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事儿说来话长,估计你小孩子也不喜欢听。”

尚玉森似乎并没有继续说下去的打算。

楚流玥唇瓣动了动,道

“其实来学院之后,倒是听说了不少和那位有关的传闻。“

尚玉森有些惊讶的看了她一眼,旋即就了然一笑

“也是,青云榜一直在那,唯独她的名字被抹去,下面难免会有一些消息。“

和其他长老有些讳莫如深的样子不同,尚玉森提起这个的时候,态度好像明朗轻松许多。

或许也因为他不是学院的正式长老吧。

楚流玥暗自想到。

“其实说起来,你和她还真是有很多地方都很相似。”

尚玉森打量了楚流玥一圈。

“当年她刚来学院,也是第二天就被关去蓬岷山了。后来出来了,也总是犯错不断,但院长护着她,诸位长老也都疼她。所以一直睁只眼闭只眼,到底都不舍得重罚。“

他有些感慨的叹了口气。

“可惜后来”

他的声音戛然而止。

楚流玥听得心情复杂。

其实来学院之后,她也隐隐约约觉察到,众位长老对当年的她是很宽容,甚至是纵容的。

否则,怎么可能放任她这样一个学生,随意打开学院结界?

到底是偏宠的。

可惜,这些她都不记得了。

就连尚玉森所说救过她的那件事,她也毫无印象。

“罢了。这些陈年旧事,过去就过去了。”

尚玉森很快调整了过来,眼神期待的看向楚流玥。

“那把赤霄剑——”

楚流玥轻轻颔首,心念一动,便将赤霄剑召唤了出来!

她将剑递了过去。

“长老请。“

尚玉森呼吸一滞,双眼像是黏在了赤霄剑上一样。

激动、热切、感慨

那是等待多年终于得见的眼神!

他深吸口气,伸出手来接剑,但手抬到一半,又连忙在衣服上擦了擦,而后才小心翼翼虔诚无比的将那把剑接了过去。

楚流玥虽然知道他喜欢赤霄剑,但却也没想到,他竟是会如此郑重。

这俨然已经成了他的执念。

尚玉森一手抓着剑鞘,一手紧握剑柄,屏息凝神。

等心情稍微平复一些了,他才开始缓缓的将赤霄剑的拔出。

一抹雪亮,冰冷锋利!

只是这样看上一眼,便似乎要被那可怕的剑气割伤!

尚玉森的脸庞因为激动而变得发红,双眼放光。

“尊者神器果然名不虚传啊!“

他的眼神细细的从上面扫过。

包括剑鞘上的每一道纹路,剑柄上的龙首,以及打磨堪称完美无缺的剑身!

每一处,都几乎做到了极致!

楚流玥在旁边看着他难掩激动的模样,一时间也是颇为感慨。

或许,这就是真正的炼器师吧!

对顶尖的神器,永远抱有敬畏与仰慕之心!

难以想象,对外一向高傲洒脱的人物,竟也有这样虔诚认真的时候。

铮!

尚玉森终于将剑拔出!

这一把剑重逾千钧,即便是他乃拿起来都颇为费力。

强悍的威压几乎压的他有些喘不过气来。

但尚玉森还是坚持着拿了起来。

唯独手抖得厉害。

楚流玥眯了眯眼睛。

奇怪,这把剑之前她拿在手里的时候并不重啊,怎么到了尚玉森的手中,却成了这样?

就算是一开始她和金雷争抢这东西的时候,它尚未认主,重量似乎也没这么夸张

她想了想,还是问出了自己的疑惑。

尚玉森哭笑不得。

“傻!这赤霄剑之前没有器魂,当然也就是一般重,所以才能任由那么多人争来抢去啊!如今你已经将其器魂淬炼了出来,还成了它的主人,它自然会比以前重上十倍百倍!”

说着,他终于坚持不住,将赤霄剑放了下来。

剑尖插入地面,瞬间出现一道巨大的裂缝!

他喘着粗气说道

“你当人人都跟你小子一样运气那么好!?”

楚流玥恍然大悟

“原来如此!多谢长老指点!“

尚玉森抬起一只手指了指她

“你你你——”

哎,这个世界真是不公平!

他对这赤霄剑心心念念多年,到头来一场空,连拿起来都费尽。

而楚越呢?对此一窍不通,反而莫名其妙成了赤霄剑的主人!

人比人气死人,说的就是这种了。

迎上楚流玥清澈干净的眼神,他又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罢了,现在说这些又有什么意义?

“诺,还你!“

尚玉森将赤霄剑朝着楚流玥这边送了送。

楚流玥有些惊讶

“您不再仔细看看了?”

之前不是说要好好观摩研究一番的吗,这看的似乎有点太快了?

尚玉森又忍不住笑起来。

“我是要看它的构造,你当我是看什么?我就算是看上一天,一个月,这东西也不可能再是我的喽!快点!这东西太重了!“

他催促道。

楚流玥这才伸手,将赤霄剑拿了回来。

她举起来看了一眼。

“您刚刚说,看的是构造?这个很重要吗?”

网址77dus.com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