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伏跪在地上,久久未曾起身,声音虚弱而沉闷。

”她已经知晓属下背叛之事,应该...没有再见的必要了吧?“

见了又能说什么呢?

这世上不会有人会继续相信一个曾经背弃过自己的人。

何况当年他做的那些事,桩桩件件,都足以将她置于死地。

“那可不一定。”

那个声音笑了一声,意味不明的说道,

“正因为她已经知道你背叛了她,却还是选择留你一条命,这事儿才更有意思,不是吗?你是她一手亲自带起来的,或许...她终究还是不舍得?“

慕青和跪在地上,陷入沉默,浑身僵冷。

他闭上了眼睛,将眼底的一切情绪全部遮掩起来。

周围的空气似是寸寸冻结。

“这次来的人太多,乱糟糟的。等清静些了,再请她过来就是。没记错的话,你们二人应该也许久没见了吧?终究主仆一场,叙叙旧总也是应该的。别忘了,那东西可还在她那。”

慕青和苍白的唇瓣抖了抖,终于艰难的吐出几个字来。

“一切听从您的吩咐。”

森冷阴寒的笑声响起,又很快消散。

过了许久,慕青和才终于直起身来。

身前不远处那巨大的青铜镜,已经褪去了满屏的血色,只在边缘位置,透着淡淡的暗红。

四周一片黑暗、空荡、寂静。

慕青和缓缓站起身,脸色半明半暗,看不清晰。

......

“不肖子孙,见过先祖!”

结界之内,众多三目神鹰齐齐汇聚起来,恭敬万分的冲着紫尘行礼,神色难掩激动。

紫尘虽然表面看似平静,但楚流玥和它气息相通,自然能够清晰的感受到它心中起伏。

被困千年,如今终于得见族人,怎么能不感慨万分?

”免礼就是。族中一切可好?“

紫尘缓和了一下情绪,终于开口。

话音落下,对面的三目神鹰神色都变得有些微妙。

为首的那只露出无奈之色。

”先祖,实话实说,族中情况...实在是算不得好。“

紫尘心中一沉。

“当年,自从您忽然消失之后,便有人对我们大肆围攻。一番苦斗之后,族人死伤过半。最终为留存血脉,大家便离开了原来的地方,几经辗转,来到了此处。“

“这些年来,您一直音信全无。我等都以为您是被人用那天方圣鼎——“

为首的三目神鹰说到此处,看了楚流玥一眼。

紫尘神色淡然。

“尽管继续说就是。”

“...是。盖因当初您消失的时候,曾经留下一簇天方圣鼎的业火,我们就一直以这个为线索搜查,只可惜多年过去,始终未能查到什么。直到这次,我们才发现那东西竟是在...”

短暂的沉默。

数只三目神鹰都忍不住再次看向了楚流玥。

如果他们之前没感觉错的话,天方圣鼎似乎...就在这人的身上!

“所以这次,其实是你们故意设下了局,想要引来真正持有天方圣鼎的人,并想办法将其擒拿?”

楚流玥淡笑着问道。

“...不错。”

这些三目神鹰倒是也坦诚,直接承认了。

“也正因如此,先前我们察觉那东西在你身上,才——”

为首的三目神鹰说着,有些忐忑的看了紫尘一眼。

它们都看的出来,先祖和这个少年的关系非同一般。

当初明明传闻太祖是被人用天方圣鼎害了,所以它们一直对持有天方圣鼎的人十分仇视。

可现在看来...似乎有些不对...

“天方圣鼎现在的确已经认她为主,但当年之事,与她并无关系。“

紫尘知道它们误会,便直接开口解释。

“其实准确来说,如果没有她,吾现在可能早已经彻底陨灭。”

话音刚落,楚流玥立刻就感觉到一道道热切的视线,落在了自己身上。

“原来如此,楚公子,失敬!“

它们的态度顿时来了极大的转变。

救了紫尘,对它们整个族群而言,都是极大的恩情,自然是要好好感谢一番的。

楚流玥咳嗽一声。

“诸位不必客气。”

其实她也不亏,毕竟...紫尘也成了她的契约神兽...

“当年之事说来话长,等以后有时间再与你们详细解释。”

紫尘说着,看向为首的三目神鹰。

“此次之事,是你们自己决定的,还是...另有谋划?天方圣鼎在这里现世的消息,是你们放出去的吗?”

楚流玥眸光一凝。

这也是她最想知道的真相之一。

为首的三目神鹰摇摇头。

“其实...之前是有人来找了我们,说要帮我们找到持有天方圣鼎之人,我们就同意了。后来的事情,基本上是对方在做,我们只是在这里静静等候...”

紫尘与楚流玥对视一眼。

“那人是谁?”

“我等也不认识,对方出现的时候,并没有以真实面貌示人,甚至连身形样貌都不同。但...应该不是寻常人物。”

这是自然。

能找到三目神鹰,并且说动它们联手,本就已经能说明太多问题。

楚流玥沉思片刻。

“紫尘,知道三目神鹰一族与天方圣鼎之间纠葛的人,都有谁?”

紫尘眯了眯眼睛,摇头。

“吾本以为只有族人知晓,但现在看来,显然并非如此。“

“会不会就是当年害你之人?又或者是...在你出事之后,围攻三目神鹰一族的那些人?”

紫尘一怔,眼中闪过一抹复杂情绪。

“...倒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只是已经过去了几千年的时间,如今吾亦不知他们身在何处,又是以什么面目出现在世间...“

沧海桑田,这么漫长的时间,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

楚流玥双手抱臂,轻轻摩挲着下巴,似笑非笑。

“对方似乎...是冲着我来的。”

以天方圣鼎为诱饵,钓的当然是她。

只是现在她还不能确定,对方知不知道,天方圣鼎是在她这。

沉吟片刻,她抬眸问道:

“你们现在还能与那些人联系上吗?”

三目神鹰齐齐摇头。

”他们十分谨慎,每次都是主动与我么联系。而且之后会迅速销毁一切线索和证据。我们也曾经想要追踪看看,但都无疾而终,对方很是狡猾。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对方也在洪荒北境!”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