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流玥心中一叹。

就知道什么事儿都瞒不过他。

独孤墨宝好像在学院中有着无数双眼睛一般,无论发生什么,他总是能迅速而清楚的了解到。

楚流玥早就觉得这事儿太过奇怪而诡异,但却一直没能得到答案。

就好比现在。

昨晚万酒山上,确确实实只有他们四个人。

有山外那一层结界的庇佑和遮掩,外面的人对此都一无所知。

按理说,现在知道这事儿的,除了他们四个,应该就只有伯琰长老了。

而伯琰长老那边,还是他们主动坦白的。

独孤墨宝竟然猜的这么准...实在是不合常理。

“是。”

楚流玥选择如实交代。

她可不觉得自己有那个能耐,能骗得过独孤墨宝。

独孤墨宝微微蹙眉,眼中神色变得危险起来。

“我之前与你说的话,你都忘了?”

楚流玥当然没忘。

当时就因为独孤墨宝言明,不准她再在那个时间进入万酒山,她才这么听话的一直遵守到现在。

哪怕团子每次都眼巴巴的望着泉眼不肯走,她也从未在那边过多停留了。

“今天情况的确是有些特殊...”

楚流玥有些无奈的解释道。

“我是淬炼器魂去了。”

独孤墨宝冷哼一声,撇过头去。

“即便不去万酒山,也还有其他办法。炼器师那边众多山头,有好几位坐镇。你去找他们,也是一样的,何必非要如此?”

楚流玥眼皮一跳。

“大宝...你是觉得,这条路我能走通?“

从进入学院的第一天,她就已经听说了关于炼器师那边的许多传闻。

高傲、孤僻、冷清、长年累月也不出来一次...

她敬仰都来不及,怎么还能想得到这种解决办法?

她虽然胆子大,偶尔也张扬放肆,可不代表她没有自知之明啊!

独孤墨宝一噎:

“你当然——”

他的声音戛然而止,眼中飞快的闪过一抹复杂的情绪。

楚流玥并未看清他这瞬息之间神色的变化,只是听着这话音有些不对,不由好奇问道:

“我当然怎么了?”

独孤墨宝闭了闭眼睛,再次睁开的时候,眼底已经恢复了一片清明。

“没什么,是我疏忽了。“

楚流玥微微蹙眉。

她还是觉得独孤墨宝这回答有些怪怪的,但具体的又说不出来。

“即便是你做不到,容修却是能的。但他却是直接带你去了万酒山...哼!”

独孤墨宝冷嗤一声。

容修这是还嫌事情不够乱呢!

楚流玥微微垂下了眼睛,没有接话。

这事儿她之前也没想到,不过...

容修是青云榜炼器榜的第一啊!

她怎么将这个给忘了?

从学院众多长老对待容修的客气态度来看,若是他亲自出面,还真未必请不下来...

但就如独孤墨宝所言,他并没有这么做。

但这其实也无可厚非。

毕竟人情这种东西是最不好欠的。

相对而言,请动那几位炼器师前辈帮忙,比直接去万酒山要麻烦多了。

虽然选择后一种,可能会面临不小的惩戒,但容修肯定是还有着自己的考量,才做出了这个选择。

楚流玥想了想,抬脚走了过去,殷切一笑。

“大宝,你也别生气了,这事儿都已经过去了,不是吗?我这不但好好的回来了,而且还成功淬炼了器魂,就算是受一点惩戒,也绝对是利大于弊啊!“

独孤墨宝没有说话。

他要如何与她解释,他担心的,不只是这些?

停顿片刻,独孤墨宝终于摇摇头。

“若有下次,我定不饶你。”

楚流玥笑起来,眉眼弯弯。

“好!”

独孤墨宝的眼神从她脸上扫过,张了张嘴,最终还是道:

“既然那器魂已经淬炼出来,你便多加钻研和修行。天下间的尊者神器寥寥,你能得其一,乃是极大的荣幸。务必好好修炼。“

楚流玥用力点头。

“一定。”

花了这么多精力和心血,若是不能物尽其用,那岂不是亏大了?

独孤墨宝点点头,旋即起身打算离开。

楚流玥忍不住道:

“大宝,你这就要走了?不多坐一会儿?“

独孤墨宝脚步一顿。

“我傍晚时分自会回来。”

楚流玥眉头轻蹙。

自从他们来到灵霄学院,她几乎从未在白天和独孤墨宝共处过太长时间。

每日的训练,也都是放在傍晚到晚上的这段时间。

就好像...他其他时间另有要事去做一般。

可他在灵霄学院,有什么事情是需要他天天去做的?

“大宝,你不和我在一块的时候,都...在哪儿?”

楚流玥终于忍不住问出口。

“要是我想找你,都不知该去哪儿呢。”

独孤墨宝回头看了她一眼,小脸上面无表情。

他淡淡道:

“不必找我。在学院里,你若遇到麻烦,我自会赶来。”

说完,他便直接抬脚离开。

楚流玥眉心皱的更紧。

大宝他...到底在隐藏着什么秘密?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