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耳花斑兽眼中划过一抹惊慌。

它当然知道自己这么做是犯了大忌,对方会生气也是无可厚非。

可是...它在这等了一晚上,都没见楚流玥过来,还以为她是不知道兽苑的规矩,就心生侥幸,想要过来捡个漏。

谁知这才刚开始动作,人就来了!

它低低的呜咽了一声,身上又抖落了一些细碎的小块。

等把身上的这些都清理了之后,它退后散步,俯首。

这便是求饶了。

可惜这一招在楚流玥这没用。

“有这觉悟,早干什么去了?”

楚流玥的话让银耳花斑兽越发紧张。

昨天乌金魔狼被杀的时候,它也在场。

当时的情景,它可是看的清清楚楚!

它实力不如乌金魔狼,对方若是也打定主意对它下杀手,那岂不是死定了?

银耳花斑兽又退后了一步,夹着尾巴,看起来颇为慌乱害怕。

唯有那双眼睛,在滴溜溜的转着,仿佛在筹谋着什么。

唰!

正在此时,楚流玥忽然动了!

她的速度极快,眨眼之间便飞到了那银耳花斑兽的身前!

银耳花斑兽毕竟是神兽,反应敏锐,掉转方向,立刻就要逃离!

“不想被刺个透心凉,就立刻给我老老实实呆着!”

楚流玥一声清喝,令银耳花斑兽的动作猛然顿住!

它匆忙一瞥,就瞧见楚流玥手握赤霄剑,似是随时都会出手!

嗡!

剑鸣声响!

银耳花斑兽心中惊惧,终于还是没跑出去,乖乖的卧在了地上。

楚流玥落下,抬脚朝着它走了过去。

嗒。

嗒。

有节奏的脚步声像是踩在了心脏上。

锋利的剑尖上冷芒闪烁。

铮!

楚流玥抬手,剑尖直指银耳花斑兽!

距离,不过一寸!

只要再往前一点,她便可轻易将其刺杀!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你在兽苑待了这么久了,连这个都要我来告诉你么?”

楚流玥说的云淡风轻,但银耳花斑兽却几乎吓破了胆。

它巴巴的看着楚流玥,满是哀求。

楚流玥神色平静的看着它,旋即毫不犹豫的出手!

嗤!

银耳花斑兽的两只耳朵,被她削掉!

“呜!”

突如其来的刺痛让银耳花斑兽发出一声悲鸣。

这耳朵对它们意义重大,被削掉之后,听力将会大受影响,从而连带着战斗力也大大下滑。

切去耳朵,对它们而言,乃是极重的刑罚,甚至算得上是屈辱。

但此时,好不容易保住一条命的银耳花斑兽,又哪儿还有心情去计较这些?

“念在你是初犯,这次就先小小的惩戒一番。若有下次...”

楚流玥淡淡瞥了它一眼。

银耳花斑兽也顾不得自己血流不止的耳朵,连忙摇头。

不会了!

不会再有下次了!

楚流玥这才收剑。

“滚!”

一声令下,银耳花斑兽就忙不迭的跑开,没一会儿就彻底消失了。

“你竟没有杀它。”

三目神鹰的声音里带了一丝惊诧。

楚流玥长剑入鞘。

“它还不值得我真正动用赤霄剑。”

用一次对力量的消耗极大,一只银耳花斑兽,可不值当。

她从一开始想的就是用赤霄剑做做样子罢了。

“何况,它活着回去了,消息才能传开不是。”

楚流玥摸了摸下巴。

“一举两得,何乐不为?”

已经杀了两只,基本上已经够了。

剩下的,只要多用点心,足以对它们进行威慑。

随后,楚流玥走过去,将地上的乌金凝石收了起来,又朝着洞穴里面走去。

......

这洞穴宽度一般,但极其狭长。

楚流玥往里面走了好一段距离之后,才终于看到了尽头。

一大块完整的乌金凝石,静静盘踞在山洞的最深处!

楚流玥眼睛一亮。

这比她之前想象的还要多!

她迅速走过去,看到边缘部分被咬掉了一些,但所幸对整体影响不大。

“这块乌金凝石少说也有百年,蕴含力量极其丰沛,给那钢脊兽幼崽用去倒是合适。”

三目神鹰说道。

楚流玥点点头。

其实她也是这么想的。

有这么一大块,应该足够让它尽快恢复力量的了。

如果顺利,说不定还能提前突破成为神兽。

楚流玥二话不说,将整块乌金凝石收走。

随后,她又在里面四处搜寻了一圈,陆陆续续找来了一些东西,大多是乌金魔狼生前从各得来的东西。

有一些神兽的骨头,一些药材,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玉石块。

楚流玥将这里搜刮了个七七八八,才终于结束,转身离开。

走出洞穴,楚流玥略作停顿,便朝着另一个方向飞去。

过了一会儿,三目神鹰才发现她似乎并不是要回去。

“你这是要去哪儿?”

三目神鹰心中其实已经浮现了一个猜测。

楚流玥挑了挑眉。

“别忘了,昨天我还杀了一只金云豹。”

那边的东西,她当然也是要拿走的。

果然。

三目神鹰顿时了然,旋即又问道:

“你知道那金云豹的老巢?”

刚才她似乎并没有问它...

楚流玥红唇微勾。

“当然。”

她去了还不止一次呢。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