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

她震惊的看向容修。

“这便是当年那位前辈留下的笔记。”

容修笑道。

“我可是费了好一番功夫才找到的。”

这话虽然像是在调侃,但楚流玥却明白,要找到这本书,的确是无比困难!

学院之中藏书千万,从浩如烟海的书海之中找到这一本,需要花费多少力气和心思,可想而知。

而且,这神器是学院花费了大力气才夺回的,与之相关的一切,必定也是严格保管的。

容修竟然连这个都能拿到

楚流玥拿着那本书,指腹依然能够感受到那粗粝而厚重的书页。

她胸口似有什么在涌动。

“这东西学院应该不会轻易放出来的吧?你——怎么拿到的?“

“没有那件神器,这本笔记的存在便毫无意义。放眼天下,只有在你这,这笔记才算是真正的珍宝。他们若是不给你,放在那里束之高阁,也没什么意思。所以,这东西也没那么难拿。”

容修说的轻松,但楚流玥却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

但容修显然不打算仔细说,她再问下去,应该也问不出什么来。

“之前我答应过你,要将这东西拿来给你,自然不会食言。”

容修说着,捧着她的脸,在她眉心一吻。

气息温热洒落,像是能让人的心也变得滚烫起来。

楚流玥仰头望着他。

“容修。”

她红唇微动,本想说点什么,但想来想去,却觉得语言是如此苍白。

这个男人,永远都站在她身边,给她想要的一切。

天下间,能够做到如此的,怕是寥寥无几。

然而,他做到了。

而且从一开始到现在,他从未因此而标榜自己有多好,仿佛这一切都是理所应当的。

这世上,得夫如此,何其难得。

她伸出手,抓住了容修胸前的衣襟,用力一拉。

容修配合的微微俯身。

楚流玥吻上他的唇。

这一吻,柔软的不可思议,甜蜜的目眩神迷。

好一会儿,二人才终于分开。

容修将人紧紧扣在怀中,下巴抵在她的肩窝,声音低沉暗哑。

“这是奖励?”

他的声线还带着一丝意乱情迷般的浑浊,落入耳中,几乎瞬间传入心底最深处,令人心颤。

“不。“

楚流玥闭上眼睛。

“是爱意。”

楚流玥最后还是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按照某人的说法,这种情况下再待在一起,他也不确保会发生什么事儿。

于是楚流玥乖乖回去了。

深夜,周围一片寂静。

只能偶尔听到晚风穿过山林的飒飒之声,却显得更加孤寂。

楚流玥盘腿而坐,手里拿着那本笔记。

此时再看,那股令人心惊的气势,依然没有任何削减。

楚流玥的目光从上面细细扫过。

这是一把剑。

剑鞘之上,刻印着某种奇异的金色纹路,看起来庄严神秘。

剑柄处呈蓝金之色,雕刻成了一颗龙头,双眸处一片幽深,似是看不见底的黑暗。

只这样与之对视,便似乎要被其吞噬而入一般!

再向上,是一节手持圆茎,平滑干净,通体黑色,尾端坠着一把穗子。

“原来这把剑也是和龙族有些关联的么”

楚流玥低声喃喃。

要是这样,也就难怪龙渊剑的剑魂可以顺利融入其中了。

当然,这里面应该也有太祖的帮忙,最后才能成功的。

她心念一动。

身前流光闪烁!

下一刻,一把长剑,忽然出现在了她的身前!

它静静悬浮在半空,但周围的空间却似乎都因为这可怖的威压有了些微的变形!

可见其蕴含力量之强!

楚流玥双眼紧盯着身前的这把剑。

它看上去和这笔记上绘制的一模一样!

只不过,因为那本书已经是太过久远的物品,尽管保存完好,但依旧泛黄显旧。

整个看上去,都像是蒙上了一层灰黄色的纱一般。

而当这把剑出现在眼前,才能分外清晰的感受到那仿佛来自遥远时空的浩瀚气息!

一切都是如此鲜活。

楚流玥翻开了笔记。

三个遒劲有力的墨字,出现在了扉页之上。

——赤霄剑!

楚流玥一点点的将整本书都仔细的翻看了一遍。

直到看完最后一页,她将之合上,才终于闭上眼睛,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

原来

这把剑当年的主人,也就是它的锻造者,乃是梵北长老。

当初,梵北长老得到一块至宝剑胚,下定决心炼制出一把绝世之剑。

为了锻造这把剑,他遥赴苍羽之渊,在那里花了足足三个月的时间,日日引动天雷淬炼,才终于将其炼成!

可惜,这三个月耗尽了他的力量与精血。

赤霄剑现世的那一刻,他已然油尽灯枯。

最后,他得知自己时日无多,便干脆取了自己的心头血,浇筑在这赤霄剑之上。

以自己性命为引,使其脱胎换骨,跨上了尊者神器的门槛!

最后,剑成,他死!

而这把赤霄剑,尚未来得及出世,就与之一同陨落在了苍羽之渊。

此后千年,这把剑深埋其中,再不见天日。

直到最近,苍羽之渊天地乱象频生,灵霄学院长老们才意识到,就是这赤霄剑要出世了!

实际上,知道苍羽之渊中埋藏着一件神器的人,并不在少数。

要不然金翼宗等诸多帮派也不会派遣那么多人前来争夺。

外界始终传闻,那是一件王者神器。

但实际上,它是真真正正的尊者神器!

所幸这东西最后还是被学院抢夺了回来,而且知道这神器真实等级的人并不多。

要不然,还真是会成为一个不小的麻烦。

这本书,就是梵北长老当年炼制这一把赤霄剑的时候,不断记录完成的。

上面有着锻造赤霄剑的每一个步骤,也写了一些梵北长老的心得。

只是,因为这把剑刚刚锻造出来,梵北长老便陨落了,所以未能留下其使用的法诀。

楚流玥就只能从之前的那些记录之中自己摸索研究了。

不过这种等级的神器,本也聪慧至极,只要能将其彻底掌握,这些就都不是问题了。

楚流玥将书收起,抬眸看向眼前的赤霄剑。

她深吸口气,握住了剑柄!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