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剑出鞘的一刹那,冥冥之中,似有一层无形的屏障轻声碎裂。

一道仿若从遥远时空汹涌而来的气息,瞬时间从赤霄剑冲出,涌入楚流?的体内!

好像有一道似有若无的丝线,将她与赤霄剑彼此连接。

原本重愈千钧的赤霄剑,在这一刻忽然变得轻盈如羽。

楚流?之前受的一些内伤,也开始在这股浩瀚温润力量的滋养下,迅速恢复!

那气息是熟悉的,也是陌生的。

熟悉是因为,里面混杂着龙渊剑剑魂的力量,隐隐约约之间,又像还带着太祖的一道气息。

至于陌生

那是便是赤霄剑原本的力量!

她看着手中的赤霄剑,心底似有什么在涌动。

下一刻,她一剑挥出——

一道可怕的剑气向前横扫!

短暂的沉寂之后,她身前的一大片树木,被齐齐拦腰斩断!

当那些树一同倒下的时候,楚流?才惊觉发生了什么,不由微微睁大了眼睛。



她只是下意识的想要试一试,不过轻轻一挥,怎么就这样产生了如此可怕的威力!?

一眼看去,入目可见的树,竟是全部被无声砍断!

但这还不是结束。

因为这些树木并未能拦下这一道剑气。

所以,它将这葱郁的树林横扫之后,速度丝毫未减,直奔那万酒山的结界而去!

“快拦住!”

欧阳长老吃了一惊,连忙喊道!

尚玉森正要动作,却见一道身影迅速从眼前闪过。

正是容修!

只见他手腕一扬,金色流光迅速飞出!

轰!

这一道力量速度极快,后来居上,终于赶在那一道剑气冲击到结界上之前,将其拦下!

双方力量狠狠撞击在一起,发出一声爆响。

结界受到这余波的冲击,剧烈的晃动起来!

欧阳长老看的胆战心惊,连忙冲了过去。

他经常来万酒山,所以对这个倒是很熟悉,很快就加固了结界。

确定结界不再有破损的危险之后,他才长舒一口气。

这结界要是破裂了,万酒山上刚才发生的一切,都会迅速被人知晓!

事情闹大可就不好了!

想到这,他又生起了闷气,眉毛一竖,瞪向楚流?,磨了磨后槽牙。

“楚越!你最好给我个解释!”

楚流?摸了摸鼻子,小心的将赤霄剑收起。

心念一动,赤霄剑便直接去到了她的丹田。

这样,她依然可以清楚的感受到那赤霄剑上的一切动静。

这让她确信,此时的赤霄剑,器魂已经淬炼完成,而且的确已经彻底的认她为主!

她一直悬着的心终于放下。

最要紧的事情解决了,接下来,就该处理后续的麻烦了

她看向欧阳长老,表情无奈,眼神干净。

“欧阳长老,学生知错了。“

不管怎样,先认错总是好的。

但欧阳长老已经有过经验,所以此时根本不吃她这一套。

他一手负于身后,冷哼一声

“知错了?老夫可是一点儿没看出来!楚越,这已经不是你第一次违规闯入万酒山了吧!?老夫记得,距离上次你被关去蓬岷山十天,这才过去一个多月?更不用说着中间一个月你还因为其他错,也被关进去了!“

“怎么,你这是一天不闯祸惹事儿就不舒服?“

欧阳长老气咻咻道

“你这可真是记吃不记打呀你!”

楚流?等他骂了一通,才小声为自己辩解

“欧阳长老,学生真的不是有意的。刚才那情况,您也看见了那神器需要淬炼器魂,学生就只能来这了,而且来了以后,它就直接不受控制了,这才有了后面的事儿”

“少来!”

欧阳长老烦躁的打断楚流?的话,只觉得头疼不已。

“你现在才是个什么实力水准你自己不知道?竟然现在就想凭借一己之力淬炼这神器的器魂你是觉得这段时间过得太好了,还是真的不怕死!?”

真要是出了什么事儿,谁也帮不了她!

楚流?心中松了半口气。

欧阳长老虽然话说的严厉,但心里却还是为她考虑的。

而且,如果他真的看不惯她,刚才就不会毫无保留的出手帮忙了。

说到底,也还是刀子嘴,豆腐心。

楚流?冲着欧阳长老一笑

“学生这不是好好的吗?长老,学生虽然年龄小,阅历少,但也知道生命可贵,万万不敢随便拿这种事情开玩笑的。“

如果真的没有半分把握,催着她赶着她来,她都不会答应。

欧阳长老一噎。

这话说的也不无道理。

毕竟谁得了这样一件至宝,也不会想不开去寻思。

但这还是太危险了!

”怎么,你是想着有容修在,你就能安全无虞了?“

楚流?静默片刻,认真的点点头。

“是啊!”

“你——“欧阳长老觉得更噎得慌了。

容修唇角微微勾起一抹完美的弧度,轻笑道

“欧阳长老,我既然带她来,自然会完完整整带她回去。”

”你!你们!“

欧阳长老一甩袖。

这审问没法儿继续了!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