶,那么她还有什么好顾虑的?

只要丹青长老还在这里,她就没办法出头。

不如破釜沉舟!

她一边小心而缓慢的重新包扎伤口,一边不动声色的打量着四周。

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四周的景色逐渐模糊。

每个人都在盯着那结界看着,并未注意到这边。

她小心谨慎的朝着后方挪动,身影很快便悄无声息的消失在了人群之后。

......

姜芷媛自以为做的天衣无缝,却不知从一开始,她的一切行为就已经被人收入眼底。

“还真是一如既往的不安分...”

师蕊儿收回视线,神色懒懒。

“二小姐果然有先见之明。“白眉老者低声问道,“要不然老夫...”

“现在的她,已经用不着我们那么费心了,更不用劳您的大驾。“

师蕊儿笑了笑,唇色虽然苍白,但气息却是比之前恢复了不少。

“不用想也知道她是去了哪儿。我倒是要看看,她还能翻出什么浪花来。”

“是。”

......

夜色沉沉。

姜芷媛靠着先前的记忆,勉强回到了峡谷。

此时,那九具龙骨,不知为何都安静了下来,就那么伫立在原地。

在夜色之中显得有些渗人。

姜芷媛探头,朝着下方打量了一眼。

在这里勉强可以看到一些碎石的轮廓,而那扇大门,果然还开着。

只是里面黑黢黢的,什么也瞧不见。

估计还是得下去...

姜芷媛猛一提气,纵身跃下!

刚一落下,姜芷媛就察觉到了不对。

这峡谷之中的燥热气息,竟不知何时已经消散了。

此时她就站在大门之前的不远处,然而之前那种燥热的温度,却已经完全褪去。

甚至隐隐还有些发冷。

她小心翼翼的朝着里面望去。

可惜站在这里,还是什么都看不到。

大门之上的口子,切痕锋利整齐,足可看出挥剑之人实力之强,还有那剑的锋锐!

姜芷媛心底难以抑制的涌上几分嫉恨。

她自问,单单是凭借着自己的力量,是不可能在这扇门上,留下这样的痕迹的。

但楚越能!

哪怕他如今还只是九阶武者,实力却早已经超出众人的预料!

还有那把剑...

一看就不是凡物。

怎么什么好事儿,都让他一个人摊上了?

姜芷媛心中愤愤,咬了咬牙,终于抬脚向前走去!

既然楚越能在这里得到机缘,那么...她为何不能!?

......

不过短短十几步的距离,姜芷媛很快就走到了大门之前。

她脚步微顿,在门前犹豫了片刻,从大门上的口子,朝着里面窥探。

一片暗沉,隐隐约约,似有流光划过。

但她无法分辨清楚那到底是什么。

她略作思忖,终于抬脚进入其中!

......

同一时刻,那紫金色的结界,终于缓缓散开!

它们重新幻化为无数叶子,飞回了树枝之上,依旧摇曳。

此番动静让所有正在围观的众人齐齐心中一震,连忙定睛看去。

夜色中,紫金菩提树散发出淡淡辉光,勾勒出一道纤细修长的身影。

正是楚流玥!

无数双眼睛落在了她的脸上。

那莹莹辉光将她瓷白的脸映衬的清透如玉,一双墨玉般的眼眸璀璨如星,眼波流转间,似有光华闪耀。

“楚越!”

华峰长老惊喜的喊了一声。

众人便瞧见那少年抬眸看来,旋即唇角上扬,绽开一抹笑来。

在这深沉安静的夜色中,如静静绽放光芒的明珠,光彩夺目。

众人静了静。

分明只是普通清秀的面容,不知为何,却因为这一笑,而变得生动起来。

楚流玥朝着灵霄学院这边走来。

“长老。”

华峰长老连忙拉着人看了一圈。

“你怎么样?有没有受伤?那些三目神鹰为难你了吗?“

楚流玥扬唇一笑。

“我好好的,您放心就是。“

华峰长老这才放了心。

也是。

有赤金天凤在,那些家伙估计也不会对他如何。

楚流玥看他神色,基本上也猜到了他心中想法,唇角笑意微深。

其实她并未动用这张底牌,有紫尘在,不比团子更合适出面?

但这话暂时却是不能说的。

注意到周围的那些打量探究的视线,楚流玥似是无意的笑了笑,道:

“我让赤尾丹凤和它们聊了聊,把事情都解释清楚了,所以它们也没有为难我。对了,还有师蕊儿师姐的契约魔兽,它们最终也答应还回来了。“

众人的神色顿时变得古怪起来。

这...

怎么所有的事情,从楚越嘴里说出来,都显得那么轻松!?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