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淘大大的眼珠转了转,似乎对这个名字还颇为满意。

其实一开始它对楚流玥是有着嫉妒和怨念的,尤其是在它濒临绝境,不断对娘亲发出求援的信号,却始终得不到回应的时候。

它和娘亲相依为命,从有记忆开始,娘亲待它一直很好。

它时常在外面淘气闹腾闯祸,娘亲也总是维护着它,不让任何兽欺负它。

可这个人来了,一切忽然都变了。

它这才发现,原来在娘亲心中,这个人的地位,比它更重要。

在它以为自己要死的时候,这种情绪更是到达了巅峰。

但...

她救了它。

而且她的眼神之中充满了内疚与抱歉。

淘淘忽然就觉得恼不下去了。

尤其她身上的气息还很好闻,让它不自觉的想要亲近——对,它最开始的时候,就是冲着这个去的。

只可惜她好像误会了。

娘亲也为此踢了它好几脚。

淘淘看了自家娘亲一眼,想起它朝着自己奔来的时候的绝望与悲恸,忽然就释然了。

它闭上眼睛,在楚流玥的掌心轻轻蹭了蹭。

楚流玥心中一暖。

她走到旁边,取出了药鼎和药材,开始准备炼药。

轰!

一团赤色火焰在药鼎之中熊熊燃烧起来!

偌大的山洞都跟着明亮了起来。

大把大把的药材被楚流玥有条不紊的扔进去。

一股浓郁的泛着几分苦涩的药香,逐渐弥漫开来。

楚流玥望着药鼎中升腾的火焰,以及逐渐融汇在一起的汤药,轻轻吐出一口气。

不得不说...

突破了八阶武者之后真的很爽!

她对周围的警觉力提升了许多,浑身上下都像是经过了一次洗礼般,轻盈自在。

就连炼药的时候,都感觉轻松了不少。

这次突破,总算是将之前从北冥太祖那里抢来的原力彻底消化。

但除此之外,水珠之中其实还贮藏着更多力量。

那些,应该是要到以后突破的时候,才会出来了。

楚流玥这次甚至比较庆幸自己是在兽苑突破的。

虽然引来了不少魔兽的围攻,但好在有惊无险。

重点在于,亲眼见证她突破的,只有那几位长老。

一般的修炼者突破八阶武者,绝对不会有这样的动静。

知道的人越多,她的身份越是难以掩饰。

这几位她还都很放心。

只是以后再要突破的话...只怕是得提前做好准备了。

实力提升了之后,楚流玥炼药的速度都快了许多。

不一会儿,她就将熬好的汤药给淘淘喂了下去,随后又处理了一些药材,覆在了它身上的伤口处。

还好她手里的药材一直不少,这才够用。

楚流玥决定等出去以后找万峥长老报销。

将淘淘的伤势完全处理好之后,已经是半个时辰过去了。

楚流玥又帮阿琼炼制了丹药,调整气血。

虽然它没有受什么外伤,但之前眼睁睁看着自己孩子被虐打,甚至差点被杀,也给它的精神造成了极大的损害。

这边的事情处理完之后,转眼一看,淘淘已经睡着了。

阿琼神色怜爱而疼惜的望着它。

楚流玥拍了拍阿琼:

“今天好好休息。其他的,明天再说。“

......

毫无疑问,这是惊险至极的一晚。

伯琰长老二人回去的路上,都没怎么说话。

直到即将分别的时候,伯琰长老才终于叫住了他。

“万峥。”

万峥长老回头。

伯琰长老沉默片刻,似是有些犹豫。

“楚越这情况...你之前知道吗?”

万峥长老当然明白他问的是什么,摇了摇头。

“不知。”

“他才突破八阶武者,就闹出这么大的动静...”伯琰长老深吸口气,“找个时间问一问他当初突破七阶武者的时候,召唤了几道雷劫吧。”

万峥长老也赞同的颔首。

一开始楚越进来的时候,只说自己是七阶武者。

当时还有不少人很是瞧不上。

就连他们也都以为楚越是专研天医,对其他的修行不甚在行才会如此。

可现在看来,分明不是这样!

“他在这几项上的天赋,几乎不分伯仲。万峥,你可是捡了个好徒弟啊!”

就连伯琰长老都忍不住有些羡慕。

能收一个这样的学生,足矣!

万峥长老心中高兴,眼角眉梢都带了笑。

“那可不,我眼光一向好的很!”

在学院这么多年,他教过不少学生,但真正收为入室弟子的,却是少之又少。

近些年更是一个都没有。

“说真的,除了当年那丫头之外,楚越是我唯一看得上眼的。我本以为他只是在天医上有灵性,没想到...”

万峥长老脸上露出一丝怀念之色。

“仔细说起来,这两个孩子还真是颇有几分相似啊!甚至连来历身份不明这一点,也都一样!“

伯琰长老笑了笑。

“都过去了就不提了。你若是想知道他的身世,找时间去问一问容修,不就都知道了?”

万峥长老嘿嘿一笑,转身离开。

“那倒不必。小子愿意说就说,不愿说,我自还会宠着!”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