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皇钟楼。

庄严肃穆的大厅之内,空气似是凝固了一般。

伯琰长老坐在上首,脸上没什么表情,唯有那微微收紧的手,彰显着他此时的心情,绝没有表面来的平静。

他的面前,站着刚刚从万酒山出来的四个人。

“...事情的大概,就是这样。“

欧阳长老将前因后果都讲了一遍,几乎说的口干舌燥。

说完之后,大厅再次陷入死寂。

好一会儿,伯琰长老才缓缓开口:

“所以,你们一大早赶过来,就是因为...你们几个,把万酒山给摧毁了一半?”

尚玉森忍不住提醒道:

“主要是为了帮楚越淬炼赤霄剑的器魂——器魂...咳,就是毁了一些树木和山石,那...“那泉眼还是好好的嘛!

最后这句话他没说出口,连带着前面说的那几个字在伯琰长老仿若实质的凝视下,轻了许多。

了解伯琰长老的人都知道,他极少生气。

可一旦动怒,便极难应付!

哪怕是与之共事多年的尚玉森和欧阳长老,此时也隐隐觉察到了一股寒意。

“楚越,这么说,这件事,还是因你而起?“

楚流玥双肩下垂,微微低头:

“学生莽撞,犯下大错,还请伯琰长老责罚。”

“你当然该罚。”

伯琰长老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这个楚越,刚以为他会老实了消停了,就总是又惹出新的问题来!

而且一次比一次严重!

这次甚至还牵连了尚玉森和欧阳!

对了,还有一个容修!

”伯琰长老,其实今日,若非是我主动提出,楚越师弟绝对不会去万酒山的。“

容修语气平和,却也十分诚挚。

“之前我曾答应过您,好好教导楚越师弟。所以现在,真正该受惩戒的人,是我。”

伯琰长老气极反笑。

“你当我不会罚你!?这事儿你本来就脱不了关系!容修,你想大包大揽,可也得看行不行得通,你担不担得起!”

他的眼神从几人身上扫过。

“你们几个,一个都逃不了!“

万酒山是什么地方?

楚越不知道也就罢了,但这剩下的三个,可是都清楚的很!

这样的情况下,他们竟然还敢做出这种事儿,简直是要掀翻了这天去了!

四个人都安静了下来。

就连尚玉森此时也没了脾气,老老实实的站着。

伯琰长老闭了闭眼。

“这件事儿还有谁知道?”

欧阳长老道:

“除了这大厅内的,其他人都不知晓。”

也就是说,目前只有伯琰长老得到了这消息。

这让伯琰长老放松了些。

若是事情闹得太大,总归是不太好收场。

他陷入沉思,开始考虑怎么惩戒这几个人。

时间似乎过得格外漫长。

伯琰长老不开口,剩下的四个人也都保持缄默。

终于,过了好一会儿,伯琰长老抬头,率先看向了楚流玥。

“楚越。”

“学生在。”

“那器魂淬炼成功了?”

“回长老,成了。”

伯琰长老点点头。

虽然这事儿闹得荒唐,但也不算全无成果。

那神器已经成了楚越的,旁人谁也抢不走,夺不走。

现在他能将器魂淬炼出来,与之完全融合,也算是一件幸事。

对于那神器认了楚越为主的事情,大家虽然表面没说什么,但实际上,有相当一部分知情长老都是十分不爽快的。

学院为了重新夺回这东西,做了长久的准备,付出了不知多少努力。

可最后,却被一个刚入学两个月的新生据为己有,他们当然是不会高兴到哪儿去的。

只不过因为这事儿已经发生,且无法更改,他们才只能这样接受。

楚越只有拿出实力证明自己,才能让那些人心服口服。

伯琰长老心中其实是很看好楚越的,也正因如此,他才一次次的给他机会。

哪怕楚越几次违规,他总体上也依旧是站在保楚越的立场的。

这次的事情,楚越做的是过分,可也不能真的将他如何。

思来想去,淬炼出器魂,是这里面唯一的好消息了。

伯琰长老一边自我安慰,一边冲着楚流玥挥挥手。

“行了,你先回去。等晚一些我与你师父商量商量,看应该对你做出怎样的刑罚。”

楚流玥心思微动,瞬间猜到伯琰长老应该是有话要和其他三人讲,便识趣的告退。

“是。”

她行了一礼,而后便迅速转身离开了大厅。

动作干净利落,没有半分拖泥带水。

直到她的身影彻底消失在门外,伯琰长老才看向身前剩下的三人。

他的眉头终于缓缓皱起,声音也越发严肃认真。

“此次动乱,可曾牵涉到那泉眼?”

“并无。”

欧阳长老立刻道。

“当时我们所有人都在山顶上空,距离泉眼尚且有一段距离。”

实际上,那些天雷都被赤霄剑吞噬了,除了一些残存的能量余波对周围造成了一些破坏,其他都是安然无恙。

当然,这话要忽略掉楚越最后那无意识的一剑。

“那就好。不过,等会儿我还是会亲自去检查一番。”

伯琰长老道。

对于这一点,三人都没有异议。

那泉眼事关重大,伯琰长老如此看重和谨慎,也是正常。

“这件事务必封锁消息,不要再被其他任何人知晓。”

多一个人知道,就多一分麻烦。

“虽说今天你们出手,都是情有可原。但这惩戒,却也是少不得的。”

伯琰长老看向三人。

“你们自己想,这事儿,该怎么办!“

......

天色渐亮。

楚流玥走出东皇钟楼的时候,已经是早上。

不过此时的青冥广场还没有什么人,所以也无人看到她从中走出。

楚流玥回头看了一眼那已经关上的大门,抿了抿唇,而后转身离开,直奔九恒山归去。

......

回到九恒山的时候,楚流玥刚一落地,就感觉到一丝不对劲。

她顿了顿,还是走上前去。

推开门,她一眼看到一张熟悉的面孔。

独孤墨宝正襟危坐,听见声音,抬眸看来。

“大宝——”

楚流玥喊了他一声,迎上那双妖异的紫瞳的时候,却又莫名生出几分心虚。

独孤墨宝就那么静静的看着她。

“你又在禁令时间内,去了万酒山?”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