铿!

楚流玥一把将赤霄剑插入地上。

“又让他逃了!”

“放心,这一道魂魄陨灭,他就算不死,也会元气大伤。”

太祖劝道。

“你今日反杀他一次,也算是先出一口恶气。”

楚流玥平复了一下心情,将天方圣鼎召唤回来,顿了顿,道:

“多谢太祖,这些我也都明白。”

实际上,今天她能够赢这一场,已经是非常难得。

对方的实力远高于她,只可惜没有肉身,只能寄存在其他人的体内。

这样就大大影响了他的实力。

何况寄存在那肉身之中的,还并不是他全部的魂魄。

“看来此人行为做事很是谨慎。几次三番都在试探,耐心可真够足的!“

楚流玥冷笑一声。

“不过如果他一直这样倒是也不错,多来几次,我也能一点点把他彻底解决了。“

太祖知道她心中恼怒。

任谁被遇到这事儿,也不可能忍得下去。

“丫头,先别管那些了。刚才那一场战斗,你也消耗了不少力量,先调整好,回去之后再想办法解决此事也不迟。”

楚流玥点了点头。

她离开方州城有一段时间了,卓笙他们说不定已经在找她。

虽然刚才她是占据了上风,但实际上力量损耗极大。

如果让他们看到她现在的样子,只怕更难解释。

楚流玥将赤霄剑收起,吞下了两枚丹药,原地打坐。

大约一刻钟之后,她的体力才稍微恢复了一些,脸色也没那么苍白了。

她这才起身,想了想,走到了那个尸首旁边,取出一个玉屏,倒出了点东西。

透明的液体流淌而出,滴落在那男人的身上。

他的肉身很快化为了一滩血水,迅速渗入到地面之下,消失的无影无踪。

地上除了凌乱的血迹,再看不出其他。

而且因为地面是呈现暗沉的棕黑色,如果不仔细看,那些血迹也是比较难发现的。

在神墟界的荒野之上,随时随地都会发生各种各样的战斗。

一点血迹,根本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但楚流玥想了想,还是素手一挥,以火焰将那些残存的血迹都焚烧的干干净净。

她拿出那块木牌,正要将其捏碎,忽然动作一顿,又将它好好的收了起来。

“太祖,您是知道黑魔宗在何处的吧?”

太祖停顿片刻,给出了肯定的答案。

“大概位置是知道的。但那也是千年前的事情了,如今过去了这么久,不知他们是否还在那地方。”

“这个简单,随便找人打听一下就行了。”

楚流玥倒是不以为意。

如今她也在神墟界,想要找到黑魔宗,没那么难。

太祖犹豫着说道:

“玥儿,你想去黑魔宗,本也没什么。但以你现在的实力,只怕——”

“太祖放心。没有绝对的把握之前,我不会轻举妄动,何况...那人不是说,他已经不是黑魔宗的人了吗?说不定以后从其他途径也能找到一些线索。”

看楚流玥思路清晰,情绪镇定,太祖才放了心。

“你心里有数就好。”

楚流玥这才转身离开。

......

一段时间后,楚流玥独自回到城中,像是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般,朝着之前和卓笙他们约好的地方走去。

刚拐弯走到一条街上,就忽然听到前方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楚越!?”

她定睛看去,见到正是罗彦茗。

“楚越,你刚才去哪儿了?”

罗彦茗迅速冲了过来,紧张而仔细的打量了楚流玥一圈。

楚流玥有些无奈的苦笑一声:

“此事说来话长。”

眼看楚流玥似是十分疲惫,罗彦茗本来有一肚子的话想问,又全都压了下去。

“你先跟我回去,我这就把消息传告诉长老和卓笙他们。”

楚流玥心一跳:

“长老?“

“是啊!之前发觉你不见了以后,我和卓笙在城中找了你好久也没找到,情急之下,就去求助长老了。现在他们也在到处找你呢。“

楚流玥露出歉疚之色。

“真是不好意思,让你们这么麻烦。这事儿没有其他人知道吧?”

“没有,目前除了我和卓笙,就只有轮值的两位长老知道。本来我们还说,如果天黑之前你还没回来,就加派人手去找你。”

方州城内,可是有不少灵霄学院的学生。

只要长老们一声令下,他们立刻就能行动起来。

楚流玥松了口气。

”那就好、那就好...要是因为我麻烦了这么多人,我就更抱歉了。长老他们现在在哪儿,我亲自去跟他们道歉。“

罗彦茗不疑有他,这就带着楚流玥前去和卓笙他们汇合。

......

罗彦茗本来有很多想问的,但路上一直人来人往,他也就没多说什么,只是时不时的朝着楚流玥这边看两眼。

眼神之中带着惊异、好奇、探究、不解。

楚流玥只得先假装看不见。

好在过了没多一会儿,他们就碰上了正在着急寻找着她的卓笙和长老。

看到楚流玥回来,他们先是惊喜庆幸,随后便是满心的疑问。

几人干脆回到了学院轮值长老所住的院子。

进入房间后,卓笙就按捺不住的率先开口问道:

“楚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