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流?心念电转,立刻召唤赤金圣铠!

金色光芒闪烁,衬的她肌肤如玉,双眸如星。

随即,她上前一步,一把将赤霄剑拿在手中!

这几个动作再简单不过,但楚流?却还是感觉到了一股沉重的压力。

她握紧了赤霄剑。

现在,她可以肯定,这里不但是某位强者的墓穴,还是他的神域!

所以这里的时空流速才和外界相差极大,而且在她突破九阶武者之后,依然能给她造成极大的威胁。

周围的原力浓度,也还在不断增加。

这已经对人体产生了一丝威胁。

如果不能尽快从这里出去,就算是楚流?也不敢保证,自己到底能在这里坚持多久。

她转身朝着大门走去。

随着她的动作,周围的空间也随之流动,带动那些悬浮着的黑色碎片。

空气似乎也变得粘稠起来。

楚流?脚步不停,一直走到了大门前的三步之遥。

她深吸口气,双手握剑,高高举起!

雄浑力量迅速将赤霄剑包裹!

她毫不犹豫,斩下一剑!

咔嚓!

紧锁的大门之上,骤然出现一道笔直的口子!

数道裂缝蔓延开来!

所有人齐齐震惊看去。

只见一道纤细修长的身影,从中跨出!

那是一个少年,容貌清秀,看上去不过十六七岁。

此时,他正手握一把锋利至极的长剑,通身都涌动着惊人的气息!

眉眼之间,闪动着凛冽战意!

似是要将这一切统统踏平碾碎!

“楚越!?“

华峰长老惊喜出声,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那惊呆了一众人等的飒然少年,不是楚越又是谁!?

听到他这一声,在场所有人都是心神一震。

楚越?

就是之前进去的那个!?

他居然活着出来了!

而且——

“你突破了!?”

因为震惊,华峰长老的声音都带上了一丝颤抖。

若是没看错的话,楚越现在的境界分明是

九阶武者!?

他进去之前,不还只是八阶初段吗?

现在怎么——

楚流?破开大门而出之后,就意识到了不对,迅速环视一圈。

打眼一扫,她基本上已经猜到了眼下的情形。

看来是之前的动静,将在洪荒北境之中闯荡的一流世家宗族,全都召唤来了

听到声音,她定睛看向华峰长老。

眸光微闪,她问出了自己心中的疑问。

“长老,现在过去多久了?”

华峰长老立刻道

“三天。从你被关入到里面,直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三天。”

竟然才三天吗

楚流?眯了眯眼睛。

她在里面分明渡过了一段十分漫长的时间。

她甚至觉得已经过去了好几个月,甚至一年。

但因后来她专心突破,一直也就没注意过到底过去了多久。

没想到,她在里面历经变换,不过是外面的短短三天。

看到她的神色,华峰长老立刻明白了什么。

看来那里面的时间流速,和外面是大不相同的。

所以楚越才在这样短的时间之内,一路突破成为九阶武者!

但不管怎样,人能安全出来,就是最好的!

他张了张嘴,有一堆问题想要问,但话到了嘴边,却不知到底从何说起。

最后,他只冲着楚流?挥了挥手。

“臭小子,还不快回来!”

他知不知道这段时间,他们简直要担心死了!

楚流?弯了弯眼睛,身形一动,就要过去。

“等等!”

旁边,一道低沉有力的短喝,忽然叫住了楚流?。

楚流?目光一转。

说话的是一个身形健硕的中年男人。

那张脸很是陌生,只是此时,他的脸上带着显而易见的针对。

来者不善!

楚流?警惕起来。

“敢问前辈是——”

“金翼宗金笛!”

中气十足,隐隐还带着几分挑衅。

他的眼神从楚流?手中的赤霄剑扫过,意味不明的冷笑一声。

“看来这东西,你用的倒是挺顺手的?”

楚流?握紧赤霄剑,神色却是一片平静。

金翼宗的人对她抱有敌意,本也正常。

反正现在赤霄剑是她的,他们无论如何都是不可能再要回去的了。

“你这小子,运气倒是好。得了一件世所罕见的宝贝不算,竟然还妄图争夺其他楚越,看在灵霄学院的面子上,我给你一个机会立刻将你在那里面得到的所有东西,统统交出来!那可不是你能拿的!”

楚流?眉头轻蹙,却发现旁边的那些人并未反驳,仿佛对这话很是赞同。



她在里面,不过就是借助那磅礴的天地力量,突破了九阶武者。

这要怎么还?

“金笛前辈,请恕晚辈愚钝,不知您指的到底是什么?”

楚流?心中虽然不解,但面上还是十分客气。

在场这么多人,她可不想平白惹来麻烦。

金笛冷笑,语气不耐了起来。

“怎么,不认?”

楚流?平静道

“您不说清楚,晚辈实在是不知,您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金笛“哈”了一声。

“居然还在装疯卖傻我们要的,自然是那天方圣鼎!”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