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起来很不可置信对吧?但事实的确如此,乃我亲眼所见。当然,现在你们也都见证了。”

俞煜长老摇摇头。

“我也不知楚越做了什么,能让那只成年钢脊兽如此。宁可舍弃自己的血脉,也要护他到底。“

伯琰长老二人一同震惊的沉默了下来。

”但就算有那只钢脊兽在,也未必能支撑太久。“

俞煜长老看了一眼天空。

“突破八阶武者,通常都需要好一段时间。我现在也不能确定,楚越到底什么时候能突破。可一旦这些魔兽群起而攻之,只怕...”

更不用说,楚越还有可能突破失败。

那就更糟糕了。

伯琰长老忽然道:

“若是能调虎离山...”

”这个路走不通。楚越现在即将突破,无数天地力量都被他调动了起来,在这些魔兽眼里,没有什么比这个更让它们渴望的了。“

俞煜长老在兽苑看守多年,经验自然比其他人多。

连他都这么说,那就证明是真的不行了。

“而且,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想要靠近那座山,将他带走,也基本上是不太可能。”

“山洞之前的那只成年钢脊兽,摆明了会拼死抵抗外敌侵扰,我们也包含其内。另外,周围这么多魔兽正虎视眈眈,我们此时突围进去,不但不会对事情有任何帮助,还有可能对它们造成刺激,逼的它们出击。“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到底该怎么办!?”

万峥长老忍不住冲着伯琰长老喊道,

“你看!当初我就说别把他送到这!危险!你不听!伯琰,我这徒儿要是出什么事儿,我绝对和你没完!“

面对万峥长老的愤怒,伯琰长老没有生气,面容依旧冷静。

“这里是灵霄学院。院长不在,一切由我负责。有我在,绝不会让楚越出事儿!“

铿锵的语调令万峥长老逐渐镇定了下来。

他闭了闭眼。

“伯琰,对不住,我刚刚失态了...”

“现在先不说这个,想办法把人带出来才是最重要——“

轰隆!

又一道惊人的能量波动,从山洞中传来!

伯琰长老拳头紧握,纠结许久,终于咬牙道:

“先等他突破再说!”

......

半山之上,金云豹冷冷的盯着身前的钢脊兽幼崽。

浓厚的血腥气息四溢。

它是神兽,对付这么一只九品的幼崽,当然不在话下。

何况,唯一能护着它的那只成年钢脊兽,竟是一直守在山上,并未下来。

金云豹抬眸看去,似是挑衅一般的,舔了舔自己的爪子。

......

这一切,阿琼当然看得到,而且看得清清楚楚。

它双眼猩红,充斥着疯狂的愤怒与恨意!

让人毫不怀疑,一旦有机会,它就会将下方的金云豹彻底厮杀!

但,它没有动。

它如一座城墙,死死的拦在山洞之前,将里面的楚流玥谨慎小心的保护好。

唯独那双眼睛,盯着金云豹的一举一动。

对方在它孩子身上留下的每一处伤口,它都记得清清楚楚!

只要...只要等楚楚流玥突破,它必将这些苦痛,千百倍的偿还在那金云豹的身上!

看到阿琼满眼的怨恨,金云豹的眼里,竟是流露出了一丝满意的神情。

它就是要对方感受这些苦痛!

它要让它亲眼看着自己的孩子被杀!

钢脊兽孕育子嗣极其困难,有的一生只会诞下一只。

这就导致它们对自己的孩子极其疼宠,也极其看重。

有的钢脊兽甚至会因为失去孩子郁郁而终。

这一只...想必也不会例外!

想到这,金云豹越发的嚣张得意。

它偏了偏头,看向躺在地上,几乎已经没了声息的钢脊兽幼崽。

此时的钢脊兽幼崽,其实已经疼得麻木了。

它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它竭尽所能,唯一能做的,就是艰难的转动脑袋,看向半山腰上。

母子遥遥对视。

它的眼中是思念,是渴求,也是绝望。

它似是想再喊一声,可嗓子已经无法出声,只发出了破风箱一般的喘息声。

尝试几次失败之后,它终于放弃,缓缓闭上了眼睛。

两行泪水,从钢脊兽幼崽的眼中落下。

金云豹纵身一跃,跳到了它的身上,张开了血盆大口,朝着那钢脊兽幼崽的喉咙咬去!

这一口下去,必死无疑!

阿琼浑身剧烈的颤抖了一下,下意识的想要闭上眼睛。

但它没有。

它要看清楚对方是怎样杀了它的孩子!

它隐忍无声,却有两行血泪,滚滚落下!

金云豹尖锐的獠牙,闪烁着冰冷的光!

它俯首咬去!

咻!

一道锋锐至极的破空之声响起!

金云豹心中一惊,立刻朝着旁侧躲闪而去!

然而它快,那一道冷风更快!

它甚至尚未完全从钢脊兽幼崽的身上跳离开,眉心处就忽然被一把利剑,从后面洞穿!

然而这还没完,那把剑竟是直接将它带出,直直钉死在了地面之上!

鲜血四溅!

它僵硬着身子,眼珠爆出,半颗脑袋都变了形,凄惨可怖!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