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发生的太过突然,等几个人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全部被困在了玄阵之中。

整个玄阵呈现半圆形,将几人死死困在中间。

其上闪烁着幽蓝色的冰冷光芒,令人不寒而栗。

“这、这是什么?”

一位长老忍不住低声喃喃,而后迅速看向四周。

“有人埋伏在此!?为何我们之前没有半分觉察?“

“这个玄阵是提前就设置好放在这里的。”

华峰长老沉声说道。

“应该是我们走过来之后,才自动触发的。”

任何玄阵的构建和施展,都是需要时间和精力的。

等级越高的玄阵,越是如此。

将他们困在此地的这个玄阵,出现的这么快,显然是之前就已经是准备好了的。

“谁会在这个地方设置这样的陷阱?“

这几位长老之中,只有华峰长老一位是玄师,其他的都是武者。

所以此时,大家下意识的看向了他。

雪原茫茫,一望无际。

就算真的是有人想要对他们暗下杀手,又何必非要选在这样的地方?

如果他们不来这里呢?

那岂不是白准备了?

华峰长老握紧了手中的青玉令牌。

“伯琰的这东西,看来是被人故意藏在这里,引我们过来的。“

此言一出,几位长老顿时恍然,可心里也更加担忧起来。

如果真是这样,岂不是说明伯琰长老他们现在的状况,也很令人担忧?

“其他的暂且搁置,咱们先想办法从这里离开。”

华峰长老微微抬头,看向了头顶之上的玄阵。

随后,他的眉头缓缓皱起。

这让将所有希望都放在他身上的几人也跟着满心忐忑。

好一会儿,才有一位长老试探性的低声问道

“华峰,可有办法能解这玄阵?”

华峰长老沉声道

“这是大宗师级别的强者出手了。“

“什么?”

听到这话,几人的脸色齐齐一变。

楚流玥也微微眯起了眼睛。

九级玄师之上,乃是玄王师。

再之上,是大玄王师。

据她了解,华峰长老就是这个等级的强者。

而大宗师则是更高一级的可怕存在!

整个灵霄学院,万年之间,达到这种等级的玄师强者,也不超过两手之数!

可想而知,想要解开这玄阵,难度之高!

哪怕华峰长老这样在学院排的上号的人物,应付起来只怕也是难如上青天!

“大宗师那咱们岂不是出不去了?”

一位长老有些失神的低声喃喃。

“华峰,你可有把握能从这里逃出?“

这无疑是他们最关心的问题。

华峰长老闭了闭眼,神色凝重。

“我也不知。“

“你不是只差一步,就突破大宗师了吗?”另外一位长老抱着最后一丝希冀,小心翼翼的问道,“应该是可以解开的吧?”

华峰长老苦笑一声。

“差一步也是差,何况,这哪儿是一步,分明是天堑啊!”

他在大玄王师的等级停留多年,最是清楚这一步有多难迈出去。

比起其他的大玄王师,他可能的确实力更强一些,可距离大宗师,那还是天差地别。

那鸿沟,哪儿有那么容易就被填平?

“何况,就算我最后能解开,那也得看会花费多少时间。几天也就罢了,可一个月呢?三个月呢?”

他们总不能一直在这里等下去。

一阵几乎令人窒息的沉默。

”罢了,我先试试。“

华峰长老咬了咬牙,

“如果实在不行,咱们再看看能不能用其他办法强行出去。”

说完,他便屏息凝神,专注的研究起了那玄阵来。

其他几人也不敢打扰,就在一旁安静的等待。

楚流玥也抬眸,细细的打量起了这玄阵。

不知为何,她竟是觉得这玄阵,似是有些熟悉

她可以确保自己是从没有见过这玄阵的。

正如华峰长老所说,这玄阵是出自一位大宗师之手,是楚流玥目前见过的最繁复最艰涩的玄阵,没有之一。

这就显得她心头涌上的那股熟悉感,越发诡异。

楚流玥神色平静无波,脑子里却是迅速转动起来。

这熟悉感,到底是从何而来

天空很快就飘起了大雪。

寒风刺骨。

待在原地不动,就更容易感受到寒冷。

那股寒气,似是能穿过皮肤,直接刺入骨头里,如钢针一般,秘绵绵密密,令人十分难受。

好在楚流玥有团子,倒基本上是避免了这种痛苦。

但是其他几位长老,却没她这样方便了。

他们想要抵御这寒冷,就必须燃烧原力。

所以,表面看他们只是待在这里休息,但实际上,每一分每一秒,他们体内的力量都在快速消耗。

这下,他们看向楚流玥的眼神,就更加复杂了。

本来以为这是个累赘,谁知到最后,拖后腿的竟然是他们!

觉察到几位长老的视线,楚流玥回头看了一眼。

瞧见他们那冻得发红的耳朵和脸颊,她心中一动。

要不是因为担心暴露团子的身份,她还真的有心帮忙。

而另一边,华峰长老还立在原地,如同入定了一般,紧紧盯着眼前的玄阵。

光华流转,暗潮涌动。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