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知道上官玥现在到底是不是还在云天阙。”

姜芷媛此时的脑子格外清醒。

她咬了咬牙,难掩嫉恨:

“容修对她那么宠爱,甚至不惜为了她得罪诸位尊老,悄悄的安排她出去,又算得了什么?”

反正他那寝宫,除了他自己,就只有他的亲信可以上去,就算是真的发生了什么,外人又如何得知?

姜芷媛越想越觉得自己的猜疑很有可能是真的。

“我这次给您写信,原本就是想请您查一下云天阙那边的情况。但这封信被人拦下了,可见...有人在暗中阻拦我调查楚越的事儿!“

姜芷媛的话让姜鹤天动摇起来。

”你的猜测不无道理,但现在...云天阙戒备森严,严防死守,想要打听个消息难如登天,更别说还是最核心的那些...芷媛,你这次可真是难为住爹爹了啊!“

姜芷媛一愣。

“怎么会这样?之前咱们不是在那边还有——”

姜鹤天立刻警觉的看了她一眼。

姜芷媛连忙噤声。

“...选定王妃之后,云天阙格局大变,有几位已经和架空差不多了...”

容修表面上什么都没做,施施然去了灵霄学院。

但实际上,他暗中早已经做好布局,而且下手稳准狠,让人连反击的时间都没有。

如今那几位自己的处境都很是艰难了,又怎么还会帮他们的忙?

自从姜芷媛失去了王妃之位,他们对仙水陵的态度,也是一日不如一日。

姜芷媛的心缓缓沉了下去。

“难道就没有其他办法了吗?”

“唉...”

姜鹤天摇头一叹。

“若是族长现在能够出关,或许还能为我们说上几句话,可现在...“

谁也不知道族长什么时候可以出来,可目前这局势,他们哪儿还等得起?

父女二人齐齐陷入了沉默。

房间之内一片死寂。

过了一会儿,姜芷媛忽然道:

“那就查上官玥!”

姜鹤天一愣:“什么?”

姜芷媛眯了眯眼睛,一字一句道:

“容修亲口承认,这个上官玥,乃是他当初在曜辰帝国的时候,就定下了婚约的女子。若想查清楚这个上官玥的身份背景,咱们直接派人去那边,一查便知!”

“说不定,那个楚越也是那边的人,可以一并查出点问题来!“

姜芷媛越想越觉得可行。

“爹爹,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啊!“

姜鹤天却还是有些犹豫。

“这倒也不是不行,可...如果容修知道我们暗中调查王妃身份...”

“知道了又如何?”姜芷媛一声冷笑,”云天阙王妃,本就应该出身尊贵,堂堂正正!若是连这点调查都承受不了,只能证明她的身份有问题,不配坐这王妃之位!“

姜鹤天心中叹了口气。

自己这个女儿,什么都好,就是在遇上和容修有关的事情的时候,格外冲动和不理智。

那上官玥现在不是王妃的备选人,而已经是真真正正的云天阙王妃了!

有些事情,就不能再按照之前的想法去做了。

但她却似乎还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

“爹爹?”

眼看姜鹤天迟迟没有回应,姜芷媛忍不住眉心微蹙。

姜鹤天看她这般模样,心中疼惜,只得点头:

“好,爹爹回头就让人去查。”

姜芷媛这才满意了:

“多谢爹爹!就知道爹爹对芷媛最好了!”

姜鹤天哈哈一笑,拍了拍她的头。

“好了,现在总算可以放心了吧?看你这一脸风尘仆仆的样,马不停蹄赶回来的吧?路上可是辛苦?等会儿去洗个热水澡,好好休息。”

姜芷媛满眼感动,用力的点点头。

然而姜鹤天的下一句话,就让她的笑容僵在了脸上:

“对了,你这次回来,和丹青长老请了多久的假呀?”

踌躇了一会儿,姜芷媛才模糊道:

“倒是没说具体时间...我一心想着回来,就和师父说,等把一些私事处理好了再回去,师父也同意了。“

“啊?没说时间?“

姜鹤天很是意外。

“那你学院那边的功课可别拉下呀。“

之前因为云天阙选妃的事情,姜芷媛已经请过一次假了,这才过了没多久,就又请假,这次甚至连时间都没定,丹青长老也不知会不会多想。

何况传出去,影响也不太好。

“实力为尊,不管怎样,只有你足够强大,才能得到你想要的一切啊!”

“爹爹多虑了,不会的。“

姜芷媛勉强笑了笑。

“女儿什么时候在这方面落后于人过?等在家调整好,我就会回去的。“

姜鹤天这才略微安心的点点头。

“你一向是最懂事的,其他的爹爹也就不多说了,你自己心里有数就行。“

姜芷媛只得硬着头皮应是。

父女两个又聊了一会儿,就各自散了。

姜芷媛回去休息,姜鹤天则是开始着手派人出去调查上官玥的事。

姜府依旧风平浪静,仿佛和以往没有什么不同。

......

灵霄学院。

一个月的时间匆匆流过,转眼间,到了楚流玥被关兽苑的最后一天。

一大清早,楚流玥就起来了。

吞噬原力,调整气息。

任由原力在体内运转了一个大周天之后,她才再次睁开眼睛,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

神清气爽。

不得不说,在这的一个月时间,她过得的确非常舒服自在。

毕竟和这么多厉害的魔**手的机会,可不是人人都能有的。

正在这时,外面传来了一道熟悉的声音。

“楚越!今天你可以出去了!“

这是俞煜长老在外面喊她。

阿琼和淘淘都看了过来。

楚流玥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而后冲它们灿烂一笑:

“今天我就要走啦!“

阿琼眼中流露出一丝不舍,淘淘犹豫了半天,竟是起身走到山洞门口,一屁股坐了下来,浑身写满了抗拒。

楚流玥有些哭笑不得:

“淘淘,你这是舍不得我走吗?”

淘淘偏过头不肯说话,执拗的不行。

楚流玥心中一暖。

其实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她和淘淘早已经亲近了许多。

就此离开,她心中也很是不舍。

“放心,我之后还在学院,有机会就会来看你们的。”

“楚越?”

俞煜长老看人还没出来,就催了一声。

楚流玥走过去,拍了拍阿琼,又拍了拍淘淘。

淘淘这才乖乖的让出路来,委屈巴巴的俯视着楚流玥。

啪嗒。

一颗拳头大的泪水掉下,砸落在了楚流玥的手上。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