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远处,几道人影正迅速靠近。

当前一人,正是许久不见的丹青长老!

而他身后,跟着的也是学院的其他长老。

华峰长老迅速迎了上去。

“丹青!”

他飞身而去,很快到了几人身前。

喉咙里的话尚未说完,就他便看到了几人身上凌乱的血迹。

其中一个还断了一条胳膊,似是被什么生生斩断!

华峰长老心头猛地一跳!

“你们……这是怎么了!?”

洪荒北境是危险,但这几个都是实力顶尖的人物,怎么会搞成这般模样?!

丹青长老脸色苍白。

“晚些再细说,先带他过去养伤休息。”

华峰长老神色凝重的点点头,随后带着几人回去。

其他人也都连忙上前,七手八脚的帮忙。

那位断了胳膊的长老坚持到了此时,终于没抗住,昏厥了过去。

其他几人也并未好到哪儿去。

任谁看,也都猜得出,他们肯定是遭受了可怕的攻击。

华峰长老等他们几人的伤势都处理好之后,才终于开了口。

“丹青,只有你们几个吗?伯琰等其他人呢?”

丹青长老深吸口气,接连吃下两颗丹药,脸色才稍微好了些。

“说来话长。我们本来是一起的,但后来分开了……你们怎么来了?”

“伯琰发来消息,说天方圣鼎现世,让我们多来几个人……”

华峰长老说着,看到丹青长老猛然变化的脸色,立刻明白了什么。

“这些都是假的,是不是?”

丹青长老苦笑。

“我们来到这里之后,麻烦不断,一直疲于奔命,何曾见到天方圣鼎……”

华峰长老心里一沉。

尽管之前他已经猜到这一点,但真正确认之后,还是涌上了一股浓重的不安。

“伯琰一早就和我们分散了,怎么会给你发这样的消息?”

丹青长老也意识到了不对,惊疑不定的问道。

“……只怕我们从那时候就被人骗了。”

华峰长老摇摇头。

“他的青玉令牌遗落,可能从那时候开始,一切就已经偏离了轨道……”

分明是有人故意放出的消息,将他们引来。

可是……

背后之人到底是谁,这样做又图什么?

这次前来的人,加上他也就几位长老,在凌霄学院着实算不上是举足轻重的人物。

谁花费这么大的力气做这事儿?!

“我们已经来了好几天了,一直在找你们。可惜始终没什么进展。你们是我们来这里之后,见到的第一批学院中的人。”

华峰长老说着,又忽然想起了什么。

“哦,不对。在你们之前,还有宇一个人姜芷媛。”

说到这,他回头冲着姜芷媛招了招手。

“芷媛,还不过来见过你师父?”

姜芷媛听到这一声,浑身僵硬,后背冷汗直冒。

丹青长老的表情变得有些微妙。

“芷媛她……和你们一起?”

刚才他还没注意,此时听到华峰长老的话,才发现人群之后,的确站着一个十分熟悉的身影。

自己带了几年的得意门生,自然不会认错。

华峰长老没察觉他语气的不对,点点头,解释道

“对。我们来了以后没多久,就正巧遇到她,之后她就一直跟着我们了。”

眼看姜芷媛还没动,他又抬高了声音。

“芷媛?”

实在是躲不过去了。

所有人都在看向这边。

姜芷媛拳头攥得死紧,指甲都几乎要划破掌心,一阵刺痛。

她僵硬着转过身来,一步步走到了华峰长老几人身前。

她低垂着头,几乎看不到任何表情,声音也低的像是随时会消散在风中。

“……师父……”

丹青长老看着她。

沉默。

华峰长老的眼神在二人身上来回扫了扫,这才觉察到丹青长老的反应,很是不对。

他想了想,道

“丹青,实在是不好意思,没照顾好你徒儿。但其实我们见到她的时候,她已经受了伤”

“我知道。”

丹青长老忽然开口,打断了他的话,意味深长的笑了笑。

“芷媛……你还活着,真是让为师好生意外。”

气氛莫名尴尬诡异了起来。

哪儿有做师父的会这样开口问话?

姜芷媛呼吸一窒。

“……这……我……我也是运气使然,最后遇到了华峰长老他们。要不然……我肯定早已经死了……”

“你一向聪明,怎么会有事。就算是深处绝境,你也总是能化险为夷,不是吗?”

丹青长老淡淡说道。

这下,所有人都意识到这里面有问题了。

华峰长老挑了挑眉。

有意思……

以前,丹青对这个徒弟可是宝贝的很,哪怕她偶尔做事有些不厚道,他也总是睁只眼闭只眼,极为维护。

这次也不知道是怎么了,说话居然如此阴阳怪气。

听这话,莫非是之前出了什么事儿?

“师父……”

安静了好一会儿,姜芷媛才抬起头来,双眼之中已经满是泪水。

“噗通”一声!

姜芷媛直挺挺跪在了地上。

“师父,徒儿有错,请您责罚!”

突如其来的一幕让所有人都惊住了。

这什么情况?

姜芷媛居然直接跪下认错?

丹青长老居高临下的看着她,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唯有苍老的眼眸之下,带着深深的讽刺与嘲笑。

他在笑他自己。

怎么以前就没看出来,姜芷媛竟是这样的人?!

几年来,所有心血和付出,都不过一场笑话!

“你……起来。”

丹青长老终于开口。

姜芷媛忐忑不安的看着他,眼中带着几分希冀。

其实那件事,也不能完全怪她。

当时那种情况,所有人都只顾得上自己,哪儿还能想到其他?

师父对她一向很好,这次或许

“师父,您原谅我了?”

丹青长老神色未变。

“你且起来就是,这冰天雪地,你又还带着伤,身体哪儿能受得了?”

姜芷媛心中一喜。

这么说,师父是真的不打算计较了?

到底跟了几年,师父肯定还是不舍得

她站起身,又往前走了两步。

“师父”

丹青长老却忽然道

“即日起,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从此后,你我不再是师徒!”

------题外话------

还在火车上,坐的浑身都疼,等下回家还有好长一段时间。

晚上应该是没了,今天晚上回去休息一下,明天恢复更新。

谢谢大家!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