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后的日子,楚流玥过得非常规律。

每天白天找一只魔兽去切磋,赢了就连吃带拿,把人家的家底搜罗一遍,输了就屡败屡战,实在是打不过就跑。

得益于突破了八阶武者,她在逃跑的时候,速度还是挺快的。

偶尔逼得退无可退了,她就会瞬移。

对方紧追不舍,跟着她跑了回去,但有阿琼坐镇,最后只得悻悻而归。

总的来说,楚流玥这段时间过得还是很顺利的,而且经过一番番的苦战,她的战斗力也在迅速飙升。

而这一切,俞煜长老等几人却并未发觉。

终究算是平安无事。

......

仙水陵。

姜芷媛一路匆忙赶回,总算是以最快速度抵达。

姜府门外,负责看守的侍卫远远看到姜芷媛回来,都是吃了一惊,对视一眼,连忙迎了上来。

“大小姐!您回来怎么也没提前通知一声,我们好去接您啊!”

姜芷媛脚步不停,直奔府内。

“爹爹呢?”

看她行色匆匆,风尘仆仆,好像是有十分紧急的事情要处理,侍卫们也不敢怠慢,连忙道:

“家主就在府内呢!”

听到这一句,姜芷媛心中稍安,而后以更快的速度赶去。

“大小姐回来了!”

其中一个侍卫连忙小跑着跟上,另一个则是速度更快,跑前面通报去了。

姜府内外很快就都知道了这个消息。

姜芷媛身份尊贵,一听她回来了,府上不少人都是连忙出来迎接。

以往姜芷媛还会做做样子,但今天却是没了心情,连一个多余的眼神都没有递给这些人,就直奔姜鹤天的院落。

她似一阵风般吹过,只剩下众人一脸茫然。

“这...大小姐是出什么事儿了,脸色竟这般难看?”

“我还从未见过大小姐这模样呢...通身像是结了冰一样寒气逼人...“

“以前大小姐见了咱们都乐呵呵的打招呼,今天这样,应该也不是故意的吧...看她这么着急,许是真的有什么急事儿呢。”

“罢了罢了,这也不是咱们能议论的,都散了吧!”

姜芷媛并未理会这些言语,径直向前走去。

刚刚走到院落大门前,听到消息的姜鹤天就走了出来。

原本满是欣喜笑意的面容,在看到姜芷媛冰冷焦急的神色之后,就瞬间凝滞。

“爹爹!”

看到姜鹤天,姜芷媛悬着的心总算放下,不由喊了一声。

姜鹤天心中一沉,连忙上前。

“芷媛,你这是怎么了?”

这么多年,姜芷媛在他眼里一直都是得体大方的,让他骄傲的。

他还从未见过她如此憔悴焦虑的模样。

尽管她衣着华贵,装发精致,但依旧不掩面上的疲倦,隐隐之间,还带着几分狼狈。

“爹爹——”

姜芷媛刚准备说话,又想到周围还有一些人,便欲言又止。

姜鹤天心领神会。

“有什么事儿咱们进屋,你慢慢说给爹爹听。”

说完,二人就前后脚回了屋子,只剩下外面一头雾水的众人。

......

“芷媛,到底怎么了?”

一进屋,姜鹤天就忍不住担忧的开口询问。

姜芷媛深吸口气,问道:

“爹爹,您怎么没有给我回信?”

”回信?回什么信?“

姜鹤天惊诧反问。

看到他这模样,姜芷媛立刻就明白了什么。

“您没收到我的信?我专门放在千机鸟的体内送回来的。”

姜鹤天摇头。

“我这段时间都在仙水陵,但的确未曾收到过你的任何消息。”

姜芷媛咬了咬牙。

果然!

“爹爹,我之前给您写了信,但应该是被人拦截了,所以您才没收到。”

怪不得!

怪不得她等了那么久,爹爹这边都没有回应,原来早就出了问题!

“到底什么事儿,让你这般着急?另外,敢拦截你的信的人应该不多吧,会是谁干的?“

姜芷媛摇摇头:

“我也不知。”

虽然从学院到仙水陵路途遥远,但以前传信的时候,从没出现过意外。

这次必定是有人故意为之。

只是一时半刻,怕是还不能查出来。

“这事儿稍后再查也好。我这次回来,是有件事,想要请您帮忙。“

姜芷媛顿了顿,梳理了一下思路,将学院中最近发生的事情,简单陈述了一遍。

听完之后,姜鹤天皱起了眉头:

“...所以,你现在怀疑,那个楚越,身份有问题?”

“是。容修待他,态度实在是不一般,让人不得不心生质疑。”

姜芷媛咬了咬唇。

“而且...他也有一只和上官玥一样的赤尾丹凤,这未免也太巧了。”

姜鹤天问道:

“你猜测那楚越就是上官玥?”

姜芷媛迟疑着点点头。

姜鹤天陷入沉默,双手负于身后,在房间内来回踱步。

好一会儿,他才道:

“你这怀疑不无可能,但是...云天阙那边,并未传出王妃离开的消息。”

要知道,以上官玥现在的身份,去任何地方都一定不可能是悄无声息的。

自从被选为王妃之后,她一直待在云天阙,又怎么会出现在万里之外的灵霄学院?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