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酒山。

时间缓缓流逝,逐渐开始有人离开。

罗彦茗看了一眼天色,道

“我也得先走了。师父今天刚给了几个玄阵,说过几天要考核。我得抓紧时间了。”

罗诗诗几人都表示理解。

华峰长老虽然为人和气亲切,但在这方面其实要求也很严格。

加上前面还有一个一直十分出色的罗彦麟,身为弟弟的罗彦茗自然压力更大。

“对了,楚越,回头等你有时间了,我想找你切磋切磋。“

罗彦茗看向楚流?,真诚说道。

楚流?有些诧异的挑了挑眉,随后就想到,应该是华峰长老说了点什么,才会让罗彦茗有了这样的想法。

她笑了笑,轻轻颔首。

“好。“

其实这段时间,关于楚越是如何穿过学院结界的事情,一直有着各种流言。

但不管是哪一种,都基本确定了楚越也是玄师的这个事实。

罗彦茗这几天跟在华峰长老身边,的确没少听他提起过这事儿。

虽然华峰长老没细说,但也不难推测,楚越在玄师上的天赋极好。

这也就让罗彦茗生出了几分好奇,这才提出了这个邀约。

罗彦茗见她一口答应,也笑了起来。

“那咱们一言为定!”

说完,他便很快离开了。

卓笙忍不住回头打量了楚流?一圈,有些惊奇的笑道

“能让彦茗生出好斗之心楚越,你这可是厉害了啊!你在玄师上的等级,应该也不低吧?“

楚流?摸了摸下巴。

“倒是也说不上,不过,得益于我有个好师父,所以倒是还勉强能看。”

卓笙二人自然而然以为她说的这个师父是容修,也就没有多问。

又过了一段时间,山上的人越来越少。

“咱们也走吧?”

罗诗诗说这话的时候,是特意盯着楚流?的。

她可不想让上次的事情重演了。

有一有二不能有三。

谁也不知道,如果这次他们再犯,会受到什么样的惩罚。

尤其是眼前这个。

楚流?无奈一笑,知道她在担心什么,只好举起双手。

“好好好,咱们现在就离开。“

罗诗诗忍不住笑了一声,望见那少年眼波流转的黑眸的时候,不自觉的心中微微一颤,好像被什么用力的撞了一下。

她的脸微微一热,便低下了头。

楚流?并未注意到她的神色,回头呼唤某只已经沉醉不知归路的小东西。

“团子,走了!”

团子摇摇晃晃的从泉眼之中仰起头。

尽管心中万般不舍,但团子还是强迫自己飞了回去。

哎,也不知什么时候还能再重温一下当初的畅快日子啊!

它砸吧砸吧嘴,闭上眼睛开始消化今天吞噬的力量。

正当他们几人打算离开的时候,楚流?忽然感觉到自己体内传来了一道奇异的波动!

她愣了一下。

因为这波动,十分陌生。

她脚步一顿,仔细的感受了一下。

果然,又一道波动传来!

“丫头,龙渊剑的剑魂几乎已经与这把剑完全融合,只剩下最后一步,便可将其唤醒了!”

太祖的声音忽然在耳边响起。

楚流?一愣

“太祖?您这话是什么意思?“

太祖解释道

“这件神器等级极高,虽然已经认你为主,但却还不能完全算是你的。只有重新经过天雷淬炼,才能达到剑魂合一,将龙渊剑的剑魂,锻造成为器魂,它才能真正为你掌控!“

楚流?懵了一瞬。

“所以,您是说,我若想使用这把剑,还得先引动天雷,对其进行锤炼?”

可按照她现在的实力,根本不可能做到这个啊!

似是猜到了她的心思,太祖道

“放心,和上次一样,我会帮你把天雷引来,到时候,你只管控制住那把剑,帮其锻造出器魂即可!因为你是龙渊剑的主人,那剑魂也只听你一人差遣,所以这事儿只有你能做!“

“可是”

楚流?有些迟疑。

在学院内引动天雷,势必会引起众多长老的注意。

而且她这一把剑本就是学院先辈的东西

“等剑魂变为器魂,我便也可从此中脱离了。”

太祖忽然叹道。

楚流?一惊

“什么?太祖,您是说——您能从这里面出来了?“

这不过是太祖一道残存的意识,当初在龙渊剑认她为主的时候,按理说就应该消散的。

但是,没有!

而且从那之后,太祖便一直寄存在了龙渊剑之内,几乎与之融为一体。

楚流?从未想过,太祖竟然还能有成功出来的希望!

太祖幽幽一叹

“我之前也没想到,会有这一天。但自从龙渊剑认你为主以后,剑魂日益变强,如今和那件神器融合之后,更是惊人。它转变为器魂的那一刻,或许,便是我可以从此中脱离之时!”

一道灵光从楚流?脑海之中闪过。

她的心脏猛烈的跳动起来。

“太祖”

她艰难开口,说出来的每一个字,连她自己都觉得荒诞的不可思议。

“您还活着!?”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