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间之内瞬间安静下来。

团子心虚的移开了视线。

楚流玥捏着它的小脑袋,又转了回来。

“不是说很想我吗,难道不想聊一聊,叙叙旧?”

正好现在团子突破了以后能直接开口说话了,更省去了不少麻烦。

团子又将脑袋扭到了另一边。

这次,楚流玥没有再管它,反而是直接松开了手,转身朝着卧室走去。

“既然你现在不想说,那就不说了。等你什么时候想说了再来,也不迟。”

说着,竟真的直接进入房间,上了床打算休息。

被扔下的团子一脸懵,连忙紧张兮兮的看向楚流玥,却瞧见她已经躺下,好像真的打算直接睡觉了。

灯火熄灭,房间里暗了下来。

只有清浅的月光如水一般渗透进来,勾勒出房间内的轮廓。

团子在原地待了好一会儿,神色纠结无比。

一只爪子刚刚打算踏出去,却又迅速收回。

来来回回好几次,将团子折腾的不轻。

纠结了好一会儿,它终于下定决心了一般,朝着楚流玥飞了过去。

“阿玥。”

团子窝在楚流玥的枕头旁,小心翼翼的喊了一声。

楚流玥转过身看它。

“想说了?”

团子眼中闪过一丝挣扎,最后还是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小脑瓜。

楚流玥坐起身。

“那就开始吧。”

安顿好楚流玥之后,华峰长老才回了自己的住处,结果发现罗彦茗和卓笙二人竟是还在这里等着他。

“师父!”

“华峰长老!“

看到华峰长老那熟悉的身影,几乎已经快要等到不行的二人齐齐惊喜出声。

卓笙动作更快,几个纵跃便冲了过去。

“长老,您终于回来了!楚越现在还好吗?您两位都没事儿吧!?“

一连串的问题轰炸的华峰长老脑仁儿都开始隐隐作痛。

但想到两人也都是好心,又舍不得发火,只得耐心的说道

“放心吧,那小子好着呢!”

虽然身体受了点伤,但是得到了一只赤金天凤!

要是这还算不上好,那这世上就没有过的好的人了。

看华峰长老这个反应,卓笙二人终于放下心来。

“那就好那就好!那长老您先歇着,我们去看看楚越!”

卓笙说着,就要拉着罗彦茗走。

“等等!”

华峰长老将两人喊住。

迎着两人疑惑的眼神,华峰长老咳嗽一声。

“都这么晚了,他回去之后应该也已经睡了,你们现在去不合适。“

两人一想,也是。

“那咱们明天再去。”

罗彦茗冲着卓笙说道。

卓笙点了点头。

华峰长老这才放了心。

等到了明天,一切应该都恢复的差不多了。

“如此也好。对了,还有一点,今天的事情,尽量不要声张。楚越他”

华峰长老犹豫了一下。

“最近学院中有关他的流言已经挺多的了,此时就别再多添这一笔了。给他点时间,安安静静修养身体。”

二人不疑有他,皆是一口答应

“是!”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楚流玥就睁开了眼睛。

她眼中有几道红血丝,眼下也泛着淡淡的乌青,显然这一晚上并没有睡好。

她扭头朝着旁边看了一眼,团子正窝在她旁边。

听见动静,团子立刻也醒了过来。

迎上楚流玥的视线,团子迷糊的眨了眨眼睛,就靠了过来,在楚流玥的脸颊上蹭了蹭。

楚流玥的心瞬间软了。

她轻轻揉了揉团子的脑袋。

“好了,该起来了。”

团子看了她一眼。

“阿玥不生我的气吗?”

楚流玥顿了顿,笑道

“有什么好生气的。你不是已经将你知道的都告诉我了吗?”

团子低下头,在她的掌心蹭了蹭。

外面忽然传来了两道熟悉的声音。

楚流玥站起身,将团子抱起来。

“好了,你也刚刚突破,先好好休息着就行。这段时间你应该都不能出来了,知道吗?”

团子点点头,身影瞬间消失。

楚流玥这才朝着外面走去。

来探望她的还是罗彦茗和卓笙二人。

虽然楚流玥这一晚上没有怎么睡好,但身上的伤势却是恢复了不少,所以猛地看上去,除了会让人觉得她没睡好,倒是不会有其他问题。

看到楚流玥这般模样,两人也放了心。

“你身体没事儿就行,昨天可是——”

卓笙说到一半,忽然想起之前已经答应好不多说这件事,连忙噤声。

罗彦茗不动声色的换了个话题

“对了楚越,今天是学院的开放日,你要出去转转吗?”

所谓开放日,其实就是凌霄学院每三个月一次的假期。

时间通常为三天,在这三天之内,学生们可以离开学院,长老们都不会多问。

很多学生会趁着这个时间出去放松。

有一些距离比较近的,能回一趟家,而剩下的,则是会去方州城中转悠。

卓笙顿时来了兴趣

“对啊!咱们来了学院这么久,还没出去过呢!楚越,一起去吧!”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