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流?的话让几位长老齐齐愣住,下意识的也朝着四周看去。

天地之间,白雪皑皑,一片寂静。

好像

是有点不对。

“楚越说的有道理,天方圣鼎是何等尊贵之物,若是现世,必定会引起大动荡。可现如今这里却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

“会不会是在其他地方出现,并未波及到这里,所以这里看起来才是这样?”

几位长老低声议论起来。

华峰长老皱起眉头

“不太可能。伯琰发来消息说天方圣鼎现实了,那么他们肯定是看到了。就算不在旁边,应该也不会离得太远。而现在,他们就在距离我们不远的地方。如果他们看到了,那我们应该也能看到才对。“

话音落下,几人都沉默了下来。

到了此刻,他们才真正开始怀疑起这件事的真实性。

“不管怎样,伯琰就在附近,应该是没错的。咱们在这想破天,只怕也未必能知道真相,不如还是先去和他们碰面吧!“

这个提议得到了所有人的赞同。

于是,稍作修整之后,他们就再次朝着前面出发。

“楚越,走了!”

华峰长老走了两步,看楚流?没跟上,又喊了一句。

“来了!“

楚流?应了一声,抬脚跟上。

但又忍不住回头,多看了一眼,眉心微蹙。

她总觉得好像哪里不太对劲的样子

“那只灰面獐身上的血腥气息太重了。“

团子的声音忽然落融入耳中。

楚流?先是一惊,旋即猛然回过神来。

是了!

就是这种感觉!

只是因为这里冰天雪地,所以那血腥气息也被掩盖了下来。

但团子如今已经是赤金天凤,对于这种事情的感知力,自然比她强上许多。

“没猜出的话,它应该刚刚了一场战斗,而且“

团子的声音顿了顿。

“而且,吃得很饱。”

楚流?莫名打了个寒颤。

她以前虽然没有亲眼见过灰面獐,但对它们还是有一定的了解的。

所谓“吃饭”,其实就是啃啮尸骨!

从它身上那浓重的血腥气息来看,很可能吃的是刚死不久的!

在这地方,人迹罕至。

就连魔兽,如果等级不够高,实力不够强,在这里也是只有死路一条。

那么

那只灰面獐,到底——

楚流?的眉头紧紧蹙起。

最近这段时间,来洪荒北境的人其实不少。

其他人暂且不论,灵霄学院那边是派来了足足三百多人的。

他们应该也从这里走过

如果真的发生了什么,一场大雪,足以将一切痕迹都掩埋。

一股浓重的阴影笼上心头。

几人又走了一段,各自的体力消耗都极大。

就连华峰长老,唇色都开始隐隐有些发白了。

他看了一眼手中的青玉令牌,忽然神色一变。

“怎么了?”

其他长老看到他神色不对,立刻担心的询问。

华峰长老闭了闭眼,又仔细的看向那青玉令牌。

两颗光点,咫尺之间。

按理说,他们现在应该已经和伯琰他们见面了的。

可是放眼望去,竟还是一个人都没有!

几位长老看到青玉令牌上几乎已经汇聚到一起的两个光点,愣怔片刻,也是变了脸色。

“这是怎么回事儿?人呢!?“

“会不会是这青玉令牌出了问题?”

华峰长老缓缓开口,声音干涩。

“这青玉令牌中的气息,乃伯琰临走之前特意留下的,绝不可能出错。”

现在他们明明已经到了,却没见到人,不得不让人心生怀疑。

几人闻言,也都安静了下来,面面相觑。

“华峰长老,这是什么?“

正在此时,旁边传来了楚流?的声音。

几人抬头看去,就见楚流?不知何时走出了一段距离,此时手里正拿着什么东西。

华峰长老定睛一看,立刻道

“快拿来我看看!”

说着,顾不上楚流?过来,干脆自己快步上前。

楚流?将东西递了过去。

那是一块青玉令牌。

华峰长老看到的一瞬间,就立刻确定了心中猜想

“这就是伯琰的东西!怎么会在这里?”

他匆匆看向楚流?,焦急问道

“楚越,你在哪儿找到的?”

楚流?回手一指

“就在学生刚才站的位置。本来我只是想要到处看一看,就忽然觉得脚下像是踩到了什么东西,拿起来一看,就是这个。”

华峰长老眉头紧锁,将那青玉令牌紧紧攥在手中。

“怪不得”

怪不得之前一直显示伯琰他们是在这里!

原来只是这块青玉令牌遗落在了这里!

但这却更让人忧心。

因为这令牌是身份的象征,灵霄学院的长老和学生,都会谨慎保管。

如果不是出了什么事儿这东西根本不可能无端出现在这!

其他几位长老也都意识到了这一点,纷纷色变。

正在此时,一道奇异的声音,忽然从旁边传来。

楚流?回头看去。

这声音是从她身后不远处的雪地里传来的。

正当她以为又是灰面獐等魔兽的时候,从其他方向,也传来了同样的声响。

很快,几人就被这奇异的声音彻底包围!

唰!

数道幽蓝色光芒,忽然从雪下飞出!在半空之上交织!

一个巨大的玄阵牢笼,瞬间将几人死死围困!

------题外话------

还是七点和十二点更新!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