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流玥在自己的住处略微忐忑的待了一段时间。

下午的时候,学院传来消息:万酒山自今日起,即将关闭维护,时间为一个月。

学生们对此十分惊讶,毕竟万酒山虽然每日都有禁令时间,但几乎从未这样关闭长达一个月的时间过。

对此,大家议论纷纷,生出了各种猜测。

但实际上,就连许多长老对此都是一头雾水。

昨天还是好好的,今天莫名其妙就要闭山,而且时间还不算短,实在是有些奇怪。

不过很多长老也都知道万酒山并非寻常之地,所以也就没有多问。

学生们虽然遗憾失去了一个可以放松的地方,但好在只有一个月,便顺其自然的接受了。

当然,他们不接受也没什么意义。

楚流玥本来想出去走一圈,再去万酒山看看团子,想了想,最终还是放弃了。

现在她也只能希望团子能够安全无虞的在万酒山渡过这一个月了。

暂时搁置了这件事之后,楚流玥就开始等容修回来,同时,也在等着自己即将面临的惩罚。

她可不会天真的以为,自己能就此逃过一劫。

从伯琰长老的反应来看,这是他最为生气的一次,绝不可能轻易揭过。

要知道,上次知道她将那赤霄剑据为己有的时候,他都没露出今日那样的神色。

可见万酒山之重要!

这也让楚流玥更加确定,万酒山顶的那个泉眼之中,必定藏着和学院有关的巨大秘密。

楚流玥想不出学院会对她采取什么措施。

虽然有万峥长老和容修帮忙,但她直觉自己的后果也不会太好。

这一等,就等到了傍晚。

但是回来的并非是容修,而是文西长老。

“楚越。”

文西长老立在结界之外,将自己的青玉令牌置于其上,同时呼喊楚流玥的名字。

一直在房间中静候的楚流玥听见这声音,立刻起身走出门外。

她一眼就看到了结界外的文西长老。

此时,他正一手负于背后,目光复杂的看着她。

楚流玥心里“咯噔”一下,不自觉放缓了步子上前。

“文西长老,您怎么来了?”

文西长老没说话,只是就那样看着她,像探究,像不解,像纠结。

好一会儿,他才道:

“你先出来再说。”

“哦。”

楚流玥说着,从结界中走出,而后老老实实的站在了文西长老身前。

“你又闯祸了?”

文西长老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静一些,可实际上,是个人都能听到其中压抑的情绪。

楚流玥犹豫片刻,点了点头。

文西长老扶额,简直不知该说些什么好。

“你不是才从那蓬岷山出来吗?啊?这怎么又惹事儿了啊!”

他都已经好久没见过伯琰那个表情了!

更令人震惊的是,这次似乎还牵连了容修,以及尚玉森和欧阳那两个老家伙!

“你能耐真的是越来越大了你!你说你到底干了什么事儿,让伯琰如此生气?”

楚流玥顿时明了,看来文西长老对这件事并不知情。

伯琰长老虽然恼怒,可还是选择将这件事压下去。

一方面可能是此事牵涉不小,另一方面,则可能还是为了保住那万酒山的秘密。

但这些楚流玥就无从得知了。

她抿了抿唇,小心翼翼的问道:

“文西长老,容修他们...怎么样了?”

“你还有闲心问他们?你自己现在都自身难保了!”

文西长老终于忍不住拍了楚流玥的后脑勺一下。

但顾虑到孩子年纪还小,而且瞧着这模样也可怜,到底没舍得下重手。

楚流玥“嘶——“了一下,捂着脑袋可怜巴巴的看了他一眼。

文西长老先是心中一软,转而就打了个哆嗦。

呸!

什么可怜!

这小子是看准了他吃软不吃硬,才故意这么看着他的!一定是!

这要真是什么都没干,能让伯琰如此反应?

可惜伯琰那边似乎打定主意封锁消息,只说让他将楚越带过去,倒是也没提到底是因为什么。

他也就只能心里暗自琢磨猜测一下了。

可想来想去,他也想不出,这小子到底是干了什么,能牵涉到这么多厉害人物的?

文西长老觉得后背有点发寒,警惕的打量了楚流玥一圈。

这小子...

该不会将来的某一天,直接将他也卖了吧!?

“他们自有处置,你不用管。现在万峥正在东皇钟楼和伯琰商量着怎么处理你,万峥说什么都要求你在场,这才特地让我先接你过去。“

楚流玥心中微暖。

万峥长老应该已经知道了这事儿了,但他如此坚持这个要求,应该也是为她考虑。

她点点头。

“多谢文西长老。”

文西长老哼了一声。

“走吧!”

身为将楚越招收进来的长老,他虽然不是他的师父,可也多少负有一点责任。

刚开始的时候,他只觉得高兴兴奋,招来了这么一个难得一见的天才。

可现在,他为毛隐隐有种被坑了的感觉?

而且随着楚越在学院中待的时间越长,这种感觉还就越明显!

文西长老想到这,忍不住幽幽一叹。

怎么一个二个不省心的,都让他给摊上了?

......

再次来到东皇钟楼,进入大厅,楚流玥明显感觉到了氛围和之前的有些不同。

“人带来了。”

文西长老说道。

楚流玥飞快抬眸看了一眼。

偌大的大厅之内,伯琰长老和万峥长老坐在那里,除此之外,容修三人都已经不在。

她收回视线,恭敬行礼。

“学生楚越,见过伯琰长老,见过师父。”

伯琰长老冲着文西长老使了个眼色。

文西长老心领神会。

“那你们先说着,我还有点事儿,就先走了。”

说完,便转身离开。

等他的身影完全消失在了门外,楚流玥立刻感觉到房间之内的气氛紧张了起来!

似乎连空气都开始寸寸凝结!

两道有如实质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好似尖刀一般刮过!

”楚越,伯琰说你又在万酒山闯祸了,可是真的?“

万峥长老沉声问道。

楚流玥坦诚的点点头。

“学生有错。”

万峥长老深吸口气。

伯琰长老哼了一声。

“万峥,他亲自承认的,你还想为他辩解什么?”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