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知道自己缺失了一部分记忆之后,楚流?就开始想尽办法,想要让自己记起来。

之前她尝试过很多法子,也经历过不少折磨,但大多数情况下,都徒劳无功。

她怎么都想不起来。

她不记得自己是怎么来的神墟界。

她不知道自己怎么登上的青云榜第一。

她不明白自己在灵霄学院到底都做过什么,又为何最后将这一切都忘得干干净净!

很多时候,她甚至会觉得自己这样其实是没什么意义的。

既然迷雾已经存在,让她看不清晰,那么干脆就不去看,不就好了吗?

可现在,她终于意识到,那绝不是毫无意义的。

因为那迷雾之后的,是她绝对不舍得忘记的风景。

就好像现在,她如此突然的就想起了当初在兽苑的一些事情。

尽管记忆依旧是残缺的,甚至是不甚清晰的,但

对她而言,依旧弥足珍贵。

“阿琼!”

楚流?深吸口气,将眼中泪意掩去,紧紧的抱了它一下,然后松开手,后退几步,仔细的打量了它一圈,灿烂笑道

“阿琼,你长大了!”

几年前她们在兽苑初见的时候,它比旁边那幼崽大不了多少。

没想到如今已经成年,而且还有了孩子了!

阿琼亲昵的在她掌心轻轻蹭了蹭,站起身来,眼中也满是欢喜和激动。

其实一开始它并不太能确定楚流?的身份,所以才抱着几分谨慎的态度。

但现在,总算可以安心了!

“嗷?“

被忽略良久的幼崽终于找到机会插话,眼神在楚流?和自己娘亲身上转来转去,满是茫然和不解。

显然,它到现在都是蒙的。

明明自己才是娘亲的儿子,怎么娘亲对这个忽然冒出来的人族,比对自己还好?

楚流?瞧着它似是有些吃醋生气的样子,忍不住哈哈一笑。

“放心,我不会抢你的娘亲的!”

那幼崽的眼神中,流露出浓浓的怀疑。

不抢?

那娘亲怎么对她那么好?

而且刚才她还和娘亲抱抱了!

更不用说为了她,娘亲第一次动手打它了!

它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于是,它凑到了自家娘亲身边,撒娇的蹭了蹭,眼巴巴的望着它。

让她走。

让她走。

让她走嘛——砰!

它的身子再次被自家娘亲踢飞。

“嗷!”

这日子没法过了呜呜呜!

楚流?眉头微跳,委婉劝道

“阿琼,你这当了娘亲了,怎么脾气一点儿没改呢好歹也是你儿子不是”

“嗷嗷!”

就是!

连这个人族都这么说了,娘亲好狠的心!

阿琼瞥了它一眼。

它迅速闭上了嘴巴,不敢再多说半个字。

它算是看明白了,这个人族,就是它天生的克星啊!

可惜娘亲太向着她,今天肯定是不能再做什么了。

等以后有机会反攻了再说!

眼看它终于消停了下来,阿琼才看向楚流?。

小家伙怎么会懂,如果没有眼前这个女子,它早就不复存在,又何来的它?

楚流?笑起来

”走吧!我们去看看你现在的家!“

深夜。

月上中天。

坐在某个山头上的俞煜长老收起身前的玄阵,抬眸看了一眼。

都已经这么晚了也不知楚越现在情况如何了?

想到这,他朝着远处的层叠山峦看去。

静谧的夜晚,除了偶尔拂过山间的风声,再无其他声响。

一切都和往日没有什么区别。

“奇怪”

俞煜长老捋了捋胡子。

“按理说生人进入兽苑,必定会引起不少魔兽的攻击,绝不可能这样安静的啊”

这情况实在是有些诡异。

但他又可以肯定,楚越并不是出事儿了。

否则玄阵必定早已异动。

“难道是找了个隐蔽的地方躲着了?”

忽然,他一拍手。

“啧,怎么忘了他还有一只契约神兽呢!”

听说还是一只血脉非常纯正的赤尾丹凤!

有这么一只神兽坐镇,寻常魔兽还真不会去找他的麻烦。

这倒是为楚越省去了不少麻烦

俞煜长老忍不住笑了一声。

“但愿明日还能如此平静祥和吧!”

这兽苑中,可是有那不怕赤尾丹凤的存在啊!

这一晚,有阿琼的帮忙,楚流?总算可以安稳的休息。

在它们所住的山洞中,楚流?和阿琼简单聊了一些事情后,便独自靠着一块巨石,枕着手臂,打算入睡。

阿琼也知道她这一天非常累,便没有打扰,安心的在旁边守着她。

可楚流?睡得并不安稳。

梦里,又是一些似熟悉似陌生的画面。

大多数和兽苑有关的,当然,还有阿琼。

说起来,她们之间也算是有缘。

楚流?第一次来兽苑的时候,碰到的第一只魔兽,就是它。

当时它正被其他神兽追杀,狼狈奔逃中,遇到了楚流?。

她帮它逃过一劫,还给它取了个名字。

不过没有契约。

楚流?想到。

当时她已经契约了团子

忽然,楚流?猛地睁开眼睛!

——团子也随着她来过神墟界!

她竟是从未想过去问问它,它都还记得什么?

------题外话------

再次跟大家道歉!

昨天闹了个乌龙,本打算给大家退潇湘币,但因订阅平台较多,红袖与qq等读者无法一一退还,所以最终将前面重复的那一章替换为今日第一更,订阅过的亲可以继续正常看~给大家造成麻烦了,实在是不好意思!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