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玉森的第一反应就是在自己周身布下结界!将那些燃爆冲击而来的可怕力量,尽数格挡在外!

纵然如此,那些天雷撞击的位置就在他的头顶之上,距离极近,根本不可能完全避开。

那惊人的气息冲撞而来,让他胸口一闷,差点直接跪倒在地!

但他还是强撑着站住,迅速抬头看去!

此时,他才看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那些本应该落下的天雷,此时竟是被一把不知道从何处窜来的剑完全拦截!

其上银光闪烁,火光四溅!

砰!

一道什么东西炸裂的声音传来。

尚玉森低头一看,他好不容易锻造出的一件原器,因为断了天雷的淬炼,冷热变化太大,裂了。

尚玉森眉心狠狠挑了挑,一把将东西摔在地上,忍不住爆喝出声

“这他娘的谁干的!?”

喊声如雷,瞬间在万酒山浩浩荡荡的传荡开来!

楚流?动作一顿,生出几分心虚。

她本来是打算将赤霄剑带到这里,等泉眼中的天雷再次汇聚的时候,放入其中进行淬炼的。

谁知事情竟然发展成了这样?

此时,尚玉森也觉察到了楚流?的存在,双眼犀利无比的看了过去!

”谁!?给老子出来!“

一边喊,一边气不过的直接奔了过去,打算直接将人缉拿!

眼看对方直接冲下来了,楚流?自知躲不过去,连忙识趣的站了出来。

“学生楚越,见过长老!“

尚玉森这才看清楚眼前之人的模样。

这是一个看起来不过十六七岁的少年,身形消瘦修长,面容清秀干净。

他的脸色有些苍白,嘴角还带着一丝血迹,显然也刚刚经历一场麻烦。

尚玉森怒喝道

“这个时间,学院内所有学生,禁止踏入万酒山!你不知道吗!?”

楚流?心道她当然知道,而且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犯事儿”了。

她微微抬眸,从身前这位中年男子的肩膀越过看去,半空之上,赤霄剑正在接连不断的吞噬着天上落下的天雷。

而且这天雷的数量还不在少数,可见这位实力不弱。

她略微放心了些,这才弯腰认错。

“长老教训的是!学生其实也不是故意的,只是一时情急,这才不小心闯了进来”

“别跟老子说这些没用的!”

尚玉森想起自己损毁的那件未能完工的神器,就气不打一处来。

他在灵霄学院这么多年,还从未发生过这样的事情!

一个学生!竟就这样忽然闯进万酒山,甚至还打断了他炼器的过程,拦截了他的天雷!

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

“我看你这是要反了天了!你!立刻将你那破东西收起来!然后请你师父过来,亲自与我赔礼道歉!”

楚流?愣了一下,有些为难。

赤霄剑刚才是自己冲出去的,她现在去收,只怕没那么简单。

再说了,她本就是冲着万酒山的天雷来的,好不容易找到了,哪儿能说走就走?

至于请师父过来

不知道万峥长老要是听到这消息,会是个什么表情?

楚流?踌躇片刻,露出一个歉疚而殷切的笑容。

“长老,今天这事情,真的纯属意外!学生知道错了,也明白这事儿后果严重,无论如何都没有理由逃脱惩罚。但能不能求您,先等一等?”

尚玉森眉毛竖起,瞪着眼睛喝道

“等?等什么!?”

楚流?顿了顿,才伸出一根手指,指了指上面,压低了声音说道

“那个就等学生那原器淬炼结束”

尚玉森简直要被气笑了。

他还从没见过这样的学生!

犯了错不说,还蹬鼻子上脸!

自己死到临头了,居然还好意思提条件!?

”哈!“

他又上下打量了楚流?一圈。

“行啊!你小子,年龄不大,这胆子倒是不小!你那原器是个什么宝贝不成,连老子引动的天雷也敢抢!你——“

忽然,他的声音戛然而止,盯着楚流?的眼神也变了变。

楚流?莫名心虚,忍不住问道

“长老,您这样看着我做什么?”

尚玉森眯了眯眼睛

“你刚才说你叫什么?”

楚流?老老实实答

“楚越。”

“果然是你!”

尚玉森嘴角一抽。

刚才他情绪太激动,就没听清也没注意楚流?自报身份的那一句话。

只是这走近了看之后,才觉得有点眼熟。

——楚越!不正是白天他和伯琰聊的那小子吗!

楚流?眨眨眼。

灵霄学院的长老,现在基本都已经认识她了。

但这位却似乎第一次见到一般。

而且她也觉得这张脸有些陌生,之前似是没见过。

“没记错的话,之前你就因为擅闯万酒山被关过蓬岷山了吧?这出来才多久,又来!?”

尚玉森正说着,忽然想到了什么,猛然回头看去。

“等等!那东西就是之前苍羽之渊夺回的那件神器!?”

楚越带着的,威力强横到足以拦截他炼器的天雷的物件,似乎就是那个!?

”咳,长老睿智。“

楚流?尴尬的笑了笑,有些局促而又十分坦诚的说道

“学生这次来,真没其他意思!就是就是想借几道天雷用用”

------题外话------

请九月周边名单的亲们尽快加群验证哦~名单在七号第五更!评论区开放后也会置顶!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