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话落下,对面男人的脸色当即变了。

姜芷媛也是骤然回神,心里“咯噔”一下。

——她怎么当众把这些话都说出来了!?

就算她心里是这么想的,或者许多人都是这样想的,这样的话也绝不该由她的嘴里吐出来!

周围明显安静了下来。

站在近处的一些人都看了过来,神色各异,眼神微妙。

姜芷媛如芒在背,瞬时间几乎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有的话,其他人都能说,唯独自己不能说!

之前她各种暗示,都在不断表明自己是被横刀夺爱的那一个,很多人对云天阙那边的情况不太了解,也就大多信了她的话,认为她是受尽了委屈,对她各种同情和怜爱。

可如果是自己裸的说出来,性质就完全变了!

这不是在公然告诉大家,她一直对那个王妃之位是视为己物的吗?

”我、我不是那个意思“

姜芷媛慌乱起来,想要解释。

可结结巴巴了半天,也说不出半个合理的借口。

越是紧张,就越是不知该如何挽回这局面。

“姜芷媛师姐。”

正在这时,一道淡漠清冷的声音传来,打破了这僵冷的仿佛冻结了一般的氛围。

姜芷媛立刻扭头看去,却见说话之人,竟是一个看起来二十岁左右的青年。

他身着一袭青衫,长身玉立,容貌清秀。

只站在那,就好似一幅水墨画般。

比寻常人清浅许多的瞳色,令他看起来多了几分疏离的气息。

“你是林知非?”

姜芷媛记得自己见过这张脸。

没记错的话,这个人就是这些新生之中,最先登上青云榜的那个。

同时,他也是洞天崖林家的少爷。

当初,楚流玥乔装打扮去了云天阙,就是跟着他们一起的。

想起这些,姜芷媛心中便生出了几分厌烦。

和那个女人有关的一切,她统统都嫌恶的很!

“你找我有事儿?“

姜芷媛的语气明显冷了许多。

林知非却似乎并不在意,微微一笑。

“是有一件事。听说姜芷媛师姐在玄师上的修行颇为出色,知非想要请教一番,不知——可否?”

原来是为了这事儿。

姜芷媛心中冷嗤,面上却是神色淡淡。

“林师弟,你刚登上青云榜,年少气盛是难免的。想要找人进行挑战,本也无可厚非。但这人选,你却是要好好挑才行。在场的还有不少玄师,都可与你好好切磋,你便不用在我这浪费时间了。”

这话表面说的客气,但实际上不过是在讽刺林知非实力不够,不自量力。

但凡有个脾气的,都难免要生出几分气来。

但林知非听完,却是神色如常,好像并不在意。

“姜芷媛师姐说的对。实力差劲之人,的确不应该妄图与强于自己太多的人比较,否则的话,最后受伤受辱的,只会是自己。“

姜芷媛脸色一变。

这简直是在明目张胆的骂她!

用脚指头想也知道,林知非这是在暗指当日云天阙众发生的事情!

她接连几场,都输给了那个楚流玥!

“你到底想说什么?!”

姜芷媛已经没了耐心。

林知非笑了笑。

“我想说的,就是刚才那些话呀,莫非姜芷媛师姐没听清楚?”

他微微扬起下巴,眼神逐渐冷冽。

“我本想请姜芷媛师姐共同切磋,奈何姜师姐似乎并不愿答应。不过其实我倒是并不认为,我与姜师姐你,差距有你想的那么大。“

姜芷媛气极反笑

“你说什么!?”

这意思是说,她狂妄自大!?

“林师弟,你莫非以为,上了青云榜,便是无敌了?别忘了,在那上面,你与我之间,可是差了足足几十个人呢!“

此时,这边的动静也已经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

大多数人都是觉得林知非有些狂妄了。

他是很出色,但姜芷媛已经在学院待了好几年了,而且还是公认的佼佼者,在青云榜上的排名位居前列。

他居然这么说话

未免也太看得起自己了吧?

但林知非却似乎完全不在意周围人的看法。

他看着姜芷媛,道

“姜师姐若是不信,大可一试。”

这便是再直接不过的挑战了!

不,或者说是——挑衅!

“你确定?”

姜芷媛上下打量了林知非一眼,微微眯起眼睛。

“林师弟,胆子大是好事儿,可有时候不知收敛,也会给自己带来麻烦。我最后劝你一句,好自为之啊!”

林知非看了她一眼,唇角没什么笑意的勾了勾。

“多谢姜芷媛师姐的教诲。我这点胆气与您比起来,其实真不算什么。”

他慢条斯理,一字一句说道

“毕竟,颠倒黑白的话,你都说的出口,还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我又有什么不敢的呢?”

姜芷媛心脏猛地一沉。

她竭力克制住自己暴怒的冲动,勉强笑道

“林师弟,你这说的什么意思,我听不——”

“王妃之位,乃是通过比赛选定。当日,你明明从头输到尾,却不知这‘王妃样样都不如你’的话,姜芷媛师姐你,又是怎么说出口的?”

林知非每多说一个字,姜芷媛的脸色就白一分。

说到最后,她的脸色已经一片惨白,浑身微微颤抖。

“你、你!”

她张了张嘴,却说不出任何反驳的话。

因为林知非说的,都是真的啊!

她是输给了楚流玥,而且不止一项!

眼看姜芷媛竟是没有反驳,围观众人逐渐意识到了什么,面面相觑。



云天阙那边的事情,他们大多都不太清楚。

偶尔听到一些消息,也大多是从姜芷媛等人那边传出的。

如今林知非这说法,怎么和之前姜芷媛说的完全不一样啊!?

“姜芷媛师姐。既然你输了,也可说成自己赢。那即便是我输了,应该也不会是什么大问题吧?”

林知非问道。

“不如,我们还是先比一比看看,看看到底谁能赢?”

兽苑。

风平浪静。

俞煜长老抬眸看向某个方向,疑惑的皱起眉头。

“这都已经好几天了,楚越那边怎么还是没有任何动静?”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