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尾丹凤?”

楚流?神色淡定的扭头看了团子一眼,气定神闲的笑道

“姜师姐眼熟也不奇怪,毕竟,柳师姐就有一只,不是吗?”

姜芷媛一愣,旋即皱起了眉头。

不,不对。

她对这只赤尾丹凤感到眼熟,绝对不只是因为这是一只赤尾丹凤!

柳茵桐的那一只她也见过,虽然种族相同,可实际上,因为血脉之力的不同等原因,和眼前这一只长得是不太一样的。

她能清晰的分辨出这两只神兽的不同!

相较而言,眼前的这个,更像是当初曾经和她打过的那一只!

一开始还没觉得,可此时站在近处,仔细看了几眼之后,就越看越觉得相似。

这个念头一旦生出,便像是在她的脑海之中扎了根一般,挥之不去。

“不,你这只不一样。“

她道,看向楚流?的眼神之中,充满审视。

的确不对劲。

按照容修的性子,绝不可能莫名其妙就如此看重一个人,更不可能让人与自己同住。

除非他是早就认识这个人的!

而且,绝对关系匪浅!

姜芷媛仔细的看着身前的少年,想要从他的脸上,找出哪怕半分动摇和心虚。

可是,没有。

从头到脚,那少年神色如常,面对她这样的审问,竟还笑了出来,带上了几分少年顽劣的散漫气息。

“我的契约神兽,自然不是那些能比的。”

噙着笑的声音中,又带着几分骄傲,底气十足,自然洒脱。

这般模样,实在是很难让人心生怀疑。

“姜师姐若是喜欢,大可再多看看。这颜色,可是漂亮的很,在别处难得一见呢。“

姜芷媛不信邪,又盯着那只赤尾丹凤看了一会儿。

它蹲在少年的肩膀上,毛茸茸的一小团,通体赤红,远远看去,就像是一团火焰。

似是觉察到了姜芷媛的视线,它撇头看了她一眼,又懒洋洋的将自己的脑袋埋在了翅膀里。

姜芷媛这才发现,这只赤尾丹凤,好像和印象中的那一只,是有一些不同。

其身上羽毛和眼睛的颜色,似乎都比那个要浓郁一些。

难道真的是她想错了?

楚流?轻轻拍了拍团子。

“去吧!“

团子抬头,眼睛晶亮,在楚流?脸上讨好的蹭了蹭,迅速朝着泉眼飞去。

因为周围还有不少人在,所以团子倒是比较克制,只是落在了泉眼旁的石块上。

泉水汩汩涌出,它的小脑袋一点一点,几乎要栽进去。

这段时间楚流?几乎一有时间就会带着团子过来,所以这样的场景,许多人也不是第一次见,故而并未引起太多的注意。

楚流?看向正在沉思的姜芷媛。

“姜师姐还有事儿吗,没有的话,我和我朋友们也要去那边了。“

姜芷媛欲言又止,本想拉着她仔细问一问,但最后还是将那些话都咽了回去。

“潇潇,我们走。”

说着,她转身就要离开。

梁潇潇一脸惊讶,连忙拉着她。

“哎,怎么忽然就要走啊?咱们这才刚来呀!“

姜芷媛皱了皱眉。

“我忽然觉得有点不舒服,想回去休息了。“

梁潇潇越发奇怪。

不舒服?

刚才不是一直都好好的吗,怎么忽然就这样了?

还是因为楚越刚才说的那些话,让她不高兴了?

思来想去,梁潇潇觉得还是这个原因,只好道

“那好吧,我陪你回去就是。”

姜芷媛却摇摇头

“不用。你留在这就是。别因为我坏了兴致。”

梁潇潇本来就不是很想走,毕竟每个月他们也就这一天最能轻松一下。

要是就这样离开了,回去多无趣啊!

“那你自己没问题吧?“

姜芷媛勉强笑了笑。

“放心。这点小事儿我自己还是做得来的。“

而后,她婉拒了几个青年想要送她回去的请求,独自离开了。

梁潇潇望着她的背影,耸了耸肩。

虽然她和姜芷媛是闺蜜,关系一向不错,但姜芷媛很多时候,依然对她有所保留。

她又不是傻的,怎么看不出点端倪来呢?

但这种事情也没必要追究那么多。

他们这种世家出身的人,最是明白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

她虽然天赋不算顶尖,但这眼力还是有的。

梁潇潇很快就收回视线,和其他几个人玩到了一处。

楚流?则是看着恨不得钻入泉眼之中的团子,又思量起留在万酒山的事儿来。

团子现在不过是每天晚上的时候来一趟,一段时间下来,就已经有了明显的变化。

不知若能一直待在这里一个月,彻底激发血脉之力之后,又会是怎样的一番场景?

姜芷媛离开万酒山之后,就迅速回了自己的住处。

进入屋中之后,她谨慎的将房门关上,而后才在书桌前坐下。

思量片刻,她铺开一张纸,开始执笔写信。

不一会儿,一封信便已经写好。

她小心的将信折起,而后塞入一只准备好的青铜鸟体内。

注入一道原力,那只青铜鸟便翅膀震动,朝着外面飞去!

浓郁夜色下,那只青铜鸟的身影很快湮灭不见。

姜芷媛双手在身前交握,眉头微蹙。

她对那个楚越的身份,实在是怀疑的很。

另外,容修对他的态度,也实在是让人疑惑。

思来想去,她干脆决定写信回仙水陵,让父亲帮忙,一查究竟!

只要发现那个楚越有任何问题,她必定第一时间揭发!

九恒山。

一片静谧中,虚空震动。

旋即,一道身影出现在了屋前。

一袭黑衣,高大挺拔。

正是容修!

看样子,似乎是刚刚从某处回来。

他正抬脚打算向前走去,忽然动作一顿,回头看去!

暗沉的天色下,只能看到连绵起伏的山脉。

忽然,他深邃的凤眸之中,飞快的闪过一抹杀意!

嗤!

他袖袍挥动,一道黑色原力飞出!

很快,那原力裹挟着一只青铜鸟而归。

容修看着那只青铜鸟,眸子危险的眯起。

砰!

细微的爆破声传来!

那只青铜鸟瞬间破碎!

一封信从中掉落。

容修抬手,那封信就落在了他的手中。

他打开看了一眼,指尖微动,那封信便无声化为齑粉!

旋即,他取出一张雪白的帕子,擦了擦手。

一簇金色火焰燃烧而起,那帕子迅速燃烧殆尽!

他转身进入屋内。



  

章节目录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阿里书籍只为原作者战西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战西野并收藏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最新章节